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貓的電影評論

希望評論可以成為電影創作者與觀眾互相了解的橋樑

我不會轉向MeWe:關於 Facebook /Twitter 網絡霸權與言論自由的想法

發布於
修訂於

我在英國,這一年來幾乎都自己困在家避疫。英國疫情居高不下其中一個原因,是有很多人不理會政府的防疫政策(而政府亦缺乏有效執行的方法及能力)。很多人不理會social distancing也不戴口罩,甚至否認疫情。散播陰謀論,不理會自己的行為對其他人的壞影響,否定科學家和醫護人員的工作,甚至騷擾及攻擊醫護人員。

他們說為了自由,但只顧自己的自由,而漠視別人的自由。自由的限度是自由本身,是你不能因為實踐自己的自由而傷害別人的自由。

因為疫情肆虐,學校、圖書館、戲院、劇院、書店都關門,我也要長時間留守家中。很多人失去了親友,或自己患病。不負責任者的自由,壓抑了我的自由,傷害了那些患病甚至死亡的人。

社交媒體年代,和只有傳媒媒體的年代相比,因為可以省去編輯把關這環節,言論的自由空間與實踐是前所未有的大,任何人都可以開傳媒單位。而訊息散播的速度和幅度亦前所未有的高。

結果最大的問題是謠言、假新聞及陰謀論的影響力無遠弗屆,逐漸瓦解了社會互信及共同行動的基礎。輿論領袖和政客利用人們的情緒及慾望謀取利益和權力,能濫用自由空間都被他們濫用了。

這才是Facebook和Twitter等社交媒體帶來的最大禍害,所以我不會轉移去其他更放任謠言、假新聞和陰謀論的平台。社交媒體的核心問題,所有社交媒體都有,解決方案在社交媒體以外,而不只是在個別社交平台中轉移。


Twitter 要封掉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帳戶,被指獨裁,猶如《1984》的老大哥。數個月前特朗普不斷指控選舉有舞弊但又拿出不實質證據,有些電視台不想幫他免費宣傳,中止總統講話直播,也被批評為扼殺言論自由。很多香港的 Trump fans 都和應。


特朗普的兒子說 Twitter 這樣做,毛澤東、列寧和史大林最開心。全世界都在笑美國可是真的,但對象是他老爸和攻擊國會、破壞民主程序的狂迷。這種論調等如說:「國家領導人講話,所有主流傳媒同社交媒體都要直播/轉播/傳播。若有某家傳媒機構選擇唔播/報道這領導人講話,或社交媒體不提供空間給領導人講話,是侵犯言論自由。」


甚麼是傳媒第四權?難道是「傳媒絕不能與現任國家領導人對著幹,新聞自由就是傳媒必須作領導人傳聲筒,不論領導人說甚麼。否則是損害新聞自由」?

這不正是專制國家的新聞觀嗎?要求美國媒介平台不論真假和公眾利益,國家領導人講甚麼都要幫忙傳達,才是要求共產黨式的「自由」。這些人動輒引用奧威爾,但以「自由」之名行壓榨之實,為國家領導人而貶低傳媒機構的自主權,這種 Doublespeak 才是《1984》老大哥的做法。

他們都很尊重政權宣傳的自由

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第四權是自由民主社會中權力互相制衡的環節,而美國總統不是平民百姓,他可是「第一權」中的第一。但因為國家領導人的言論往往涉及重大公眾利益,所以傳媒都會報道,只是他們有編採自由選擇怎樣報。不過電視直播就無法剪裁,說甚麼直接出街。當總統的人抓住這免費宣傳機會,甚麼事情甚麼指控甚麼建議,不需證據或邏輯,說出來就全國皆知(例如胡說清潔用的消毒劑可以注射體內對付 Covid-19 病毒,結果真的有人效法)。新聞界到了臨界點,忍無可忍才選擇中止直播。

社會上不同的新聞機構自己選擇編採內容及方針,自己決定甚麼報甚麼不報,這正是新聞自由的體現。閱聽人不喜歡,可以自行選擇,白宮也有自己的渠道發表,這才是言論自由社會的狀況。批評部份電視台中止直播的做法損害言論自由,其實扭曲了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的意思。



再回去說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社交媒體巨頭有封禁個人帳戶的絕對權力,是威脅言論自由嗎?世界各地,包括香港,不滿這兩個月來這些社交媒體平台針對特朗普言論的 fact check 警告和屏閉設置(要多按一下才看到內容),指控是言論審查,損害言論自由。

那麼,在社交媒體直接受政府控制的國度,這些巨頭是不會有膽 fact check 或審查國家領導人的言論的。這是特朗普的支持者想要的嗎?

