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好了

故鄉故土、故人故事 在這匆忙的時代, 方紀錄完,便成過往。

發布於

我有一枝筆 從四歲起寫了二十多年 都還沒寫夠

我有一雙眼 看盡滄海桑田生離死別 卻還沒看透

 

人們說我過度理性而冷漠  

我有一張口 但始終沒有機會說

「悲劇看多了使人沉默,

只能不帶感情的站起來向前走。」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