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nshale

我們在炎熱與抑鬱的夏天,無法停止排便。 主要作為備份音樂分享文,偶爾寫點東西。 以前常出沒在友站,現在主要出沒於人生Online。

♪ 音樂雜記 | 另類專輯經典:《文跡奇武》按怎死都不知(1998) (上)

◇ 前言

只看專輯名字可能不多人有印象,但專輯的主打歌 ──「誰是老大」一播出來,聽到熟悉的 Beat It 旋律,大家就突然都能跟著念(譙)上幾句歌詞,或是回憶起自己家庭出遊時,在遊覽車卡拉OK上點唱這首歌,把同行長輩們嚇壞的那段往事。

● 專輯曲目06:誰是老大
(原曲:
Beat It - Michael Jackson)

Beat It 原曲的歌詞使用許多幫派黑話,旨在勸人不要逞血氣之勇,退一步海闊天空,MV拍攝也促成了長期打殺競爭的兩個黑幫握手言和。但是這個 武雄老師作詞的台語版本「誰是老大」,卻是用各式各樣問候語來向人嗆聲的歌曲,非常惡搞紓壓。他最初版的改編歌詞:《在地的》,手寫歌詞也很有個性。

◇ 什麼是Parody?

在介紹1998年,《文跡奇武》 這張我心目中的經典專輯以前,要先簡單說明一下「Parody」這件事情。英文的Parody 直翻是諧擬、戲仿的意思,包含各種不同的作品形式。在流行音樂產業中,通常是把一首現有的當紅歌曲,填上抒發自身經驗與感想的自創歌詞後唱出,這些自創歌詞經常與原歌詞有諧音、韻腳接近或題材類似,表達出與原曲截然不同的概念,而達到反差、諷刺的喜劇效果。本質上它其實是文字(歌詞)的創作。假如有諷刺對象,則可能是社會環境、某個特定議題,也可能就是原歌曲本身。

這類型作品用中文來說很難有直接對應的詞語,或許只能統稱為「改編歌曲」。在台灣1970年代興盛的秀場文化就有許多承襲著這種概念創作出來的作品,我們通常稱為:掰歌、歪歌。那時這種掰歌幾乎算是秀場界主持前輩的必備功夫,為了迎合受眾,歌詞難免有較多腥羶色元素。因為是從秀場文化發跡,這些歪歌一直以來是由演藝界的諧星、主持人來創作演唱,達到喜劇效果。大家熟悉的包括豬哥亮、廖峻、鄭進一、賀一航、許效舜.....等等。以下挑選兩首經典作品。

● 嘿~癢 - 廖峻
惡搞了 The Beatles 的 Hey Jude
●愛國神經病 - 鄭進一+賀一航
在2000年總統大選前發行的創作,原曲是當年紅遍大街小巷的酒後的心聲

◇ 文跡奇武創作源起

以下幾個段落大部分資料取自武雄老師個人部落格,他非常詳細把這些作品的靈感來源、創作過程、發行與版權問題...都寫在【往事只能回味】系列文章中,有興趣的朋友建議連結過去細讀。

同時受到秀場文化薰陶與西洋流行音樂的刺激,一邊觀察台灣社會、一邊用大家熟悉的曲調來改詞、創作歪歌的 武雄,腦中總是充滿了一堆鬼點子,他很早就開始累積自己的惡搞歌詞作品。1998年一個偶然的機緣下,「神采唱片」(*註一) 的老闆看到他的歪歌企劃,打算把這些創作製作專輯發行。但是一開始就遇到兩個難題:尋找適合的歌手來演唱、跟取得歌曲翻唱的版權

原本歌手人選屬意出道不久的新人康康,後來又找上信樂團團長Michael,但是都因為歌詞內容遊走尺度邊緣有所顧慮、或角色個性不適合而婉拒。後來輾轉找到曾經在1993年與江蕙合唱「傷心酒店」而聲名大噪,接連出了幾張暢銷台語專輯的歌手施文彬

其實施文彬在正式出道之前待在台中的PUB駐唱,經常唱熱門的西洋搖滾歌曲,在同事眼中是個洋派的Rocker。所以當他1992年到台北錄音室去錄出來的作品,竟然是與江蕙姊合唱憂鬱抒情的台語歌曲 時,都讓以前的朋友跌破眼鏡,不只是因為風格轉變南轅北轍,也因為施文彬的外省家庭背景。在這之前施文彬是一句台語都不通的,靠著勤奮不斷的苦練,才能說一口流利的台語。

