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貓的電影評論

希望評論可以成為電影創作者與觀眾互相了解的橋樑

《22年後の告白–我是殺人犯》 為何連環殺手變成萬人迷

發布於

一本把兇手的名字印在封面上的推理小說你會看嗎?《22 年後の告白 — 我是殺人犯》就是要踩這條鋼線。連環殺手在司法訴訟期過後出書自白,成為暢銷作家和傳媒界紅人。懸疑點和追看性在哪兒?餘下的就是行兇動機和受害者親屬的回應。

當心…你在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凝視著你。」這句話之所以被濫用到原作者的名字也墮入了人們記憶的深淵,就是因為人們總是對深淵有興趣。秘密之下還是秘密,罪惡之上還有罪惡,兇手的自白書只是潘朵拉的盒子。


此片藉著罪案故事作社會批判,有社會派推理傳統的特色。冷血殺手變成名人,簽名會書迷擠擁,還上電視當嘉賓,首當其衝的批判對象就是媒體,但今天掌管媒體的已不限於專業的傳媒工作者,因為在網絡時代,大眾同時是資訊的傳播者和消費者。你我就是媒體。

殺人者無罪,但人人都有錯。這齣戲的故事就是繞著「爭取注目」和「窺探獵奇」這兩個慾望漩渦而轉,反諷的是,懸疑和謎題的吸引力本來就在於其遮遮掩掩,今天的媒體社會卻把從前看不見的東西統統曝光,兇殺的細節和動機公開販賣。從前使人懼怕的黑暗,今天已變成一種透明的恐怖。

更駭人的是這齣戲的真實基礎:2005年,一本題為《絕歌──日本神戶連續兒童殺傷事件》的書在日本出版,作者就是轟動一時的「酒鬼薔薇聖斗事件」兇手「少年A」本尊,因為是少年犯且被診斷有精神病,被關了數年便獲釋。就這案件而寫書的還不只他,其中一位叫佐川一政,也寫過一些暢銷書,有興趣的自行Google一下他幹過甚麼邪惡且極度噁心的罪行。

而這個佐川一政當年也是很快從醫院中釋放出來,回到民間,把罪行寫成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怒》:我們與殺人犯的距離有多遠?

《殺人犯》是如何鍊成的,及與《凶兆》的比較

《絕歌》:令人窒息的日本連續殺童兇手自傳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