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茂豫

我是桐生茂豫,[一個故事手藝人] , 喜歡寫作,繪畫,閱讀和攝影,把幻想寫成實際的文字,輕小說和耽美小說是主體,漫畫家和storybook是副業 จนใครคนนึงทําเวลาฉันให้รู้สึกมีความหมาย ☆☆หวานใจมิวกจฟ #Mew&Gulf-ชอบมาก ๆ~~สู้ๆนะคะ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八章 邊際 (Marginal)-2

阿思克皺著眉,冰冷的黃綠色豎瞳拉成一線,深埋於內在無底沼澤裡的忿怒飆起,他一退再退,不願跟地表執政體系決裂,能保有最低的平衡,讓基因變革下造成的弱勢階層可以有塊生存的所在,可是,這古老的地下國度卻慢慢演變成蘭卡拉星的"垃圾場"。
這片被人遺忘的土地,是豐饒中心外的黑暗邊際。

第八章 邊際 (Marginal)-(2)

[邊際的裂痕]

  龍蜥的鱗片有承載記憶和傳達感覺的能力,阿思克由水路進入鬼之森不到半天的時間,他開始可以感覺到細微的熱點,越走進林子深處,這像密碼敲擊似的感覺在意識內越發緊湊。

  路塔手腕上植入了他的鱗片,因為這樣的存在,懸心的掛念,讓他在樹群所造成的丘壑中"翻山越嶺"時,有了一種深刻的焦躁。

  在與樹的對談間,無論是傭兵小隊的襲擊或蟲族利用龍蜥人進行同化的掩護,這些之前發生的事故,彷彿是一種控訴,諷刺著地表下的國度像是罹患了不為人知的隱疾。

  阿思克皺著眉,冰冷的黃綠色豎瞳拉成一線,深埋於內在無底沼澤裡的忿怒飆起,他一退再退,不願跟地表執政體系決裂,能保有最低的平衡,讓基因變革下造成的弱勢階層可以有塊生存的所在,可是,這古老的地下國度卻慢慢演變成蘭卡拉星的"垃圾場"。

  這片被人遺忘的土地,是豐饒中心外的黑暗邊際。

  紫葉樹海,黑色的樹幹無風自搖,從遠方的騷動開始,樹紛紛朝著某個方向集結。

  樹群的角落,綠光四起,細細的螢光蟲粉伴隨著紫葉的塵爆攻擊而引起互蝕現象。樹固執的與蟲族揪纏一處,之前用於隱藏外表的人族軀體早已崩裂,蟲族吸取能利用的部份改頭換面,而樹林一改與世無爭的瀟灑形態,如今為了異族入侵,戰意激昂。

  『阿思克大人,樹群……都瘋了嗎?』機甲聯隊的隊員看著眼前紛亂的景像,小心的問到。

  鬼之森聖地的形象一直深植人心,樹海守護著蘭卡拉星的地植和龍蜥人世代先人的遺體,它們沉靜的如同大星系裡的恆星,千百年來無法撼動。

  如今,為了蟲族讓整個森林都為之沸騰。

  『我們的失蹤人口都成了蟲族同化的工具,現在樹群知道它們保護的都是假龍蜥人,能不生氣嗎?』阿思克說完簡單做出整合的手式,然後示意前導人員出隊先行。

  當信任被破壞殆盡,剩下的裂痕,是用一切也不能修復的傷。

  機甲聯隊行軍時,基本配備是小型的波瑟粒子槍,和機甲使用的原型比較起來,雖然火力較弱,但是更靈活,非常適合近拒離肉搏戰。

  遠處可以聽到蟲子們憤怒的嘯聲,樹海的紫色霧霾像雙刃的利劍包圍著蟲族,阿思克可以感到背脊上的鱗片散發著燒灼的熱力,並從邊緣張開了縫隙猶如霜刃的刺,身上的皮膚泛著淡藍色的光暈,他由樹林空隙之間進入激戰的中心,背上冒起的灰霧看起來像是一對揚起的翅膀。

  樹與蟲的粉塵爆夾雜著白色光源,阿思克分辨出來是海伊達人的光之能量體,猛烈的能源由身體為媒介激射出光束來,他瞇著眼嗅著空氣裡的焦炭味,這是樹消逝的呈現,當滅絕開始時,所有外在的次序全然崩解,沒有預感的,就算連接的生命之牆如何堅固,在強勁的破壞來臨時,受害者被迫還原成簡單的分子,而死亡則快速的讓所有物質灰飛煙滅。