在江蕙提攜下,1993~1995年間他趁著聲勢連續出了幾張暢銷專輯,在台語歌壇以傷心王子/憂鬱小生的形象佔有一席之地。

這裡先打個岔,為您播放這首專輯副標的同名歌曲:「按怎死都不知 」。

● 專輯曲目02:按怎死都不知
( 原曲:
Downtown Train - Tom Waits, 大家可能更熟悉 Rod Stewart 的翻唱版本)

因為Tom Waits的嗓音實在太燒,旋律都焦到模糊了,初次聆聽可能會不太習慣...建議先聽Rod Stewart的版本來做比對。副歌的「Will I see you tonight」,被改成台語歌詞 「按怎死都不知」,這句的音調起伏、承先啟後的諧音 ”死(See)”,唱起來都與原曲旋律完美契合,也是專輯中武雄自己很滿意的一段改詞。雖然歌曲描述的是:在電視新聞上播報的意外死亡名單聽到好友名字 (創作背景正是1998年的大園空難),感嘆世事無常。但是單獨把「按怎死都不知」這句話拿出來,搭配主打歌「誰是老大」的嗆辣氛圍也很合,選這句做專輯副標應該是經過多方面考量的

◇ 唱片發行

聲勢正旺的施文彬在1995年之後的歌手生涯似乎遇到了一些問題。在我看過幾個施文彬的訪談中,他都沒有細述這段過往,我們只能從一些紀錄資料發現,此時他事業上好像與唱片公司有合約糾紛而解約、感情上也結束了第一段婚姻。在1998年這個惡搞歌曲專輯企劃找到他之前,他大部分的歌唱演藝事業已經停擺近三年。可能剛好在這段時間積蓄了不少負能量、又本來就有在PUB唱西洋歌曲的背景、天不怕地不怕的個性,所以當他遇到武雄這些惡搞外國經典的創作時,可以說是一拍即合。這張專輯也正好成為他拋下舊包袱,改頭換面重新開始的起點。

演唱歌手確定以後,武雄把宣傳文案也設計好了,取兩人名字各一個字,排列組合成專輯名稱:“文蹟奇武“,計畫再找個叫做「奇蹟」的BAND來演奏,符合「文彬武雄顛覆奇蹟」的概念。 但是後來,蹟硬是被神采老闆找來的算命仙改成跡。

專輯正面擺了一隻公雞、背後是一個看起來像飛鏢靶的圖案 (”雞+靶”是什麼意思不好說,若參考文跡奇武2麻雀雖小的專輯封面 也可以看到 ”虎+籃” 喔! 感謝武雄老師分享這個藏在封面的巧思)

製作專輯時,應該要先向原發行公司(或是其台灣代理商)取得這些西洋歌曲翻唱的版權,才不會有法律上的問題。神采唱片一開始確實有提出這些授權請求 (甚至將改的歌詞翻譯成英文、寄給國際版權公司台灣代理審核),但是卻全部遭到拒絕。事隔多年,我們無法再探究為什麼原代理無法接受這些惡搞創作,這個專輯企劃案也因此被迫停擺了一陣子...

後來有一天,神采唱片的老闆突然通知他們,版權的事情搞定了!!雖然半信半疑,但終於可以發行自己惡搞歪歌創作的武雄、與悶了幾年可以再錄專輯的施文彬,也就沒想那麼多,加緊後續專輯製作的流程,在1998年11月順利出版發行!

專輯背面以及歌詞本內放了很多以”雞”為主題的惡搞食譜。
專輯曲目共有11首歌,第一首是也有拍MV的主打歌之一:《七仔》 照片因武雄老師近年都不願露臉了,幫忙打上馬賽克......

● 專輯曲目01:七仔
( 原曲:
Jeanny - Falco)

