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茂豫

我是桐生茂豫,[一個故事手藝人] , 喜歡寫作,繪畫,閱讀和攝影,把幻想寫成實際的文字,輕小說和耽美小說是主體,漫畫家和storybook是副業 จนใครคนนึงทําเวลาฉันให้รู้สึกมีความหมาย ☆☆หวานใจมิวกจฟ #Mew&Gulf-ชอบมาก ๆ~~สู้ๆนะคะ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八章 邊際 (Marginal)- 4

說話之中,路塔的光之能量體已變化出無數的樣貌,整個人浸在白色裡消失了型態,光華向外膨脹著分解成重重巨大的禽鳥朝八方飛去,翅膀層疊的影像消滅了衝上前的蟲族,也震開所有人,強大的力量讓樹群停止移動,由下往上的氣流把紫色的樹葉硬刮去大半,加上瀰漫四處的粉塵爆,整個區域裡只能看到白鳥在紫霧裡盤旋著。

第八章 邊際 (Marginal)-(4)

[邊際的凝滯]

    瑪卡亞(瘋馬)懷疑著 『你到底還記得什麼?』,他瞪著路塔說到:『難不成你在龍蜥人的修復培養器裡把腦袋也泡壞了嗎?』

    『....................』

    『還是,在外人前又裝著一副無害的樣子,想故計重施?』他一邊酸酸的看著在遠處的阿思克,一邊對著路塔質疑著。

    『....................』

    『瞪著我幹麻?你的渡鴉之力呢?我們海狼族的聖物在你手裡,應該會讓你能量增強,根本不用擔心這些爛蟲子吧。』

    『...........我.........』路塔實在是無從記起,他知道所謂的渡鴉之力,莫名其妙的也只用的一次,卻是在虛幻的潛意識裡。

    杜巴婆婆提起過所有有關他的舊事,對現況一點幫助也沒有,以前的路塔可以胡說扯謊,愛怎樣就怎樣,可重生後的他和瑪卡亞像是兩條平行線,在感情的路上永遠沒有交集。

  『我什麼?以為救了我一次,我就會感激你,』瑪卡亞(瘋馬)檔開蟲子的攻擊,衝著身後的路塔叫到『告訴你,我不稀罕!』

  雖然知道路塔的失憶是自黑塔墜下重傷所造成的後遺症,但面對陌生的路塔,瑪卡亞卻一點耐心也沒有,以前路塔對阿以雅娜的義無反顧,讓他害怕這樣子的夢魘會再來一場。

  『瘋馬,夠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達亞米(鷹場)撐著重傷未癒的身體,用光之能量體吃力的劈開圍上來的兵蟲。

  蟲族遍野而來,大家焦頭爛額、疲憊不堪,然而瑪卡亞(瘋馬)卻像是魘住似的,在周圍雜亂的背景前依舊不依不饒的質問他『還記得什麼?』

  這讓路塔發起火來『你想要我記起什麼來?同你的過往嗎?抱歉,真的記不起來了,有時候,我甚至不知道我在這到底是為了什麼?』

  為什麼要這樣咄咄逼人?愛了誰,又負了誰,這都不是我啊,可是接著一想他現在就是這個倒楣鬼,突然就沒了底氣。眼前迴轉著越來越快的遠景、樹群、人跟瘋狂的蟲子,頭好痛!……路塔彎下身用手抱著頭,覺得那股痛感像一道電流衝開了天靈蓋,彷彿聽到了紅色靈光在潛意識裡嘎嘎的瘋笑聲………

  路塔緩緩的站起來,妖異出塵的望著前方,彎著嘴角滿眼似笑,他指著瑪卡亞暗啞的說到『我既為你主,豈有容你反抗的餘地?』

  說話之中,路塔的光之能量體已變化出無數的樣貌,整個人浸在白色裡消失了型態,光華向外膨脹著分解成重重巨大的禽鳥朝八方飛去,翅膀層疊的影像消滅了衝上前的蟲族,也震開所有人,強大的力量讓樹群停止移動,由下往上的氣流把紫色的樹葉硬刮去大半,加上瀰漫四處的粉塵爆,整個區域裡只能看到白鳥在紫霧裡盤旋著。

