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丹堤大安店

根本就是偷聽版的天龍國哈哈台街訪

唱著歌仔戲的咖啡店

發布於

一個炙熱的下午,我在台北往新竹的客運上,司機正在聽廣播,雖然很小聲,但坐在前排的我豎耳傾聽還是聽得到。上車就是要睡覺啊不然要幹嘛呢?所以也沒有費心去聽廣播的內容,然而半夢半醒之間,仍然有樂音悠悠地飄入我的腦海,那穿透力太強,難以靠一己之力屏除在意識之外。

這聲音好溫暖,好熟悉,但卻又好悲涼。那像是一種說不出的苦,道不出的悲,天上有一顆爆幹亮的土星壓在頂上,不能原諒又無法阻擋,只能平靜,甚至微笑,徐徐前行。不是那種誰!能!體!諒!的苦,更像是鍾曉陽筆下啞口無言的哀歌------

這世上,什麼都是自己一個人去承擔。隨著時日消逝,我把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翻來覆去想得很清楚。我無法改變自己。被命運之神的手按在頭頂上,身為人的我,沒有說話的餘地。我生活得不清爽,也不端莊。你叫我老老實實地做人,但我意興蕭索。有時,想到自己的惡劣處,我知道你是不會喜歡的,心裡覺得非常難過。我辜負你對待我的苦心了。

但是在假寐狀態之中,我終究還是不知道這首歌的名字,也不知道演唱者是誰,只知道它是《戲夢人生》原聲帶裡面的其中一首。

一下交流道,我立刻去了最近的唱片行找出了這張唱片。天啊,多麼華麗的詞曲創作組合!封底寫著那首歌的名字,寫在雲頂的名,鳳飛飛。霎時感到一種「早就知道了」的會心,鳳飛飛,不管你喜不喜歡他,他都是曾經陪伴過你的,一代人物。

這種感覺就好像在雜誌上看到一篇極美的全台灣豬排飯全見版百科評鑑,如果後來才知道是@fide 寫的,一點都不會驚訝,卻會有種淡淡的會心一笑。

路寒袖和陳明章在這張專輯裡,為李天祿的四個老婆各寫了一首歌。這首歌便是大老婆陳茶的代表曲,聽完足以讓豔陽天下的空氣瞬間冷凝。啊~咱一生天註定,一生空等,無情無恨

買了那張唱片,走在清大夜市,竟然意外的發現我大學時的室友。他說他來上程式設計班。

後來,他又帶我去了另一家咖啡店。(對,又是他。他怎麼總是帶我去咖啡店?

那也是一家奇異的咖啡店。老闆是交大資工畢業,親和好客,這裡烘咖啡豆的程式就是他自己寫的。

我說我剛剛買了一張唱片,我很喜歡其中一首歌。老闆聽了,說要跟我借來放。

我說,我只要放第三首就好,真的。我不敢對其他歌曲掛保證。畢竟我五分鐘前才拿到這張唱片,連封膜都還沒拆下,我對接下來會放出什麼感到莫名其妙的擔心。

老闆說,唉呀,沒關係啦。他把正在唱歌的Louis Armstrong關了,換成戲夢人生,真的從第一首開始放。

整家咖啡店,忽然響起敲鑼打鼓的歌仔戲,我開始坐立難安,不知道下一首會是什麼。我此時非常高興我坐在樓下的小桌,不用面對樓上客人的尷尬表情。

那位老闆,彷彿已經看慣了大風大浪。他一臉不在乎的說,要來杯肯亞AA嗎,這次的豆子很不錯喔。

有一個客人正下樓準備離開,向老闆道別。他說,剛剛那是什麼音樂啊?很好聽。

說也奇怪,完美的咖啡館,總是出現在人生中鬱悶的時時刻刻。

寫佇雲頂的名

作詞:路寒袖
作曲:陳明章

你的名 寫佇水中央 寫佇雲頂 漂東漂西 無時無陣
這是命 也是運
定定孤單 目啁金金等天光

我的聲 吹著風 凍著霜 盤過山嶺 一庄一村
心會酸嘛會軟 夜夜等待 腳手冷冷倒眠床

你的名 你的聲 水雲一過無留痕
我的名 我的聲 風霜絕情啥人問

啊 咱前世天註定

一生空等 無情無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讀鳳飛飛與詹宏志

改變我一生的咖啡店

9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