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黑猫

一只爱玩的猫

咪言咪语(7)

猫也做梦,跟人一样,也会做各种天马行空,情节各异的梦。我看过主人书架上那种分析人类梦的文章,什么《梦的解析》之类的,心里暗暗好笑。人的梦真的是太单调,翻来覆去就那点事,而我们猫的梦是远远超过这些内容的。

虽然我的生活两点一线,看起来单调的很,除了吃就是睡,但梦里却是一个绚丽的世界。从宇宙的诞生,到地球山川地貌的无穷变幻,无所不及,仿佛是另外一个奇幻的世界,反而是平日生活中的事极少会梦到。但那天晚上却成了我猫生中少有的噩梦,至今每每想到,我心里都会随之黯然。

小区的房子是木制的,被涂成深褐色,四家为一单元,层层相连,在河边密密的树丛间,点缀得非常好看。那晚,我正在梦中遨游天界,突然一激灵醒了,一股淡淡的糊味弥漫在空气中,而且在飞速加重。虽然以前有人把猫和狗的灵敏性进行比较,不得不承认,狗的嗅觉是我们猫无法媲美的。不过,如果说鼻子是狗的探测器,那我们猫全身,从外到内都是探测器。

我感应到邻居家的火焰正在逐渐变强,而且,很快就会席卷过来,于是,拼命地去推去咬主人。我下了狠嘴,以至于主人在睡梦中气狠狠地一个巴掌把我打了个跟斗。但他也醒了,显然,人的探测器退化得很严重,他根本没感觉到任何异常,嘴里抱怨着死猫,又睡了过去。我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不详的感觉布满了全身,这次我亮出了自己尖利的爪子,毫不客气地抓向主人的手臂。他惨叫着醒了,正打算揍我,突然停下来,终于闻到了。火的速度很快,不到一分钟,烟已经变浓了很多。

正是浓夜深重的凌晨,在微凉的秋风里,熊熊的大火在燃烧,像个红色的妖怪贪婪地大口大口地吞噬着房屋,河水也映的通红一片,一些逃出来的人远远地站在路上。主人也在里面。我躲在一旁的草丛里,感到空气热热的,焦糊的气息充满了整个天空。

等到破晓,一切已经尘埃落定。红妖怪被消防队员消灭,剩下一地黑焦的残垣断壁显示,一个单元的房子已经吞噬掉。没有人死或受伤。风中,我隐隐听到主人打给父母的电话,述说着自己打算去他们那里暂住。主人的父母来过几次,他们住在一个小时车程之外,算是很近。他们不喜欢我,曾经当着本猫的面劝说主人把我扔出去。我默默地转过身,向远处走去。

走到哪里?我也不知道。我从没出过这个小区,小区外一侧是河,一侧是高速公路,我既没有船,也没有车,所以,从来不曾动过出去的念头。也没有必要。在小区里兜兜转转了几圈,我向着野猫们的小木屋走过去。白姐在那里。

这正是旭日初升的清晨,空气中的糊味淡了很多。一进木屋,出乎意料的,大家都汇集齐了。达爷,刀疤,小刀疤,白姐,还有几只眼熟的猫,满满当当的,显得小屋空间十分狭促。我正想退出来,白姐拦住了我。应该是这次火灾也惊动了猫们,所以大家聚集在此,我想。

我蹲在屋角,尽量把身子缩成一团。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一夜的震惊,疲劳已经化成一个巨大肥胖的梦境,充满诱惑地向我招着手,实在忍不住,我闭上了眼,沉入了梦境。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