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啊飘

万物皆流

一个梦

昨晚梦见我是一个很年幼的小女孩儿,没什么见识,人也大大咧咧的。去了一个医院做检查,那个地方蛮危险的其实,但我一点也不怕。也不是,就是内里很怂但是表面还在嘻嘻哈哈和人搭讪,也不知道是真怂还是真的不怂。

第一轮检查的时候,有赌局,很快就结束了,但是过程很让我紧张。于是去了第二轮的时候,我就和那人搭讪讲,可不可以不要那个流程,我真的很害怕,巴拉巴拉的。

就这样,我和那俩人(一二轮的)居然都熟了一点,他们对我印象还不错。但我还是被请走了。

请走后,我下楼想到我书包忘记拿了,我就回去找第一轮检查的地方,找啊找,那个时候这个地方就有点危险了,一堆人拿着枪扫楼,我赶紧表明我的身份。

那个书包里有我的暑假作业,我不太想重做一次。

然后发生了什么,我记得不太清了。我只记得我被这伙人的老大给看上了,很有《笼中月》那味道,我爱他,我笃定他也一样爱我,但是就连在梦里我都在推敲他那么爱我的原因是什么。一切相处过的痕迹都太轻飘飘了。我推测是他有恋童癖且脑子不正常。

可能是第二轮面试的时候,那个老大看上的我?正确的讲,我是被举荐过去,然后他看上了我。他那个时候好像就送了我一条裙子,我很开心,一直穿着它。那个时候我好像只是觉得他对我有些许好感。

为什么能笃定他爱我,那些细节我现在都遗忘了。

后来我穿着那条裙子又去那个地方找他,但是特警来了,一堆人包围了那个地方。我其实一直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也做好了他真的很坏的准备,但是还是选择视而不见,想着只要有他就好。非常自私的想法。

是一个女服务员引领我下楼的,刚下去就发现里面有一堆人被抓了,我俩赶紧逃跑,从山林小路,但是也很奇怪,特警们看见了我们却并没有抓我们,可能是梦境的bug也可能是其他什么。那场行动A是组织人。

一路上那个女生絮絮叨叨,我忘记她说了些什么了,似乎是在想我们往哪里躲藏会更好,途中我们路过了一幢小楼房,我看见了团伙中的一个人,他隐匿在那家人中间,热热闹闹的聊着天,我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没告诉那个女生这件事情。

后来我们好像就分开了,我向着我家奔去,路上也看到了无数的特警还有大火。

我快到我家的时候,父母把一条裙子拿了出来,那条裙子是他答应今天早上九点一定会送给我的礼物。好像正是因为那天我没有看见他,才决定去找他。

更华丽的一条裙子,梦里的我愈发耽溺于这股爱意,我在想就算他今天这样危险,也把裙子送到我家了。我很想很想立刻见到他。

我一路朝着更高更远的楼房登去,身体消失了。我不知道我在哪里。

但是我看见了A和守着楼房的B在吵架,我本来以为A是先叛变的,背叛了“正义”的那一方。结果A讲B当警察当久了都忘记他们从哪出来了的吗?A说他被流放的几个月发现了更隐型的毒品balabalaba的,决定回来投靠组织了。(醒来后我在想这可能是他当时放过我和女服务员的原因,因为我们是一伙的。)

B很痛苦,B一直拿A当很好的兄弟,他也真的以为A会留恋现在的生活,他也很悲伤,他没想到当警察当了这么久,A还不知道什么是对错。于是他开枪了。

俩人都死在了硝烟里。

但是这对那位大哥是个机会,他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切。等外面两败俱伤后,他喊里面的人开始往外冲。他的人很多,而剩下的警卫很少,所以他又再次逃脱成功。

他出来后,我很欣喜,我蹦跶到了他面前。他也很开心,牵着我走了。

当时他旁边还有女人的,我注意到了,但是梦里的我似乎一点也不嫉妒,想着还能见到他就好,心里感觉满满的。

离去的路上我们可能聊了裙子聊了花,没过多久我就醒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