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茂豫

สวัสดีทุกคน, 我是桐生茂豫[ป่า],[一個故事手藝人] , 喜歡寫作,繪畫,閱讀和攝影,把幻想寫成實際的文字,輕小說和耽美小說是主體,漫畫家和storybook是副業 (วาดภาพและเขียนนวนิยายและนักเล่าเรื่อง) จนใครคนนึงทําเวลาฉันให้รู้สึกมีความหมาย

[Blossom Years 2020] 書寫,是一種凝聚,也是一種放鬆

發布於

(   憋了一個星期,確切來說,是從去年底到今年初,終於,我們把一個磨人的項目完成了,整整四個月,從起頭到收尾,反覆討論,中間還大幅修改了內容,以致於全部的事都往後拖延、沒有照著時間表走,"我的強迫症"逼迫著我在年假和姐妹出遊之時,依然努力和我的寶貝電腦一起奮鬥……


  那種在追時間的焦慮,讓晝夜皆能混為一談,於是自成一格的"時差",幫助著新生的黑眼圈散發著淤青的魅力。


  生活裡,種種 [焦慮] 像是推著我拼命成長的原動力,恐懼沒有好點子、沒有競爭力,擔心會辜負工作夥伴和客戶的期望,還有新的一年的預算,然後又要開始排工作案的時間,其中又要擠出空檔去上課(要像擠bubble wrap那樣),為著不要跟專業脫節。


  想來……


  我八成是SM 向的愛用者,在創業的路上,越焦慮,越堅強。)




  當下,就現在,坐在電腦前,很慶幸沒有餘裕畫畫的我還能有空間寫作,寫一排字都好,書寫是沉澱也是放鬆,出於自願的靈魂解析,不需要弗洛伊德囉唆的白日夢。


  書寫的力量發生在一個孩子身上是非常神奇的經驗,如果方法正確,書寫能幫助我更容易進入幼童的心裡。


  兩年前,我需要設計一套學習計畫給一個四歲男孩JJ 。

 

  JJ 可愛又聰明,對字母、數字專心致志,只要面對喜愛的東西就目不轉睛、雷打不動,可以相對到天荒地老,對細節和規則非常執著,可是對團體活動卻十分苦手,是永遠的"境外人士",無法跟別人好好對話,常常雞同鴨講。


  遇到誤會與挫折,來不及辯解,又會急的大哭,整個過程呈現 Tunnel vision 的狀態,像走不出迷宮的米諾陶諾斯 (Minotaur)。


  該怎麼辦呢?用Art therapy 的成效不大,JJ 對顏色組合沒有興趣,反而會讓他更加煩躁。


  既然不喜歡畫,那就運用他的長處,用寫的。


  於是我讓他選擇單一顏色來表達(通常是黑、紅、綠或藍色),用書寫字母、數字,畫線條的基本開始,經過時間的推移跟著讓他畫地圖(這時候慢慢加入兩個不同的顏色),畫簡單的房屋剖面圖,寫卡片,之後他會邊寫邊跟我說話、甚至慢慢可以聊天,對我展開了他內心喜歡或不喜歡的、擔心的、傻氣的小小世界。


  當他開始拼字後,我們又開始製作活頁故事書……


  JJ 把腦中的想法寫成一篇篇的文字,因為要美化自己的書,他試著用更多的顏色書寫,並且畫圓形和直線組成的小火柴人……


  用書寫為起點,延伸出許多方式讓 JJ 開始凝聚心靈的創作,他慢慢對色彩、書本和他人有興趣,可以在團體活動裡找到一席之地,大概因為他寫字的時候很自信的樣子,有很多小朋友還以崇拜的目光朝 JJ 靠近。

(1)JJ 書寫中
(2) 馬雅文本
JJ 書寫時的專注與虔誠,讓我想到這跟兩千年前的馬雅文本有異曲同工之妙!^w^


  書寫的療癒,是因為內心的思緒找到了傾訴的出口,並且能平靜去面對自我和外界……就是開心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Blossom Years 2020] 開張,新年,日常照舊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