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黑猫

一只爱玩的猫

咪言咪语(16)

 (編輯過)

”你不是龙吗?怎么力量连一个僧人都不如?还是他太厉害了?”我动了动心念。龙哼了一声:“龙也分很多种的。而且各有自己的活动范围,就跟你们猫一样。我是水龙,只负责湖周围的一片区域。在龙中,我的力量是比较小的。”

说着,他在我的脑海中显了一下形。 我无语地发现,这条小青龙有长长的须,坚硬的角,鼓鼓的大眼,青色的闪闪麟甲,尖利的四爪···· 跟我以前在图片上看到过龙一模一样,也很神气,只是·····缩小了好几号,把三只猫从头到尾串起来,就是他的长度。以至于我忍不住想起一句话——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本来这种形象,可以算是威武有力的龙,可这么小,看起来不但不吓人,反而感觉还挺可爱。他及时洞察到了我的想法,马上回答到:“我也可以变大,但只能用来吓人,变大变小是所有龙的能力之一。另外,我还会飞,布雨。和治疗。你现在是不是伤口感觉不到疼了?” 经他提醒,我才发现,脖子和身上的伤口确实不疼了,而且,正在快速恢复。我马上喜笑颜开:“这个房客招得值了。房租令人满意。”

正在我暗地里和龙聊的时候,另外一边的气氛却很紧张。白玉仍在和僧人对峙,老僧人显然不打算“成全”他的叛逆弟子。白玉被僧人的气所压制,一时也没有动作。我悄悄瞥了一眼旁边的刀疤,白玉是他的“主人”,但老僧人是他昔日猎人时修行上的师父,从他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的样子,估计他也不知该怎么选择,只能瞪着一双不知所措的大眼作壁上观。

太阳现在已经完全升起,温暖的阳光无分别地撒向万物,寺庙在光芒下更显庄严,空中的雾水没来得及消散,在地上青草叶上凝结成露珠,闪着晶莹的光,水珠之间相互映射,照耀,像传说中天界因陀罗的宝珠之网,一层层铺在地上。在这命运之网上,三只猫,像雕像一样默然矗立,他们柔软的毛尖在山间的清风中微微摆动,一片宁静,只听到到郁郁树林中鸟儿的婉转和风拂树丛的轻微沙沙声。

突然,一阵由远及近的汽车爬坡声传了过来。白色的像先动了,白玉转动了一下耳朵,尾巴向左绕了一圈,施了一礼,说:“师父,那我先回去了。我们会很快再见的。龙丹,我要定了。” 说完,她转身朝声音来的方向跑去。

“洛儿,等一下。” 老僧人终于开口了。白影停住,扭头看着我。“佛法中所说的六道轮回——天,修罗,人,动物,饿鬼,地狱,其实不在身外,皆来自内心。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世界皆由内心所化现。你年幼父母双亡,从小受尽欺凌,心中愤恨。本来,既然有缘进入佛家修行,就可以把这种力量转化为慈悲之力,用以普度众生。可惜,你的怨念太深,只追求神通,一心想出人头地和报复。而不去修心。任何修行,都是以修心为主。你走得太偏以至于走火入魔。这也是为师教导不力。”

说到这里,老僧人深深叹了口气,我感觉到他内心无尽的悲哀和怜悯,似绵绵细雨般温柔,却没有任何怨恨。“虽然已经太晚,但为师还是希望你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最后这句话,他说的铿锵有力,以至于白玉的身体跟着不由自主地微微一震。

“如果你再不回头,那为师也只好开戒了,以免伤害更多众生。” 老僧人话音刚落。白玉的神情一下变得凶狠起来。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虽然原来是只小傻猫,但这几天的经历,让我眼界大开,心智不得不如同面包机里加了过量酵母的面团,开始快速发酵,成熟。我清楚地知道,尽管被杀,老僧人却对弟子没有丝毫怨念,以一个长者温柔的心念希望他能及时浪子回头。

现在他完全可以扑上去杀了白玉,但他仍然给了弟子最后的机会。只是不知道白玉会怎样选择。白玉的身影消失在小路边的树丛中。随着汽车的声音逐渐远去,一直沉浸在思绪中的我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被留在了这座山上。旁边还有木桩般杵在那里的刀疤。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