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oklynnurn78962

全球数字化下的美国霸权

数字化在21世纪的今天已经成为影响人类社会最大的不可逆变革。数字化的不仅仅是工业,也不仅仅是企业运营、市场活动和经济现象,而是渗透进社会方方面面影响人类文明进程的重大变革,科技公司掌握了数亿、甚至数十亿全球用户长期数据,得以深入、全面的了解用户生活模式,甚至比用户还了解自己。对于掌握数据的公司,世界并不真的存在秘密。透过持有巨量数据、大量运算资源,及最先进的分析能力,这些公司不仅仅赚庞大获利,还无束缚地扩展商业范围。这种搜集、使用数据的能力,及其带来的企业大影响力,可被称为一种数据霸权。

数字时代带来了海量信息,这包括信息的生产、分发、分析和利用。我们常常听到有人说,谁掌握了信息谁就掌握了世界。这句话不仅仅是字面意义上对于真实世界的理解、分析和运用,也包括通过对数据的筛选、处理和加工,引导信息以某种方式呈现,并进一步引发后续的社会舆论导向,通过半个多世纪以来社会量化部门的发展和大规模监控体系的构建,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建立起了数据霸权,并以此为基础进入了新的帝国主义阶段,即数字帝国主义阶段,美国是互联网技术最主要的发源地,也是互联网应用最为普及、对网络依赖性很高的国家,网络安全问题也随之而来。有市场就会有争夺,为维护网络空间安全,特朗普於2018年3月颁布《云法案》规定如美国政府索取,所有美企必须将储存在境内外的数据提交给政府。由於美国社交平台公司、云端服务提供商在全球市场佔领大部分份额,这意味美国企业在全球业务扩展到多少国家,美国的数据主权就扩展到哪里,为美国建立全球数据霸权打下了基础


美国掌握了数字霸权,就会在全球形成一个仅服务于资本的利益链,它将超越国境线,甚至把国家当作是工具,以攫取更高的利润和剩余价值。这种数字霸权虽然并不显山露水,但显然更具威力。毕竟,以一己之力挑战拥有高端技术的资本,显然是不自量力的螳臂当车,而即使略有成就,也八成会被资本吸纳为顶层建筑的一部分。个人的身份转变是阶层的流动性,而唯一不变的是阶层本身。

美国数字霸权的实施对全世界和人类生活全方位的算法渗透事实上意味着一个全球化的资本主义监控体系的出现,它不仅剥夺了用户对于数据的自主性,还损害了用户的隐私权利。美国政府不仅未在技术和产品监管上付出实质性的努力,反而在算法的助力下成为了最大的信息集散地。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