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波

因不同,所以异类,走向死亡的一生

在自然自由的制度下 武汉肺炎的情况会比现在差吗?

英国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创作的《国富论》认为人的本性是利己的,里面有一句经典的话: 我们的晚餐并非来自屠夫、酿酒商或面包师的恩惠,而是出自他们自利的打算。我们不说唤起他们利他心的话,而说唤起他们利己心的话。我们不说自己有需要,而说对他们有利。

利己就是利他,最终促进你我他的共同利益。


如果把武汉肺炎这个事情套进去,情况又会是怎样呢?

1,武汉爆发的肺炎具有高传染性,自我隔离其实是被迫的利他行为,利己行为应该是去医院,得到治疗。

自我隔离的后果有两个:

A,小概率,靠自身免疫力扛过去,活。

B,大概率,轻症状拖成重症,同时失去了及时被医院收治的时机,死。

也就是说,利他则不利己。

所以,不应该自我隔离,应该想办法尽快进医院。

2,利己是否又会是利他行为呢?

从武汉病毒的高传染看,好像利己的结果只会导致更差的结果,可是真会是这样吗?

A,武汉当地的医疗资源是不够的,也就是说,利己的结果就是挤爆医院,导致传染大爆发。可是仔细想想,这结果至少有两个作用:(1)恰恰是告诉武汉病患,你们应该去其它地方医院就医,也就是离开武汉。(2)告诉没有患病的武汉人,想办法逃离武汉,躲避灾难。

B,医院一般不准不收病人,也就是说,武汉人利己的行为可以在最短的时间把自己都送进其它城市的医院;武汉没有封城,没有患病的武汉人可以分散在全国各地,这结果至少有两个作用:(1)正常的武汉人安全逃离,缓解武汉当地疫情,医疗资源不足问题。  (2)病人可以利用全国医疗资源,各地的医院最快隔离病人,降低重症率,减少死亡率,防止进一步交叉感染。

有些人会说,不封城,放任武汉人离开,有可能导致其它地区的的人感染,大爆发,这根本不是利他行为。

的确,表面看起来这是有可能的。

但是辨证地看,却未必!

1,恰恰是因为武汉封城了,这种利他行为,导致武汉城外的人根本没有危机感。造就了很多无知者,无惧者,反而让其它城市更像火药桶,一点就爆!现在不少城市陆续有了病例,每天增长的数字,才让人有了恐惧感。而外面,也不像前段时间,大部分人都没有戴口罩出门!在自由的制度环境下,大家都有预见性,武汉人逃离利己的结果是让城外的人早就做好了准备,医院也做好了准备,反而感染概率会降低,恐慌也会更低。

2,有些地方会采取“极端利己”行为:比如封路,不准武汉人进入,住酒店,驱赶。这导致的结果是无法及时发现,收治,隔离武汉人,导致交叉传染形势更加严峻!这是一种愚昧的做法,并不是正确的利己行为!

利己应该和利他行为统一,正确的利己行为,就应该及时收治隔离武汉人,而不是拒之门外。比如湛江就做得很好:主动安排酒店,统一通知,安排武汉逃离人口检查,隔离。

总之,堵不如疏!武汉病毒很可怕,有时候人愚昧的行为更可怕。

武汉现在就像个地狱,每天看着微博,墙外各种人间惨剧。

不得不想!也许让他们逃出来,是好事。

武汉封城,是利己还是利他行为呢?为了武汉病毒不蔓延而封城,是否会导致更差的结果?

纯粹从理论上自己的想象,毕竟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每个国度的人素质也不同!

我们无法做到信息完全对称。

也无法保证每个地方的医院都能做好隔离。

我们更不能让每个人都能理解非愚昧的利己才是利他行为。

所以,现在的中国才是真实的中国。

题外话:希望美国的抗毒神药能结束这一切吧

疑似武汉病毒克星 瑞德西韦 前生今世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