不得闲

平成日本会是中国的未来吗—读《平成史》

發布於

日本的老年贫困和年轻人长期兼职的问题,和日本的社会保障缺陷是分不开的。 日本的社会保障体系是在七十年代,依托家庭和大企业建立的。日本的劳动力市场可以分成两类人,头等的是大学毕业进入大企业成为正式员工,从此一生有保障,而如果无法在毕业季进入大企业成为正式员工,就会成为劳动力市场的贱民,从此只能靠打零工,做兼职,一些在美国都是移民干的活。 大企业的正式员工即使在最好的七十年代也只占10%,围绕在大企业身边的还有大量为之服务的中小企业。大企业正式员工可以养活一家人,老人靠子女扶养,农村人则有自己的地。社会保障更多是依赖原有的社会机制,政府的保障金其实是香港的“生果金”,很少。 到了八十年代后产业转移到东亚邻国,日本的产业结构开始空中化,就业岗位减少,大企业收缩也影响了围绕其生存的中小企业。 平成肥宅不是不想工作,只是九十年代后恶劣的就业环境。把他们劝退了。社会变迁下,保障体系并没有大改动,减少的岗位和家庭观念变的脆弱,使日本的贫困问题非常严重。这些问题在我看过的《老后破产》中简直触目惊心。 日本社会可以说是东亚的先兆,少子化,产业转移,老龄化,社会保障,奋斗逼,地方的衰败。 我们的未来能摆脱日本的灰暗现实吗,我并不看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