原曲Jeanny 在歐洲一直有很大的爭議與歧見。只看歌詞像是一個男子在對名叫Jeanny的女生訴情話,希望她起來跟著我走,不要迷失在黑暗冰冷的世界中。(中譯歌詞參考)。但是因為MV中歇斯底里疑似精神異常的主角、令人不安的新聞播報片段敘述內容,讓觀眾們有不好的聯想與詮釋,懷疑歌曲在影射當時奧地利連環綁架殺人犯Jack Unterweger,歌詞甚至疑似有隱喻他把受害女孩綁架後姦殺的情況。幾個德國知名的媒體人皆嚴厲批評這首歌傷風敗俗,應該在媒體上禁播。女權團體也紛紛跟上,造成一股強大的輿論壓力把這首歌的MV下架。但是Falco自己表示他創作的出發點真的只是一首情歌,相關犯罪的聯想完全不是他本意,甚至趕緊續寫了Jeanny Part2,Part3,證明Jeanny還活著。
Falco從來就不缺話題,他不僅是奧地利的饒舌/電子舞曲歌手先驅,把好幾首德語歌曲打進英語系國家市場排行榜(成名作 Rock Me Amadeus),也有部分評論稱他是開創白人饒舌的第一人。不過這篇文重點不是 Falco,介紹到這裡就好。
原曲那個不斷淒厲嘶吼著Jeanny的名字,疑似殺害她後偏執病態地自以為是她的救星的男子,到武雄手中被改成一個被女友欺騙,想要跳樓的失意男,在商辦大樓頂樓呼喊著台語「七仔」,兩者相較之下的反差有種荒謬的喜感。台灣在90年代政治局勢的轉變、台北城市生活的變遷、特有的看戲心態、攤販文化、記者素質......等等細節都被紀錄進歌詞口白與MV中,也讓這首歌在KTV成為點播金曲。
根據武雄老師的補充說明:「其實我一直沒把女生『落跑』的原因寫出來, ”卡緊出來談判 代誌大家講破”,我覺得這才是最重點。」 讓我不禁再次懷疑,「七仔」歌詞真的單純只是在講男女感情嗎? 大家可以自行聯想解讀囉!

施文彬與武雄兩人後來才知道,唱片公司所說的搞定版權了,其實只是把專輯中沒有取得版權的歌曲,在作曲人填上一些假名字( 蘇麗、Roberto、Todd、An tony...),並留下匯款到中國人頭的紀錄,硬是把這張專輯發行出來。若真的被告上法院,可能打算以抄襲作曲人在中國、公司不知情這種手段來卸責。施文彬與武雄身為歌手與作詞人,對唱片公司的做法其實也無能為力,連帶遭受聽眾質疑他們的歌曲是「抄襲」好一陣子。

其實像這張專輯這種 「翻唱/致敬」類的惡搞掰歌,心態上跟「抄襲」是完全不同的。若有不良創作者想要抄襲歌曲旋律,一定會希望聽眾們一輩子不要發現、聽到被他抄的歌曲;但武雄這些改詞創作,其實就是希望大家一聽到旋律,馬上認出原曲,在兩相對比之下,感受其中的詼諧趣味。可惜唱片公司無法合法取得版權,出於無奈只能用這種方法發行唱片。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若當年沒有神采唱片老闆無視法律道德規範,我們是不是就沒辦法在1998年看到這張突破社會框架的神奇專輯了呢? 現在網路興起,主流傳播媒介已經大不相同,大家對於歌曲版權、版權物的二創概念慢慢有不同的聲音與想法,想在網路上發表類似的作品似乎容易許多。在1998年做這種超前時代十幾年的事情,好像又是個無可厚非的決定了。

後來武雄與施文彬都因為這家唱片公司惡意倒閉而受害(*註一) ,分別被積欠近百萬歌詞版稅,施的合約還被轉給地下錢莊抵債。這種直接傷害到歌手/創作人的行為,其實是遠比處理歌曲授權上的瑕疵更應該受到批評譴責的。

● 專輯曲目07:台灣第一家鹽酥雞
( 原曲:
Money for Nothing - Dire Straits)

原曲的創作背景是 Dire Straits的主唱Mark Knopfler 有一天經過電器行時,聽到幾個做工的人評論電視上MTV頻道那些偶像歌手,好像只要做做樣子、不用幹嘛也沒啥本事就能躺著發大財(Money for Nothing),不像他們需要靠幹血汗活才能生存。Mark趕緊把這些聽來、又尖酸刻薄又生動的形容記下來並寫成歌。
武雄改的詞則是借用在夜市擺攤的「台灣第一家鹽酥雞」攤販之口,敘述市井小民為了生存打拼勞力賺錢的生活。宣傳文案所述:
『夜市無疑是台灣社會現象最佳寫照,表面上一團混亂,實則暗地裏自有規矩。台灣人民果然有旺盛的生命力。啊~福氣啦!』
歌曲尾聲約 3:25處 開始全場帶動唱:「台灣第一! 台灣第一! 台灣第一家的鹽酥雞!」 時,猛然有種 Taiwan No.1 的熱血與感動衝上心頭,讓我認真覺得這首歌有參選台灣國歌的潛力。 (?)

(未完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