  『是渡鴉………』瑪卡亞跌坐在地,傻傻的看著由頂上飛過的大鳥,他想到那句熟悉的話語,高高在上,桀驁不馴,的確是他熟悉的路塔一直以來的態度。

  渡鴉的圖騰在海伊達星上是象徵光明與破壞共進的神識,祂的力量亦正邪,如今被更大的物質所驅使,讓原先的能量體因控制者的精神混亂,而突然爆發出來。

  瑪卡亞突然有了很不好的預感………

  每個人都抱頭鼠竄的避開白鳥的攻擊,不但如此,在這塵霾裡所有人紛紛迷失了方向,只有路塔周身紅光,獨立在白與紫的混亂裡,碰上白鳥的蟲族像送上門來的西瓜馬上切切就是一盤,可是不只是敵人到了後來其它東西也受到波及,遠處擦過肉體的裂開聲與哀嚎讓人心驚肉跳。

  身邊的達亞米(鷹場)把搖搖晃晃想站起來的瑪卡亞撲倒,他的後背上猛然被飛過來的白翼掃過,馬上噴起了細細的血霧,沒有力氣的達亞米失去了知覺,帶著傷的身體垂在瑪卡亞身上。

  『你這瘋子都幹了什麼好事啊?』它圖雅(狐狸)放低身體爬了過來,氣的扯著瑪卡亞只差沒有出拳問候他『現在你開心了吧?我們遲早會被你害死的!』他用光之能量體把自己和達亞米框了起來,光之能量體的白色觸角從它圖雅的四周伸展出來包裹起沒有血色的達亞米,把他們暫時和混亂隔開來。

  『路塔,停止!』瑪卡亞後悔了,這不是他想看到的景像,原先他只是想發泄心中的不安與困惑,並不想事情會變得如此。

  『阿思克大人,我們有傷員……已經設置護盾,損壞值在50%以下,自體修復已經啟動……』通過耳機的雜訊裡阿思克聽到了回報。

  『以樹群結成的邊緣為根據,在薄弱點站崗,攻擊排伺機而動,現在蟲族暫時進不來,所以全員找掩護。』阿思克下達命令,於是靠近邊角的兩排翼側隊員消失在樹牆之下的落葉裡,在中心區域的散兵線就先拉起護盾潛入樹根盤踞的陰影處。

  『阿思克大人,哈森大人的支援部隊已經在路上了……嗯,還有另外一隊也是……』隊員有點遲疑,也不知道要如何定位代號,就直接說了『他們進來應該會有些麻煩。』

  『哈森會負責此事。』

  通話的隊員知道阿思克一向話少,於是也不敢再問。

  機甲聯隊的軍人平時在拒敵防禦上訓練有素,本來對這些作戰期間的突發狀況很有經驗,因此,阿思克不擔心自己帶出來的軍隊。

  但是………

  他望著前方的中心點,佇立在迴風裡,墨黑的髮飄揚著,白鳥疊嶂的幻影像長鞭似的打在身上,每下一次,身著的軟甲就會被切開一條縫隙,雖然皮膚上的"膜"會即時蓋過填補,但是痛楚還是讓阿思克幾次沒辦法平衡,他咬著牙繼續前進,強烈的光線裡隱藏了紅色的人形,他看不到他,但是阿思克依然可以從發熱的鱗片上感覺到人形體內有兩股力量在拉扯與對峙。

  『路塔………』阿思克在阻礙下吃力的接近光源,他不了解白鳥出現的原委,但路塔的狀況卻讓他無法坐視不管。

  在一片灼眼的光線裡,瘋笑聲嘎然而止,在深度的潛意識裡路塔睜開眼看見自己,另一個自己,上一世路塔殘留的魂魄碎片,也就是許久不見的紅色靈光所化成的形象,讓路塔警覺到它才是這個肉體本來的主人,一個癡狂的元靈。

  『呵呵呵,別來無恙?想我嗎?』紅色靈光輕飄飄的坐在半空中,擺了一個嫵媚的姿勢。

  『你怎麼……』路塔心想:你怎麼還能回來,阿以雅娜 [蟲化] 了,這世上還有什麼值得你留戀的?

  『我怎麼能回來,對吧?』紅色靈光笑盈盈的接話『之前不是說過了嗎?只要阿以雅娜希望的,我就幫她得到……』

  『可是,阿以雅娜都已經成灰了,你如何知道她要什麼?』

  紅色靈光在半空中突然站起身,兩行淚掛在蒼白的臉上,半晌,他笑了,笑的颤抖『呵呵呵……

  她不是要海伊達嗎?她不是要那個男人嗎?就算她要大星系,我都給她!』

  『都給她當陪葬品!!』紅色靈光燃燒起來,在火燎的煙雲裡它的清淚變成兩行血,雙眼深紅不見瞳仁,滿身爬上了黑色的裂紋,火舌從體內翻滾出來想要吞噬所有東西。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八章 邊際 (Marginal)-3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