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波

因不同,所以异类,走向死亡的一生

五四運動-當代青年楷模

今天朋友圈,微博都在轉關於五四運動的紀念文章,圖片,歌頌黨和祖國的,愛黨愛國的。

我想起了佳士工人,想起了援助佳士工人的大學生,想起了那些依然下路不明的當代青年楷模。

佳士工人声援团官网

同战斗,共进退!

https://jiashigrsyt1.github.io/

认罪音频:

佳士事件,或称佳士工潮、佳士工人维权事件,是指2018年7月-8月,深圳佳士科技有限公司的部分员工争取组织工会,而遭公司解聘,及冲突中被当地警方抓捕的事件。


员工发布的公开信称,2018年5月10日,佳士员工余浚聪被开除,佳士科技有限公司工人向坪山区总工会反映情况,区总工会表示可以组建工会解决问题。

6月,深圳佳士科技管理层组建“职工代表大会”,实质上将要求组建工会的工人所提出的候选人排除在外。

7月21日,这些工友发布的公开信显示,带头的工友从16日起陆续被殴打或者开除。20日7点40,他们试图上工,被十余名保安架出场外,其中一名工人直接被打倒在地,10点30分,20多名工人被抓。7月20日中午,20多名佳士科技工人及声援者到深圳坪山区燕子岭派出所抗议,被警员抓捕。21日下午,他们被释放。22日,佳士工人到燕子岭派出所门口,要求建立工会,严惩警察,并且合唱《团结就是力量》

29日网上出现了由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2018届本科毕业生岳昕等人士发表的《北大学生就“深圳7·27维权工人被捕事件”的声援书》,30日出现《清华部分学生、校友的声援书:立即释放被拘工友与群众!》等声援书,要求深圳警方立即释放被捕工人,并就相关抓捕行为解释和道歉。声援书不到三小时就被删除。

据报导,7月29日超过二十所著名高校的学生发表声明支持佳士工人维权,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十余所高校的学生发出了声援书。还有香港大学教授潘毅、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邱林川等百余名学者联署,呼吁释放被捕人士,支持工人自主筹建工会。。而乌有之乡站长范景刚、毛泽东旗帜网站长时迈等左翼人士也组织了据称有1100人的声援团,表态支持“佳士工人阶级的正义斗争”,并前往深圳燕子岭“与先进工人一起为正义事业奋斗”。

根据岳昕推特,8月11日晚7时许,工运核心人士沈梦雨遭自称其“叔叔伯伯”的不明人士架走,现已下落不明。

8月24日清晨五点左右,大批持盾防暴警察闯入位于深圳与惠州市惠阳交界的民宅,将约十名佳士工人与广东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的五十名声援学生带走,包括毕业于北京大学的岳昕,及来自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和湖南大学等的学生。现场学生发出两段小视频后声援团成员全体失联。

据信,声援团在校生被关押在当地一所小学校,而包括岳昕在内的高校毕业生和工人关在别处。同日早上,住在北京苏庄的北京高校毕业生顾佳悦、杨少强和深圳上访工友唐向伟、尚杨雪分别被北京和广东警方带走,据信两名上访工友已被遣返。同时据报道,沈梦雨并非如先前官方所称被带回老家,而是被软禁在深圳一酒店内,有国保轮流监视。佳士工运声援团大部分学生在被捕后两日内释放,分批分流遣返,由所在地公安监视,并未移送到派出所或看守所。

同日,广东警方前往北京抓捕可能深度参与该事件的《红色参考》编辑部成员;声援工运的“时代先锋”网站,7名编辑人员已被警察软禁

8月27日,声援团成员、北京大学毕业生张圣业发出文章《反动势力的耻辱柱和进步青年的里程碑——广东警方对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8.24暴力清场纪要》;30日,声援团成员、中国人民大学在校生陈可欣发布文章《让黑恶势力的无耻反动埋葬他们自己吧》。两篇文章叙述了8月24日清场以及之后学生被软禁、遣散回家等情况。此外,声援团成员的所有电子设备均被警方扣留。 9月2日晚,张圣业于河南省三门峡市中国工人网主编张耀祖家中被梅州警方强制传唤。9月3日,广东警方正式逮捕刘鹏华,软禁米久平、余浚聪、李展三人。

