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记忆

轨迹和知觉是需要记录的

远远看着就好...

發布於


6月24日。爸爸整整走了一个月了。

傍晚,带着孩子开车到海边吹风。和疫情最高峰的四五月比起来,停车场上的汽车已经多了起来。过往的夏天,经常会在傍晚带父母来海滩来散步,爸爸腿不好,站一会就会坐在救生员椅子上休息。椅子高高的,他总会叫妈妈从下面给他拍照,那个角度总是能把海风和夕阳表现的特别美。

我坐在沙滩上,看儿子玩沙子,看海浪,看天空中飞翔的海鸥,一切和以前一样,一切和以前又不一样。恍惚间感觉我在用爸爸的眼睛看这个世界,儿子看着一动不动的我,问到“你闷吗?” “完全不会”,我说到。他背向着大海,被夕阳金色的光包围着,快乐无邪的笑脸,爸爸怎么会看闷呢?

海滩上嬉戏的人,海鸥奋力飞翔的翅膀,开始涨潮的海浪,凝视儿子的我... 一切一切,爸爸都看得津津有味。

白天的热浪令远处的沙滩看起来雾腾腾的,几个小小的人影在金色光芒中移动着,因为太远,看不出来他们走的方向,只知道他们在走。 这和我和爸爸现在的距离也许是一样的吧,我们知道彼此的存在,但只能远远的看着,看着。他一直在那里走,我知道他永远不会走到眼前,但能看到他在远方,就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