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茂豫

สวัสดีทุกคน, 我是桐生茂豫[ป่า],[一個故事手藝人] , 喜歡寫作,繪畫,閱讀和攝影,把幻想寫成實際的文字,輕小說和耽美小說是主體,漫畫家和storybook是副業 (วาดภาพและเขียนนวนิยายและนักเล่าเรื่อง) จนใครคนนึงทําเวลาฉันให้รู้สึกมีความหมาย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34|Q 的墜落」

發布於
修訂於
區間膜開始發出數千個光粒子往各處飛去,尋獵到生命體後便侵入腦中,隨後像發芽般從腦內生成光絲連結到區間膜,生命體腦中的數質被送上天空,來來回回的探查與審核,不管強烈的反抗或苦苦哀求,無論什麼,只要是生命體就逃不過這樣痛苦欲裂的剖析。

北北東刮來的風像刀,凜冽的從岩石坡的落差處切過。經歷大自然雕琢的赭紅色小山被修整的像是一柱柱高矮胖瘦不同的摩天樓。


四周靜的風聲鶴唳。


在過去,這些巨大的石柱內經過挖空改製而成為精美雄偉的都市建築,到如今,經歷戰爭與風雪的侵蝕豪氣不再,崢嶸間只落得頹散破敗,依舊有生命在其中苟延殘喘,於是建築群成為活命的碉堡山。


做為這個宇宙的照明源,太陽將光輻與熱能從宇宙邊緣投射到星球的大氣層上,水氣稀薄的天空中有幾屢雲彩飄過,地上草木不生,黃色的天,焦紅的地,中間擠壓出的地平線延伸至望不到的盡頭。


星球外圍有兩顆被稱為[聖月]的雙衞星一近一遠的環繞在軌道上,它們負起了保衛的功能,阻擋因為黑洞所引起的隕星雨墜落地表所造成的破壞。


風刃從石林城市中衝出,能量[呼]的在平原上散開,拍打過無數的沙丘,頭也不回。


[聖月] 像是被風力推動般一個趕跟著一個緩慢的移動,大地上萬物模糊的陰影也隨著自轉的時間軸從這裡流淌到那裡。


警報響起,彷彿從地心內嘔出的淒厲尖嘯。


鳥瞰下,所有的生命體在瞬間震動起來,躲跟逃,如螻蟻 。


滯伏的沙丘群站立起來,顯露出大型裝甲機器人,它們候著 HS-GD 550 輕型機槍,靜默著描準城市的邊緣。


大氣層改變了原貌,成為巨型區間膜的天空,每一寸都像格式化的立體馬賽克,隨著雲層和光影改變色澤。


在風消聲匿跡的方向是一片廢棄的軍事碉堡,裡面嚴然是過去裝甲機器人的墳場。


區間膜開始發出數千個光粒子往各處飛去,尋獵到生命體後便侵入腦中,隨後像發芽般從腦內生成光絲連結到區間膜,生命體腦中的數質被送上天空,來來回回的探查與審核,不管強烈的反抗或苦苦哀求,無論什麼,只要是生命體就逃不過這樣痛苦欲裂的剖析。


去蕪存菁,這是神聖的[國家優化計劃]


在墳場碉堡的陰影中,一個生命體身穿著舊型機甲軍人的防護服,站在一架生鏽的戰機起落架邊焦急的等待著。


世界的上空是巨大的計算場,計算著國境內生命的榮譽點數,不符合者可經由連結大腦的光絲直接爆頭。就算逃出城市,這些點數底的生命體正好成為外圍的機甲聯隊活生生的槍靶子。


警報繼續著。


「可惡!」他望著都市硝煙四起的方向憤怒的一拳打在戰機的鋼板上,老舊的鐵鏽碎屑從機身上不斷落下。


______系統BK1251: ๑๐๑๑๐_๐๑๑,全員注意,全員注意,[國家優化計劃] 已經開始。危險區域座標 : [ X40.716085, Y74.020718......]


「全員? 貝娜還沒回來嗎?」他回頭對系統大聲問到。


______系統BK1251: ๑๐๑๑๐_๐๑๑,是的,但已無法等待。基地上空偽裝強化模式開始,倒數計時,5,4,3,2...... 。


「這死ㄚ頭,到現在還不回來。」


「啊啊啊啊~~~~~阿思克,阿思克,阿思克.....」一個雞貓子喊叫的嚷嚷聲由遠至近,眼看著瘦小的生命體全幅武裝,踩著飛行器,保持著最低行徑高度,藉著延路廢棄碉堡的掩護,連滾帶爬,在最後一秒鐘死命閃進防護罩裡。


______系統BK1251: ๑๐๑๑๐_๐๑๑,......1,0 ,啟動。


在區間膜過審之前,機甲墳場的防護罩被數碼化偽裝成為沙地上的二維投影,光點無法感應,因此躲過掃蕩。


「阿思克,阿思克,阿......哎呀 !」貝娜的腦袋瓜上冷不防被打了一記爆栗。


「沒大沒小,不要直呼名字,我是妳大哥! 」阿思克沒好氣的把妹妹拉進安全區,繼續罵道 :「沒有風暴干擾的日子不要出門,妳難道不知道政府軍的雷達會逮人嗎?」


「可是我發現了一處古蹟,裡面應該會有我們蘭卡拉祖尼遺跡的消息 .........」



蘭卡拉(Langara)星球是天龍星雲中最微不足道的存在,上面歴代居住著一支混種的民族,他們有人族的模樣,但內在卻是柯魔多(Komodo)龍蜥族的骨骼,墨黑的髮、淡藍皮膚、鸚鵡螺色調的細鱗片和黃綠色的豎瞳,最重要的是他們周身流漟的血液是微毒的淡藍色。


