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黑猫

一只爱玩的猫

咪言咪语(4)

这是我第一次看达爷起卦,这不符合我的常识啊,虽然人类是扔铜钱,扔龟壳,看水晶球,我猫族起卦好歹也扔个小石头,小树枝啥的才符合逻辑嘛。这吃个草吐出来能看出什么? 大概是我疑虑的表情过于明显,达爷笑了:”怎么?不相信? 你知道除了欧洲人有一种用茶卜卦吗?很简单。就是让求测的人喝完茶,算卦师根据茶杯底剩下的茶叶的具体样子,就可以告诉你求测结果。这个茶卜在当时还相当热门和准确呢。至于为什么看茶也能预测。那是因为万物本为一体。不管是龟壳卜卦也好,看星象也好,看水晶球也好,只是从里面提取一个信息而已。而这个信息就已经代表了全部。读卦人只不过是掌握了怎么透过特定的信息来读取内容的方法,就像掌握了一个固定的公式。只要是出这个形状,那就必然是这个结果。” 我听得半信半疑,云里雾里,既然人喝茶剩下的茶叶能预测,那么猫吐出来的草团也能预测,嗯,这个逻辑倒是可以成立。

”那冬冬在哪里?为什么他不在窗户上了呢?”我追问。

过一阵你会见到他,到时候就知道了。”答完,达爷又斜着眼瞅我一下:“太喜欢一个东西,心就容易不安和焦虑。要平常心哦,丫头” 

“哦哦”我含糊得回答,对他的大道理并不以为然:“谢谢您啦”

这时候,有一只猫冲了过来,老远我就认出来是刀疤,那斜着划过左眼和左颊的又长又粗的伤疤,让这张本来就不出众的脸显得更加狰狞可怕。我不由自主往后退了半步。当时追我出地盘的几只猫们,就有他。而他也是其中一个猫群的老大。我对他是又恨又怕。他来干什么?刀疤走近了,看到达爷身旁的我,不以为然地撇撇嘴,尾巴向右微微不满地划了个小圈表示蔑视。然后,冲达爷说:老达,有个家伙侵占了我的地盘,偷抢了我们的饭,咬伤了小东,还逃跑了····· “哦哦”达爷回应着,我在他背后,看到他的尾巴尖也微微地不为人所知地向右划了个小圈。 我心里一阵爽快。今天散步时间到了,我急忙跟达爷打了个招呼,就回家了。

后边几天一直心绪不宁。我相信达爷的预测,但什么时候能看到亲爱的冬冬呢?我已经有点茶饭不思了。主人也连接好几天发出奇怪的 ”咦 咦 ”声:”咪咪,怎么这几天吃饭这么少?是不是生病了?要不,我周末带你去医生那里看看?” ”千万不要!”我心里呐喊着,开始拼命吞食,我再也不要去那个可怕的小屋子里。不过·····

虽然平时总觉得主人是个书呆,还很懒惰,毛病也很多。但除此之外,他真的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了。对于妈妈,我已经没什么太多印象了,兄弟姐妹也形象模糊了。但当时他带我回家时的那双让我震惊的大眼,还有那瓮声瓮气表示不满的声音,却在我头脑里越来越清晰了。谁让我天天看到他,天天满眼满耳都是他呢?世界上这么和我相依为命的,也就是主人了吧? 更不用说,他给我买营养丰富的猫粮,还有我最爱的罐头····· 当然,我大概也是世界上最能腹诽他的猫了。常常抱怨他生气时会冲我大吼大叫,不就上桌吃了个肉骨头吗?这么小气。虽然心中骂着,但每天晚上仍然是雷打不动地抱着他的胳膊入睡,早晨趴在他的脖子上打呼噜,把他吵醒。哼,所谓的相爱相杀,是不是就是如此?彼此明明是了解,爱着对方,却是最能腹诽和揭对方短的人?

除了主人,冬冬作为我的第二精神寄托,在另外一方面,甚至超过了主人。因为他是我的同族。而主人么,“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哎,不知道我算不算是只忘恩负义的猫。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