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波

因不同,所以异类,走向死亡的一生

武汉肺炎爆发中?捂不住了

从昨晚开始,微信朋友圈陆续有关于预防肺炎的文章被转发,早上手机新闻推送,各种报道。

这才感觉有点不对劲,这是风雨欲来的意思吗?还是说已经爆发了?

按照我对政府的理解,一般这种公共事件,都是以稳定为前提,也就是在悄无声息中,看看能不能解决。

而往往只有在捂不住的情况下,不得已才曝光于公众,要不到时候疫情一发不可收拾,追究责任的时候,就会显得被动。

心里还是庆幸,貌似这次的传染性并没有SARS强,希望相关部门能有效地遏制,及时隔离,治疗病患。

可是从王局这几天的Twitter看来,疫情已经是呈现扩散的趋势,北京,深圳已经出现苗头,哎,感觉离沦陷也就不远了吧。


一直比较纠结政府处理公共事件的逻辑,为什么总是秩序优先。

比如温州动车事故,为了秩序,火急火燎地把车厢推到桥下提前掩埋。

比如前段时间广州地陷,为了秩序,可以选择灌水泥。

。。。。。。

武汉肺炎,也是捂了很久,貌似是去年年底就开始有病例了。武汉肺炎:1月11日 一名61岁男性患者医治无效死亡

新闻自由,多希望记者能有自由报道的权利,人生权利能得到保障,哎,不过,看着王局被封杀,只能跑到墙外爆料,目前看来,这希望还是太奢侈了。

从树先生的微博内容看,我们的医疗环境实在不敢恭维。

也不知道他们怎样了,能活下来吗?

这时候,我总在想,如果他们不是平民,而是高干子弟,或许就不是这种待遇了吧。

武汉也算是个大城市了,病患都得不到很好的治疗,可想而知,如果疫情扩展到中小城市,后果是多么严重。

细思极恐,活着不易,且活且珍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武汉肺炎:1月11日 一名61岁男性患者医治无效死亡

我在武汉2——武汉肺炎比想象中严重

2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