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蛋糕鬼

平面設計,插畫 過度喜歡獨旅(偽流浪)帶來的自由感,以致日常神經敏感。 插畫日記.遊記.故事.電影

喜歡馬鈴薯是不是我的斯拉夫靈魂|波蘭日記vol.0

發布於
修訂於
關於自己的過去好像就是這樣,一但開使回想,便如意識流一般,中途岔進很多片段細碎的回憶。看似瑣碎但也是這些細小的片段集結成現在的人生;想要省略卻也怎麼都精簡不了。

我第一個踏上的歐洲國家是波蘭。

我學習和生活的城市是羅茲(Łódź),一個所有人眼裡灰撲撲的城市。


2017年有個機會去了波蘭唸書,其實應該要待三年的。拿的是政府的獎學金,必須得用波蘭文完成碩士學位的那種獎學金,後來因緣際會下只待了一年就放棄獎學金回台灣學刺青了(這是之後的事)。

但今天這一篇默默寫得有點長,有點像是回憶/日記,也像是履歷般交代我如何土法煉鋼的將自己送出國。

這本波蘭日記主要想獻給自己。
關於六年前努力闖蕩的記事,當時的我沒有留下太多文字的紀錄。現在回想覺得好可惜,那是五感都被打開、人生頭一遭光是呼吸就覺得五臟六腑感到開闊的日子。也是我從體制轉化進入現在自由工作者(生活)的開端。

羅茲的街道就是長得這樣灰灰髒髒的,和印象中歐洲的街道大相徑庭。



從小我就很喜歡讀中古歐洲史、希臘史、世界七大奇景(現在說是古代七大奇景)這類的書,好喜歡異國風情的文字還有風景(圖片),只要一點跟外國有關的文化或事物都讓我覺得新奇。(可能那時候有點崇洋媚外的地步了)

大學二年級某次自費去了菲律賓當國際志工,那是個特別有趣的一個志工團。你有想過怎樣的人會去花錢當苦力嗎?現在回想起來是不是一個還蠻有議題討論空間的一個「閒暇活動」。

這個團隊裡有很多abc、英文很好的成員,甚至是一些混血兒。可以說是大部分的人家境都還不錯,甚至是很不錯。(描述太多了這感覺是可以單獨寫下的一個回憶)總之經歷了那次國際志工的體驗(那是我第一次離開父母自己搭上飛機去別的國家),光是小小的菲律賓,就讓我覺得世界真的好大。讓我暗自在內心許下有一天一定要做一個可以遊歷世界各地的旅人這樣的心願。

唸大學那時候和「在國外生活」最直接有關聯的是出國唸書,大概是因為科系的關係,身邊的都是留英派。英國的插畫碩士也最為有名,但家境小康的我早就知道此生是與「去英國唸書無緣」。大學畢業後,羨慕身邊的同學飛出去,社群軟體發的都是一些異國的景色,除了羨慕還有一點不安分。

剛畢業開始接觸求職平台的我開始妄想一些在海外的工作職缺,可身為一類組的現實因素我能申請的都只有銷售類的工作(別誤會,職業無貴賤。)只是我更希望不是以「打工」的型態甚至是能應用所學的設計類工作。

於是出國打工這條路我也槓掉了,不想只是去走馬看花玩了幾年再重回台灣的現實問題交出一張空白的履歷。認命地做起雜誌社的美編實習生、百貨業及餐飲業的美術設計;痛苦但踏實的磨練我的技能。但沒忘記心裡那個幻想出來自由的自己,在一些朋友的幫助下,開始慢慢額外接案,多了一點額外的收入還有自由的可能。

15年底,實在受不了百貨業高壓的工作型態(大型百貨業公司,在機場的那家)。每天必須穿制服上下班,連球鞋樣式都有規定。更不要說公司那有趣的生態(這也以後再說吧XD),這一切都讓我從進辦公大樓開始感到窒息。在那段時間,唯一讓我能夠繼續戀著這世界的是週末看的外語電影。(有點誇張但差不多是這樣。)

不知道為什麼我對斯語系(斯拉夫語系)的文化還有電影特別有興趣。當初看了一部俄羅斯電影《莫斯科不相信眼淚》為之著迷,在網路上搜尋到有政府合作的俄羅斯獎學金便跟我媽發願我要去學俄文。在離職當天,我去上了我第一堂的俄文課;那時前主管問我離職要做什麼,還大言不慚地跟他說我要去俄羅斯流浪,職場小菜雞就這樣很帥氣的走人。

上了一學期(老師是俄國人,用俄文教俄文。)之後,同學們便因為太難不參加下一期,人數不足開不成班,我的俄羅斯夢馬上被終止(狀態:俄文小菜雞馬上殞落)。不死心的我馬上發現:波蘭也有政府合作的獎學金,而我居住的文山區正因地理之便,有很多學習波蘭文的機會。於是就這樣,換了新工作(中小企業的餐飲集團,比較自由)的我,利用休假閒暇時間去上波蘭文課,以及偶爾影展出現的波蘭電影練聽力。

那時候的我沈浸在生活不只有工作,還有夢想的浪漫貧窮時期。現在回想那時候,雖然還是每天要固定時間趕公車上班,但那種知道現在的生活不是永遠,而工作不是全部的感覺,真的很棒。

就這樣(跳過了中間努力考英文檢定、請教授寫推薦信以及各種崩潰申請的過程。)

我以正取第二名的成績拿到了那一年的政府獎學金。還記得放榜那天我在分店做新品拍攝,接到電話通知的時候差點直接淚灑我老闆面前。馬上打電話給媽媽,電話那頭的她和我一樣興奮。(爸爸隔天打電話說媽媽因為擔心我會嫁去波蘭再也不回來,那天晚上哭到不行。)
(結果我一年就回來了。)



17年的秋天,我就帶著我人生從沒提過的大箱子前往桃園機場。帶著家人和朋友們的愛,坐上了飛往杜拜轉機華沙的飛機。那時我的人生從沒有過這麼長程的飛行,更不要說波蘭這國家除了語言不通,在台灣有多顯為人知,所以一踏出家門就是旅行的開始。

在接近金黃色的秋天到來之前抵達了波蘭。(波蘭的秋天顏色極為漂亮,街道的樹有金色、黃橘色、紅色。)


從小我就愛吃馬鈴薯,任何馬鈴薯有參與的食物我都喜歡。到了波蘭之後發現,馬鈴薯是波蘭人的主食(他們中年以後也多長得像馬鈴薯。)所有套餐的配菜都有馬鈴薯,馬鈴薯也是最便宜的作物。就連他們的生命之水(伏特加)也是馬鈴薯蒸餾出來的。

轉角的蔬果攤,馬鈴薯永遠都是0開頭的物價(波蘭幣值到小數點後兩位)


有沒有可能這愛吃馬鈴薯的基因,是跟著我的斯拉夫靈魂牽連到這一世的。(一直深深覺得自己上輩子是斯拉夫地區的人或是動物。)

我的馬鈴薯靈魂就這樣開始在這塊土地上尋那不知道是否存在的根。

···

這篇是臨時起意想寫我在波蘭度過的第一個節日(有放假的)諸聖節(Wszystkich Świętych),但想到要交代一下前面不小心寫成落落長的前篇。

關於自己的過去好像就是這樣,一旦開使回想,便如意識流一般,中途岔進很多片段細碎的回憶。看似瑣碎但也是這些細小的片段集結成現在的人生;想要省略卻也怎麼都精簡不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