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鼠

高敏內向的撥鼠, 志向是幫助高敏內向的撥鼠們走出洞穴

高內撥鼠與鼠媽的故事

發布於
要說到母親,我覺得像是這岩石一般,即便經歷各種風風雨雨,即便因摧殘而傷,依舊是那堅強、穩固、美麗又獨特的。

我是撥鼠,是個高度敏感又內向的『高內』鼠。


因著母親節,也聊一下撥鼠與鼠媽的故事。

鼠媽的個性非常外向,跟撥鼠完全是兩個不同世界的老鼠。(撥鼠的高敏內向個性或許是來自於鼠爸(?),這個等父親節再來聊聊好了)

鼠媽是「只要能出門,就絕對不會待在家」的個性,交友也相當廣泛,因此對於撥鼠這種不愛出門、沒幾個朋友的老鼠,完全無法理解。但即使如此,我知道她還是很愛我。


或許鼠媽完全無法理解我(別說她了,連我自己都還無法完全理解我自己),但我最感謝她的是,她給了我相當大的自由空間,即便到現在她還是常常對我說「你真的很奇怪耶」、「你很麻煩耶」,但她真的給了我很大的自由,即使心中千千萬萬個不願意,即便我們的想法天差地遠,她都還是尊重我的選擇。從來不把「你這樣不行」、「我這樣是為你好」等等觀念或情緒強行灌注在我身上。

我們家是傳統信仰,在我說要受洗成為基督徒的時候,她即使很有意見,但最終還是讓我自己決定了。直到現在,她都很尊重我,不論是各種大大小小的家族祭拜,她都沒有勉強我要拿香跟著祭拜,鼠爸也是。我知道他們都幫我頂下了親戚們異樣的眼光和言論。

大學第一個學期,我住的是學校宿舍。第二個學期時,我向鼠媽提出要搬出去住,原因是那時住的宿舍,室友4人中有一位煙癮很重的同學,房間都被他搞到烏煙瘴氣、連陽台曬的衣服也全都是煙味!還有另一位,整天翹課在房間裡狂吹冷氣,我們還要幫他一起平分電費,超不爽的!而且這兩位都還晚上不睡覺,狂打電動敲鍵盤,吵死了。以一位母親的角度,我想應該是很難抉擇的,雖然室友有一些壞習慣,但住學校宿舍總是比在外租屋安全吧,或許鼠媽是這麼想的。但最終她還是放手,給了我自由空間,讓我能與生活習性比較相近的朋友外宿,我很感謝鼠媽的諒解,我知道這項決定非常不容易。

畢業後,還尚未搬回家鄉,我很幸運地馬上找到住宿處附近的工作,就跟鼠媽說這個好消息。對我來說,一畢業就找到工作是個好消息,但或許對她來說不是,哪個母親不希望遊子趕快回鄉呢?我想她依舊是擔心且不捨的,但她還是尊重我的選擇,讓我留在當地工作。有一陣子因為工作壓力,滿臉爆痘,那臉部的慘狀幾乎可以用體無完膚血肉模糊來形容了,鼠媽非常擔心,看到自己的孩子承受工作壓力變成這樣,哪有不心疼的呢?但她依然沒有強迫我離開那裏搬回家鄉,而是尊重我的選擇。我非常感謝鼠媽,給我足夠的自由空間學習面對工作壓力與成長。

幾年後,因為一些未來發展的考量,當然也包含經濟考量,我搬回了家鄉。從小我家就並不富裕,而現在我的薪資已是剛畢業時的2倍,又沒結婚也沒個屁孩子,單身算是相當夠用的,最近就學貸款也終於還完了,想想父母這輩子為了把我養大,過得極簡地可憐,我也總是想讓父母能輕鬆一些,想要幫忙付出。但直到現在,他們依舊不讓我負擔開銷,甚至嫌我包的紅包太多,還找一些名目反包回來給我。

鼠媽曾說過:「上一代的問題,不該讓下一代來承受」,我知道多年來,母親在婚姻當中並不快樂,甚至相當痛苦,但她一直秉持著「上一代的問題,不該讓下一代來承受」的精神,為了給孩子有完整的家,勉強自己維持不愉快的婚姻,獨自承受著各種大大小小的壓力。經濟方面也是,母親覺得我們在這個不富裕的家庭出生,已經很不幸了,不該由我們這一代去背負承擔上一代的問題。因此即便還有債務的壓力,母親卻從來沒有要求我們要跟著背負這一切。


我能夠依然平平安安、沒有走歪、安安穩穩活在這世界,真的唯有感謝母親的愛與保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我不宅,高敏內向的我只是需要待在一個「能修復自我的世界」。(上篇)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