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波

因不同,所以异类,走向死亡的一生

无眠,写点关于殡仪馆,关于死不起的事

2019年快过去了,医疗官司还是没有什么进展,一波三折,最后只剩下冰冷的等待。

想写点关于我们小地方殡仪馆的事情。

自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可在中国环境下,阎王难见,小鬼也难缠。

送我父亲去殡仪馆的那天晚上,也如今天这般寒冷,下着雨。

那天晚上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一中年男子要我给幸苦费,说是意思意思一两百块就可以了。

摸了摸钱包,把里面干巴巴的钱都给他了,估计也就是一百多块。

也庆幸,还好当晚给了钱,第二天才能豪爽地借用了殡仪馆的解剖室。(医院真是无耻,连解剖都得我来联系殡仪馆处理!)

解剖的那天晚上,很奇怪,为什么一直有三个殡仪馆工作人员陪着,等到晚上9点多,看着他们笑眯眯的样子,让人心里发寒。

解剖完了,才明了,原来他们是计划卖寿衣给我,记得好像是1200元一套,我摸了摸空扁的钱包对他们说:“对不起,我前几天才被医院太平间收了2300元,其中1800元就买了寿衣,现在没钱了。”

那几个老家伙脸色一变,其中一个还是笑嘻嘻地说:“这样啊,既然穿过了,就不用了,我早和他们说了,既然穿过就不用了,呵呵”

亲戚都着急,希望早点让我父亲入土为安,所以殡仪馆也利索地安排第三天火化。

结果还是在这个环节,被小鬼缠上了,火化那天,搞完仪式,殡仪馆的员工说:“你看,我们还得推你父亲去火化,幸苦费要给点吧,我们总共前后大概有8个人。”  再次,我摸了摸钱包,只能把昨晚我姐给的钱 800块全奉献出来了,呵呵,感叹!真是每一步都要钱啊。

火化完了,需要买骨灰坛,一个好像是300元吧,我姐姐给的钱。

最要命的事情来了,我父亲的骨灰坛居然不能带走,不能带回老家安葬,殡仪馆的人员说:“按照规定,要不就买墓地,要不就找庵堂接收,否则骨灰坛只能寄存在殡仪馆。”

打听了下,如果买墓地得花个好几万,而殡仪馆的墓地早就卖光了,只能去周边的私人墓地问,哎,想想真惨。治病,尸检,其它乱七八糟的开支,早把家里的积蓄早见底了,而庵堂也还得去找人才行,不花个几万块,也别想了。   好吧,你们牛,人死了都不放过!  没办法,最后只能把骨灰坛寄存在殡仪馆。

想想,一年才78元的寄存费,对比下,反而得感激你们殡仪馆了,感谢党的伟大方针,政策!死了,起码还有地方存放得起骨灰!心中一万个 草泥马 飞过!

寄存骨灰盒的房子,只有一层,里面是一个个的架子,每个架子被隔成一个个格子,一眼望去,可以说看不到边际。安放了我父亲的骨灰,看管骨灰的殡仪馆员工又找我要钱,说是意思意思给个一两百,我那个气啊!直接说:“干嘛之前不说?之前你同事推我父亲去火化的时候,已经收了我800块了,全给他了,你看我钱包都空的。”那个员工尴尬了下,说:“既然这样,没事,没事。”

想着明天得去殡仪馆续费了,2020年要到了,一年去一次,就当去看看老爸吧。


不知道其他国家,地区怎样,反正感觉我们国家真是太没人性了!活着难,死了也不容易!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