最初龍蜥族以戰爭立國,在皇族與軍隊建立的條約下,蘭卡拉星在銀河宇宙圖鑑上是第一個以君主立憲的半自治共和國。國會最高統治元老院支持發展軍備並成立銀河宇宙第一支機甲部隊,同時也在遺傳學上利用龍蜥人體內的Z基因特性來改造和強化族群社會內的三個基本形態,無論雄性或雌性: 頂級是Alpha ,亞級稱Beta , 末級為Omega ,以保護最低生存水平為前題,龍蜥的Beta可以有選擇性的轉變型態,由 Beta 修改成Omega。"生殖"在帝國內的著重點是為了培養最強的戰士。


百年來蘭卡拉的執政者信仰[靈魂語言的力量],但他們曲解了其中美好的含義,只專注著用數字和精簡的字母去驅逐原先古老繁複的圖形文字系統,最後也摒棄了彰顯藝術和文化的記錄與傳承,因為這些舊社會多餘的情感表現被視為阻礙帝國進步最大的絆腳石。


高度發展的科技與弱小的生命體併排在一塊所造成的下場,便是兩者無法相輔相成的對立,長久下來消耗的是整個星球的天然資源。最後所導致的食物缺乏造成社會上的分配不均,政府只能在大恐荒前先用法律和媒體向人民軟硬兼施促銷[無憂],吃了[無憂]的龍蜥人雖然有短暫的快樂,但容易發狂成癮,而政府為了控制便利還是繼續販售[無憂],於是造成了許多被默許的社會問題。


經過多次與黑洞對抗的星際戰爭後,巨大的消耗讓人民怨聲載道,帝國內的叛亂消息頻傳,許多團體希望恢復舊制,人們渴望自由 ,甚至謠傳連軍隊裡也有二心,於是元老院下放權力給蘭卡拉最大的科研所,讓數據與點數來衡量人民的忠誠度,並控制人心,於是造就了[國家優化計劃]的誕生...........



警報持續著。


阿思克環顧著四周,從二維碼防護罩(其實就像一張立起來的巨大紙片,從上往下看是一條弦線) 望外看,區間膜剛剛掃過這一帶上空,黃色蒼穹上的數位馬賽克頻頻翻面,量子光點在墳場憑估了半天只"看到"一推廢鐵而已。


「所以你把之前發現的羊皮卷也帶去?太不小心了,要是你完蛋,那羊皮卷不跟著也消失了嗎?」阿思克收回眼光,回頭盯著貝娜說道。


「呸呸呸,烏鴉嘴,是親妹重要還是那塊皮重要? 我又不識字,當然只能把皮帶去了。」貝娜皺著鼻子用蜥蜴的"嘶嘶"聲表現出不滿情緒。


身為頂級Alpha 的阿思克能夠從父母移留下來的鱗片中複製記憶學習,可是文字的斷層卻影響著亞級Beta 的貝娜。


阿思克嘆了口氣,像貝娜這樣在戰時嬰兒潮中孵出的小龍蜥根本就不會識字,他們的父母在戰爭中犧牲掉了生命才換來後代不用在腦中植入[自轉鐘學習晶片]的自由。


因為他們逃了........



______系統BK1251: ๑๐๑๑๐_๐๑๑,有干擾........


阿思克回神過來發覺整個星球像是慢了一拍,所有事物都靜止不動。


他們上空的區間膜開了一個圓形漏斗狀的裂縫,四周的量子形成了[時空泡沫],彩色的泡沫越來越密集,它的曲線中間出現了一個[微型黑洞]。


一個物體快速的從上空掉下來直落入阿思克懷裡,霎時間所有事物又都照著軌道運作起來,黑洞消失無蹤,區間膜依然到處審核,光點仍舊四處掃蕩,外面的防護罩還是二維碼偽裝,阿思克感到懷裡的物體柔軟而有溫度,他低頭一看膚色白裡透紅是個人族。


「還活著嗎?是公的還是母的? 」貝娜小心翼翼的探出頭來聞著。


「人族.........」阿思克把懷裡的人臉龐上的髮輕輕撥開來,望了一眼,說道:「沒有龍蜥族的鱗片,沒有仙女星人的鰓和尾巴,也沒有昂宿星人灰色的皮膚,體溫高,皮膚薄,髮色鮮豔,八成就是人族。而且………..」


阿思克沉思著。


「如果是公的就是你的菜啦~從天而降的對象,真是太浪漫了。」


「浪漫什麼? 儍ㄚ頭,我們得快離開,被政府軍抓到可不好玩,」阿思克把人族扛在肩上,抬頭說道 :「系統,我們架駛飛行船,目標是南方舊城的廢墟,座標已經輸入了。」


「丫頭,你有看到他脖子後的條碼嗎? 」阿思克側了側身子,讓貝娜查看人族的頸部。


「這條碼代表什麼? 難道他的屬性是Omega? 嗯~~眉清目秀,看樣子他也算是長的很好看的Omega。」


「不要講廢話,重點是……我想,我們找到失蹤多時的 Q 了………………」





To be continu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桐生文創繪

桐生茂豫

(▶順道提一 下: 某件事在做準備工作了, 先把Logo放上來) [把幻想變成文字的同時, 裡面的一切也會成為繪畫的靈感], 這裡是桐生的創作空間, 不但剖析文字, 書寫練習, 小說結成, 另外,還有插畫及繪畫創作的內觀與過程.........

743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