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丹堤大安店

根本就是偷聽版的天龍國哈哈台街訪

萬里尋母記

發布於

大安區咖啡店最常見話題莫過於討論國外經驗,你去過哪,我看過什麼,他又吃過什麼,一切新奇鮮活,互道嘖嘖稱奇。不知道的人以為他們在耀武揚威,不,不是的,只是住在這兒的人,去哪兒都像在出國。

這兒是龍中之龍的搖籃,甜蜜的溫柔鄉,自給自足到養生送死面面俱到,根本不需要離開,與台北市其他區域老死不相往來。這兒有點像住在台南永福路嘉義文化路的仕紳,一說到鐵路的另外那一端有啥好吃好玩,眼神與腦袋一起開始迷茫。不喜歡嗎?不是。不屑嗎?也不是。純粹的不知道而已。

也難怪咖啡店裡話題常常圍繞在「離開」和「不在場」,畢竟這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有如萬里尋母般的工程浩大。更何況不是真的要尋母呢,又何必如此大費周章呢?就像電影斷背山裡,安海瑟薇天真爛漫的對著同性戀老公傑克說:為什麼你總是要跑這麼遠去釣魚呢?德州沒有魚可以釣嗎?

有一次隔壁有一桌貴婦在討論要去哪上插花課,其中一人說台安醫院附近有一個很有名的插花老師,語畢引來一陣低吟驚呼,「天啊~~~~這裡很遠耶~~~~~~」。我偷偷打開了google map,發現這裡果然剛好在市民大道以北。我這個南港來的鄉巴佬不禁偷偷地低下頭,天啊,我竟然萬里尋母來這兒了,而且我還只是來喝咖啡不是來找媽媽的這像話嗎。

朋友問起,可是有時候求法就是得翻山越嶺啊,法師在花蓮你還是得去拜他不是嗎?我想他太不了解這裡做事的邏輯了。事情哪有那麼困難?把老師叫來這裡不就行了嗎?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