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臉書塵鼻敏感,半室映畫眼昏昏。 電影及戲劇評論人,am730專欄「超齡學生大笨鐘」作者,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專業會員

《完美的獨裁》和《自願為奴》:最後一步靠你了

你準備好在獨裁社會中生活嗎?

這問題似乎多餘可笑,因為那些有所準備的人,所準備的往往是移民。那麼留下來的,便是那些沒有準備好的人。中港融合,把握機遇,迎接獨裁不是夢。英國牛津大學教授Stein Ringen新著《完美的獨裁:二十一世紀的中國》直指所謂「開放改革」年代的中國並不是逐漸開放的威權國家(authoritarian state),而是換了模樣的獨裁國家(dictatorship)。

這種直線抽擊,對那些多年來主張經濟改革最終會帶來社會和政治改革的自由派、那些倡議以底層民主為合法性基礎來發展開明專制政體的外國學者,以及認為腐敗和債務問題終會導致政權崩潰繼而帶來民主革命的理想主義者們,毋寧是毫不留情面的大巴掌摑。

鄧小平以及後來的領導人並沒有真的「開放」,而是換個方式來鞏固權力。中華人民共和國是黨國體制,其最高目的只有一個:其政權千秋萬代永垂不朽,以及國土完整。其他都只是手段:經濟發展使人民受惠,以換取支持;然而貧富懸殊問題越來越嚴重,便提出「和諧社會」緩和;後來除了異議聲音甚麼都「和諧」不了,便訴諸意識形態,高舉「中國夢」來鞏固合法性,更須對外顯揚國威,不再韜光養晦。

Ringen認為,若中國轉變為一個意識形態主導的強權大國,便會逐漸成為一個「完美的法西斯國家」。

是杞人憂天嗎?

Ringen在書中最後一章「戴頭盔」地說,或許他言之過早,或許中國政權只求穩定發展,謹慎務實地保住自身的權力--或許--但中國更可能成為一個野心勃勃、意識形態主導的獨裁國家。他寫成這書之時,習近平未修憲以便長期掌權;劉曉波仍未因肝癌被延治以及無法保外就醫而在痛苦中死去,然後被焚骨揚灰;仍未試過有網民因為使用「翻牆」軟件瀏覽外國網站而被公安「約喝茶」;在香港,體現「司法獨立」的法院仍未按人大常委會的「釋法」而作出追溯性之判決,取消六位民選代表的立法會議員資格;西九龍高鐵站仍未被特區政府決定以「租貸」形式交給內地執法;對外,中國外交仍未宣稱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只是一份失去現實意義的歷史文件,而另一邊廂指控印度違反1890年《中英藏印條約》的邊界劃分……

越來越多的事實佐證了 Ringen的憂慮。他按照德國哲學家Hannah Arendt就極權主義(Totalitarianism)式獨裁所界定的條件,指出中國從毛澤東時代到現在都一直是極權國家。極權國家的特點是:公民沒有進行政治思想、討論和參與的空間,可以說沒有「政治的」東西,但政權的觸手其實已滲透了社會每個角落。

甚麼是「政治的」?

援引孫中山的經典說法,即「管理眾人之事」。但在中國,這樣的「政治」完全由中國共產黨所壟斷。國民沒有參與眾人之事的公共空間(不計討論明星緋聞的空間),缺乏個人自主的公共參與,也沒法對政治生活真正地理解、思考和彼此交流

中國人民僅有的「政治」空間,就是支持黨國,或沉默。

極權統治者以恐怖感來操控國民,透過其無所不在而無情殘酷的官僚機構行動。「恐怖」有時是直接的暴力,更多時候則源自「不知怎地便犯禁」之反覆無常--你不須明白,但必須服從。隨著「全球最大內聯網」的逐步完善,中共的監察與控制手段滲透到所有的隙縫。當人們把銀行帳戶、手機支付、個人信息都綁定起來,享受著方便迅速的交易體驗時,也同時把自己完全交付給黨國的情報網絡。

這個網絡也是意識形態蔓延至國民心靈角落之所--「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是每個人的夢」把個體價值和自主性徹底消融於由黨領導人所提出的國族叙事之中。2013年5月22日,《解放軍報》宣稱「我們信仰的主義,乃是宇宙的真理。」意識形態是國族的信仰,解釋著真理、歷史和命運,而黨就是天命所歸,所有個別的中國人都只能在這樣的「天朝復興」的神話中才「存在」。

你有支持政權的自由

這種富有中國特色的獨裁體制,異於毛澤東時代者,就是更加詭詐巧妙,無形的監控隨時化為實質暴力;資訊科技的發達更使監控廣泛如水銀瀉地。 Ringen稱之為「效果強硬,執行柔軟」的「管控專制」(Controlocracy),在直接的技術手段以外,更倚賴間接的意識形態操作,由人民的默許、自我審查和贊同來完成。

十六世紀法國哲學家Étienne de La Boétie在《自願為奴》中論到,一個獨裁者不能成其暴政,而是有賴普羅大眾自願屈從。他在近五百年前對人們自願為奴的剖析,與 Ringen今天所述驚人地脗合。

首先,當人民從出生與養育便在獨裁統治下成長,便會習以為常,猶如嗅慣了充滿污染物的空氣而不覺其存在;他們固然也沒有反抗意志,就像寓言故事中那頭從小被縛在幼樹上的象,長大了也不相信自己有離開的能力。聰明的暴君更精於懷柔政策,以各種小恩小惠和消遣娛樂使人民感到滿足,後者領了蛇齋餅糉卻不知羊毛出自羊身上,而沉迷於明星百卦和網絡遊戲的人亦無感於壓迫。

再下一城,便是為元首打造形象工程,成為萬眾景仰、帶領民族興盛之真命天子。在「限韓令」之下,年輕的追星族舉起了「國家面前無偶像」之大旗。「偶像」正與Boétie所講的「造神」相呼應--除了習近平總書記之外,不可崇拜別的偶像。

這些都是危言聳聽嗎?若中國漸漸成為一個管控專制的獨裁國家,香港人便須面對他們將會活在極權社會中的危機--他們須知道:在中共黨國眼中任何契約和承諾都是沒意義的。然而香港人也要認清另一點:獨裁的最後實現有賴他們自願被奴役,香港邁向管控專制的最後一塊拼圖,就在他們自己手上。

[ 我是全職學生,靠寫作得微薄收入,請為我鼓掌打氣,謝謝!]



(原載於《香港經濟日報》2017年8月7日「書香陣」)

更多書評、影評和劇評見於我的網誌《我不是貓》

3 篇關聯作品
政治221Matters212閱讀123中國469讀書54
4
4

回應0

只看回應作品

評論區域升級啦!

現在「回應」包含了評論和其他作者關聯本作品的衍生創作,你可以選擇只看回應作品。

還沒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