9月9日,10余名佳士工人代表与声援团学生在湖南韶山祭拜毛泽东。他们在铜像广场拉起横幅,并向毛泽东铜像献花,高唱《国际歌》,后被当地警方拘捕。

9月20日,北京大学社团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由于未找到指导老师而不能完成当日截止的社团注册,据信与本事件有关。 9月以来,南京大学社团“马克思主义阅读研究会”因哲学系和团委领导拖延无法顺利注册。据当事人、南京大学本科生胡弘菲在网上发布的消息说,11月1日,南京大学保卫处、学生家长与马会成员发生冲突,一位学生杨凯被警察带走。 11月9日及11日,十余名声援团成员、社会公益人士在其居住地被捕。

12月,近五百人联名致信中国公安部部长赵克志,要求释放被捕者,严惩相关人员。[58] 2018年12月26日,毛泽东诞辰125周年当天,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会长邱占萱被警察带走。 2019年1月2日,中国人民大学学生社团联合会微信公众号公告宣布中国人民大学学生社团“新光平民发展协会”即日起暂停活动限期整改,限期3个月。陈可欣(会长)等协会成员曾参与佳士事件。

2019年1月,北京大学对参与佳士事件的北大学生展振振做出强制退学处分,并于1月7日上午正式生效。 2019年1月21日,中央社援引佳士声援团官网的消息称:四名佳士声援团成员岳昕、顾佳悦、沈梦雨及郑永明遭广东警方强迫在一段时长30分钟的视频中进行认罪。而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门约谈了部分声援团成员,并要求其观看此视频。据称,在影片中四人脸色苍白、眼光呆滞且口齿不清,自述认罪时“如同背稿子一般”,并承认是“被激进组织洗脑”而做出“违法”行为。

声援团对此回应称“广东警方是恶黑势力,强迫在狱中受苦的同志拍摄,妄图使用这个影片来对坚持斗争的人们进行分化和震慑”。 2019年3月,关注中国的工人运动的《红色参考》编辑、原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柴晓明被南京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为由监视居住。

2019年4月28日,据知名维权活动家胡佳转述北大医学部学生、佳士工人声援团成员沈雨轩的个人微信消息,沈和另一位北大同学遭警方强制传唤,其中沈雨轩遭遇警察、保安、学工暴力对待,如强行拉出厕所、撂倒在地、反剪双手;而另一位同学被用矿泉水泼脸。29日早晨再度失联。而在“被失踪”以前,沈雨轩就已写下自述书《愿我们坚强如铁,无惧铁窗手铐》,讲述了各地工人遭受的残酷“维稳”、自己被警方威胁、家人被动员来对自己施压等情况,并表达了抗争到底的决心。


愿我们坚强如铁,无惧铁窗手铐!

作者: 沈雨轩|来自: 沈雨轩

摘要: 社会矛盾愈演愈烈,民众反抗大势所趋。反动势力的丧钟正在敲响,觉悟的人们终将选择马克思主义作为毕生的追求。我们应该以十二分的期待和信心,为迎接光明的到来而做准备!哪怕,下一刻就是铁窗和手铐!

北大失联女孩沈雨轩自白书:愿我们坚强如铁,无惧铁窗手铐 

http://pkuyouth.pixnet.net/blog/post/286460552?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刚刚警察把我叫到北大本部,问我是否同意警方逮捕你。他们对我摄像了。” 

她的黑眼圈很重,眼皮耷拉着,不停地颤抖,表情看起来很缺氧,好像随时想扇我一巴掌。 

她是我的母亲。 

她恐惧万分,健康被摧毁,因为国保和学校老师们的过分关心,过年期间病倒住院。她说她的心脏不好,血压很高,每天晚上睡不着觉。我经常在早上打开手机界面,发现她凌晨三四点在发消息,给我哭诉她的命苦,哭诉她的心惊胆战。她一直害怕某一天早上一起床,我就人间蒸发,被关在某个小黑屋子了。 

她很纠结,一方面希望我能出人头地,让她脸上有光,另一方面又希望我是个傻子,这样就能被拴在她身边。 

警察毁了我的家庭。我的母亲觉得我在破坏社会的稳定和和谐,“警察该把你抓起来,为民除害。” 

“他们告诉我,如果你再有行动,就要我配合把你限制起来,强行隔离,连我也见不到你了。” 

什么行动?  

就因为我是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的成员,而这在北大就是原罪。不仅如此,我竟然还敢支持尘肺病工人维权,声援深圳佳士工人组建工会的斗争,希望重建“工友之家”来为校工说话,甚至发文章抨击学校强制同学休学,真是罪上加罪! 

