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黑猫

一只爱玩的猫

咪言咪语(19)

發布於

泽儿听了,又一次用纤细的手,笑眯眯地把我拎了起来,我不由得乖乖缩成一团,免得她再次把我甩来甩去。

她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声音由原来的戏虐,慢慢变得严肃起来:“吉祥师父,您知道为什么我手臂还没恢复就急着赶过来吗?您自己难道不着急吗?我打了卦,那个洛,今天晚上,不,最晚到明天,就会回到寺庙,来取龙丹了。这次神龙湖出事,长老们马上就知道了,幸好当时洛的能力不够,龙丹没被他拿走。龙丹本身并不重要,但他们凑齐龙丹后去做的事才是最可怕的。您也很明白吧?

村里自从上次一战,有能力的长辈都死的差不多了,您收拾了当时这里的烂摊子,后来洛也追随过来。按长老喇嘛们的预言,这次恐怕事情很凶险,老山鬼的头骨虽然不能保险就能阻止,但肯定又帮助。我这次带来了它的头骨。希望能阻止吧。旺师兄和景师妹也马上也会从北方赶过来,应该几天内就会到。他们受长老之托,去取北冰洋内的龙骨,也花了不少时间。这次,一定阻止,否则,长辈们就白死了,我也没脸去见土下的爹妈了。“

提到龙丹,我才想起体内的龙。自从泽儿来到,平日里滔滔不绝的龙沉默着,一句话也没有说。即使提到它心心念念的龙丹,也没有吭声。还是泽儿主动问起来了。她的眼照例笑成了弯月型,映得清丽的小脸暖洋洋的,手轻轻在我下巴上来回搔动,啊,真舒服,自从离开主人,好久没人这样摸我了,我嗓子里不由得“呼噜噜”地欢快地响起来,全身也放松下来。

随后,耳朵里就听到她温柔又坚定的声音:“龙,你也在这里吧?” 出乎意料地,龙没理她。我甚至帮她把身体抖了抖,想把龙抖醒,但仍旧一片寂静。她略微怔了一下,抿了抿嘴,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又恢复了轻松的表情,含笑说:“好吧,龙丹保住就好。”但她的眉间,却不由自主地浮上一层淡淡的忧愁,像晴朗的天空突然出现的一丝阴云,但随后,又被风吹得无影无踪了。

夜晚,风更大了。飘飘扬扬的雪继续下着,经过一天的堆积,地上早已是松松软软的无际的白色,在月光照耀下的银色世界,宁静,柔软,却闪着冷冷的寒光。泽儿赶了一天的路,在吃完一些充饥的干粮以后,她就睡下了。按她的话是”要储存好体力来解决那无耻的强盗洛”。

老僧人满含着担忧,照例入了定。刀疤虽然一直没插嘴,但自从被像掂量猪肉一样在泽儿手里走了一圈以后,他就离这活泼的尼姑越远越好,目之所及,已经不见了他的影子。而吉利沙发垫猫,仍然秉持着他宽大不计较的性格,和气地在自己固有的位置上坚守岗位。

因为接受到长久以来缺乏的人的爱抚,我对泽儿顿生好感,也决心第二天尽自己的力量帮助她“解决掉那个强盗”。而龙,自始至终没说过一个字,甚至连催促我去吸收月亮能量的每夜功课也忘了。这让我得以早早地开始睡懒觉,更加增添了我决定要帮助泽儿的决心。

第二天一直到中午都没有任何动静。外边的雪已经停了。太阳露出了脸,雪地上闪着无数明亮细小的光芒。三只猫无一例外地趴在了冬日难得和煦的阳光下,晒着皮毛。泽儿,厚厚稳重的红藏僧袍也压不住她年轻蓬勃的朝气,她完全没有修行人的稳重,一大早就在雪里蹦跳了半天,弄得全身都是雪渣和冰渣。

好在她自己带了厚运动服外套,于是,她把僧袍挂好晾着,自己穿上那套土得掉渣的粉红色侧面带白杠的村姑标配运动装,带了顶圣诞老人风格的顶头是毛绒绒的小球的的棉帽,在白色的雪里一站,瘦小的个子,粉粉嫩嫩,如果有近视眼的人没带眼镜,一定感到奇怪,这个本该挂在圣诞树上做装饰的粉白拐杖糖为什么掉到了地上还可以直立着不倒。

下午阳光最温暖的时候,也是三只猫身心最舒畅的时候,龙和老僧人几乎同时从体内发出了"醒来“的警报。我急急忙忙赶到大殿外的院子里,发现泽儿已经稳稳地站在院子门口,望向早已经被雪埋住的山路的下方,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她的手里紧握着她的那个袋子,我猜想,里面肯定有她提到的老山鬼的头骨。过了几分钟,两个小小的影子从泽儿望着的方向走了过来。

天气很好,天空像浅蓝色的宝石,清澈透明,阳光洒满了整个小院,泽儿的皮肤在光的照耀下几乎白的透明,眼睛被长长的睫毛挡住了一半,敏锐的目光却仍然毫不懈怠地射向那两个影子,淡然地看着它们逐渐逼近。她神色轻松,嘴角甚至稍稍翘起,显出一股轻佻俏皮的样子。

刚从舒服的下午觉中惊醒,本来我还有点晕晕乎乎,但龙和老僧人紧绷的神经,和因此震动得我砰砰的剧烈心跳,让我也不由自主地快速调整状态,全身弓起,尾巴也高高弯曲,进入警戒和决战的姿势。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