在自由民主社會,私營商業機構的平台可以限制一國之君的言論自由及權力,那的確是民主社會權力制衡的體現。Facebook 和 Twitter 不自由嗎?這些年來這些平台的問題正是容許陰謀論假消息、謊話和仇恨言論,濫用並削弱了言論自由的好處。自由的限度是不能造成傷害 (至於怎樣界定「傷害」、各種自由和各種傷害之間怎樣衡量,是恆久的學術問題),經過特朗普號召支持者攻擊國會山莊,都搞出人命了,Facebook 和 Twitter 才走到這一步,可理解係創傷反應,亦可理解為 not in my backyard 的危機管理,減低責任。

香港的特朗普支持者,很多也是這些年來社會運動的支持者,他們一直都反對社交媒體的言論審查嗎?他們也會動員檢舉 Facebook 上「藍絲」親建制的社群和專頁,制止他們繼續散播謠言和仇恨言論。導演李力持、華記XXX、點新聞、甚至連梁振英的帳戶都曾被暫停或取消。 最近一單,是親建制 Facebook 群組「Save HK」和反建制的「Tai Po 大埔」都因違反社群守則被移除。他們都控訴 Facebook 打壓言論自由。

圖片來自大公報


社交媒體的審查制度真的削弱了民間的言論自由嗎?互聯網出現之前,人們的言論自由怎樣表現出來?例如有公共論壇、傳統傳媒、貼街招、居民大會……

三十年前市民對公共事務有意見,打電話去電台,主持人可以不理;投稿去報館,一樣可以「投籃」。

互聯網出現、到社交媒體出現後,人們的言論的幅度、程度和頻度是增加還是減少?西方社會,有沒有一些言論,在互聯網未出現前可以說,在互聯網出現後更難說,到社交媒體出現後更更難說?

有甚麼在社交媒體時代傳播得比以前都快廣更快更有影響力?

- 謠言

- 去中心化無大台的社區動員

或許問題是個別社交媒體企業太龐大了,有濫用權力的風險。那麼是哪些人令社交媒體企業得到如此大的覆蓋?是用戶。那麼就遷去其他平台,例如 Parler、MeWe、Signal、Telegram……你自己也可以設計一個向人推銷。

然而這牽涉到社交媒體引起的另一問題:回音谷與部落化。

社交媒體讓人漸漸把「信任的消息來源」從傳統權威 (例如新聞工作者和科學家) 轉移為自己同聲同氣的親友,以及 KOL 輿論領袖 (包括特朗普)。

為了制衡寡頭壟斷,引入競爭,分流本身不是問題,最少不同組群之間要留有相當的交流方式。分而隔絕會是問題,回音谷和部落化的問題會更嚴重,封閉性提高的群組內散播謠言及陰謀論的程度恐怕會更高。

悲觀的是這問題在社交媒體時代一早已造成。絕大多數共用同一平台也不會有理想的公共空間。Facebook 讓人自己選擇誰和誰交流,一樣會分開不同bubble,唔啱聽一樣unfriend或踢人出Group。 Facebook 和 Twitter 之前已讓各組群各自傳謠煽動到十分過份的程度,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們、認為疫症不存在而是5G造成而去搞破壞甚至放炸彈的人……這不斷增生怪物也是社交平台的土壤中生出來。所以人們移民去MeWe等以「更少審查」為賣點的其他平台,首先當然包括大批支持特朗普的人,這些平台只會令本身的問題更嚴重。

如果轉換去其他平台,其實一樣有界限,最少要依從政府法律。那麼爭取自由的對立面是政府,但特朗普支持者其實在爭取政府元首有更多自由和權力,甚至容許其不受法律所限的權力同自由。

在自由的社會,如果一直有造謠煽動者捉住人的慾望同心理弱點搵著數,民主、互信始終難以實現。社媒封帳戶不是為了實現民主和互信,是避免麻煩、官僚慣性、方便謀利。

另一方面諷刺的是,很多表面上支持民主自由的東亞特朗普支持者的心態是:「第二、三、四權都是寡頭精英壟斷,不如 all in 一個聖人賢君好皇帝。」

「川建國」某程度上是最能團結兩岸三地華人的和諧功臣。而真理不會越辯越明 ,因為詭辯者太多了。






如何把WhatsApp群組搬向Signal及邀請朋友加入(教學)

在普京大帝、環球時報、美帝獅黨的圍剿中生存下去

【CDT导览】“美国国会骚乱”后 中国或成最大赢家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