平日里自己和工人们同学们的活动,在他们眼里也是别有用心。可我当然“别有用心”了。我希望走进他们,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想和他们做朋友。他们在我的眼里不是普通人,而是历史的缔造者。 

社会病了,需要刮骨疗毒,因此我迫切地关心着我们的下一代、下下一代,是否还会像我们一样活着,人人可以自由发展自己的社会,怎样才能实现。 

于是,便尽我所能拂去掩盖在马克思主义上的灰尘,让声音穿透鸡汤、岁月静好和星辰大海梦:同学们、工友们,我们本不该如此生活,剥削和压迫不是亘古长存。马克思主义是我们唯一的出路,携起手来,创造新生! 

你头脑简单,涉世未深,不知道社会上是怎样的,人们不想革命,社会很和谐。” 

多么可笑。 

2019年伊始,

湖北天门职校的学生,拉起横幅走上大街,抗议学校的坑蒙拐骗。遭遇了特警的暴力驱散。人们发出怒吼,挥向年轻学子的警棍,为什么不挥向学校和教育局? 

江苏盐城响水爆炸案,为了领取亲属遗体,人们被迫签订息事宁人的赔偿条约。遇难者家属不得不在“头七”拉横幅抗议。这一切被删于无形,零星的消息透露,警察再一次暴力执法,对于“冥顽不化”的死难者家属,推推搡搡,强制拘留。 

996.icu横空出世,猿人永不为奴,放下键盘,让资本家看看谁才是信息时代的主人。 

尘肺病工人的维权旷日持久,劳工人士危志立锒铛入狱,他的妻子郑楚然被封杀了一切发声渠道。 

不断有人被捕,不断有人遭遇事故,不断有声音被删去,而这仅仅是2019年的开端。更不用说2018年的佳士事件、塔吊工人全国大罢工、卡车司机联合维权行动、上海长宁环卫工人罢工;2017年被清理的几十万“低端人口”;2016年双鸭山罢工;2015年利得鞋厂罢工、社会公益组织遭全面打压;2014年广州大学城环卫工罢工,学生前来支持…… 

他们把这些沸腾的声音抹去,然后对你说,看,世界多么清净。他们不敢把真相展现给最大多数的人民,于是污蔑那些说出真相的人“居心叵测”。 

沈雨轩,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你以为自己很厉害是吧?我告诉你,如果你进去了,马上服软,连他们(拍摄认罪视频的人)都不如!” 

我从不抱有幻想,可以躲掉今日的打击。约谈、威胁、亲情折磨、监控、休学、软禁、抓捕……只是成长的必经之路。既然下定决心在这个魔幻的现实中站稳立场,扎根工农,那就要做好一切准备。 

永远不能忘记,工人兰志伟,在毛诞纪念视频中说,“有人说你已经进去过两次,现在再发声,难道还要进去第三次吗?可是,对于我们工人来说,里面和外面,又有什么区别?在里面,是狱警的折磨和侮辱,在外面,是资本家的压榨!”苟活者在沉默中灭亡,唯有反抗才能在沉默中爆发。四十年的循环若再不去打破,劳动人民何以翻身? 

永远不能忘记,工人尚杨雪,在面对持盾的警察时字字铿锵,她说,“我们要站起来,堂堂正正做一回人!” 

永远不能忘记,佳士工人刘鹏华,对着派出所嘶哑着吼道,“我们要尊严!我们要尊严!我们要尊严!” 

永远不能忘记,那些萍水相逢的工人。塑料厂的大姐,十二小时连轴转的夜班,滚烫的机器废液,从天而降的罚款;鞋厂的未成年少年,一加班就是通宵,还要被经理揪着耳朵扯下座位,一顿臭骂;锅炉房的大哥,十年的工龄,未曾习惯的高温,微薄的薪水……他们对我说,“你对我真好,能不能不要这么早辞工”“我恨他们”“这就是命”…… 

但我要紧紧抓着他们的肩膀,大声地说,这不是命! 

无产阶级有伟大的志向,安源路矿工人自信地唱,“世界啊,我们来创造。压迫啊,我们来解除”。 

无产阶级一旦被马克思主义武装,就会迸发出巨大的力量!

社会矛盾愈演愈烈,民众反抗大势所趋。反动势力的丧钟正在敲响,觉悟的人们终将选择马克思主义作为毕生的追求。我们应该以十二分的期待和信心,为迎接光明的到来而做准备!哪怕,下一刻就是铁窗和手铐! 

亲爱的朋友,当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已经被关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但我绝不会悲观失望,更不会妥协投降。请你们毫不动摇坚强如铁,未来某一天,我一定会与你们再次相聚,为了共同的信念奋斗终生!快去工作吧,快去投入新的战斗!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