  蟲用殺戮來發展個體 [ 進化 ] ,每個單位不需要高超的武器,只要挑選得當,牠們自己就將是最佳的殺人機器。帶頭的初階蟲子經過摧毀樹群而得到力量,牠透過腦蟲的激活而成為大型的異生螂蟲,蟲掙脫了人形,伸長了頸項自胸腔內把冷戾的綠光蟲火能量蘊釀起來,頃刻間張開了大顎噴發出蒼綠的灼火,燃蝕了一成排的樹。

  燒熔著紫葉的蟲火讓樹消逝前呈現綠色的面貌,一個路塔前世在地球上視為自然的面貌,在此卻早早的預知了死亡。

  螂蟲回身隔著灰敗的樹樁用複眼望向前方,蟲只感到了晃動的影像和隱約的香味,基於本能牠開始攻擊來獲取目標物最優先的排列,不由自主的牠在光之能量體的七彩幻象中心找到了一抹金屬的光輝。

  阿思克看著遠處將化成灰的樹群,它們用沉靜的集體意識形態去對抗另一批瘋狂的階級極權怪物,由暴力所剝奪的生命所得到的是更堅強的精神力阻擋,植物的灰燼隨著海伊達的光之能量體的跳躍與揮發而迴旋在空氣裡,樹海繼續調兵遣將,大量的樹朝著此處聚集,空隙裡看去,赤髮少年的身影像盾般佇立在前,全身環繞著白色的能量體,並用著這些所化做的弓箭射穿竄上前的蟲子。

  長髮閃著像綢緞似的光澤,隨著身體的律動彷彿也有著自己的生命。緊握著弓身的手幾乎和白光融為一體,在從此彼落的塵爆及蟲火之間,赤髮少年帶領著為數不多的同伴,穿梭在樹幹的空隙中與樹群一起抵禦前仆後繼的蟲族。他沒有逃避也沒有退縮,當撕碎的蟲被能量體的光華包覆、消化後,在空間裡仍舊飄浮的點點螢光蟲粉襯在白裡透紅的臉龐上更顯妖豔。

  有一秒間,阿思克拉回了思緒,他流暢的用視鏡連線、鎖定目標並舉槍射擊,讓亞克奈米光束從樹與樹之間穿刺而過,強行急凍了在赤髮少年身後肆無忌憚的異生螂蟲。

  赤髮少年轉身,警戒的看著墜落下地的蟲子冰塊,隔著前方的樹群,兩旁的空間中冒出了數名身著機甲聯隊黑色軟甲的人員。

  當左肩上的紅色靈光在潛意識裡失聯的數日中,所有對外的待人接物都要靠自己坦然分辨,經歷過傭兵團的偽善後,路塔對於蘭卡拉的軍人保持著懷疑。他盯著從中間處走上前的大高個,直到對方開啟護目鏡,望著那雙嚴肅中帶著野獸氣息的黃綠色豎瞳,路塔撐在那並繃緊的肩膀突然鬆弛下來。

  『阿思克!』路塔努力壓制住語調裡暗藏的驚喜,拿出貴族的說詞、裝模作樣的問:『誠蒙關照,你們外星的戰事結束了嗎?』

  身旁的瑪卡亞(瘋馬)發出一波能量體擊潰蟲子之後回神過來,狠狠的盯著走向路塔阿思克

  約莫四次月昇月落裡,彷彿很久後的再次見面,阿思克望著路塔髒髒的臉蛋和毛毛的髮,看起來在樹海裡的經歷不怎麼順利。

  他凝視著路塔紅寶石般亮麗的眼睛,收回了想要伸手順順對方髮絲的衝動,擰著眉,故意脾氣很壞的說:『你要找的人,找到了嗎?你們這些外邦人在此,會妨礙我們掃蕩蟲族………』

  『XXX的!要不是為了幫這些變態樹,我們可以先閃人的!』瑪卡亞(瘋馬)不等對方說完,憤恨的大吼到『看樣子,把我們當成誘餌的事情讓你心虛了?要是趕的上的話,真應該讓你們這班天殺的看看阿以雅娜 [ 蟲化 ] 的過程!』

  『你找到阿以雅娜了?』阿思克訝異的看著路塔,他有著不好的預感,這下海伊達星將會因為這事件跟蘭卡拉星越來越牽扯不清。

  『是的,可是她已經被蟲族同化了,看來回去是不可能的…….』路塔苦笑,他隱約的感覺到一路上其實是阿以雅娜"找到"了他。

  雖然這一世的路塔巫麗魂魄重生的載體,跟雙胞胎姐姐並無實質上的親情,但畢竟是家人的關係,因此當阿以雅娜遭到不測時,路塔還是會心生惋惜,並不是像原先的路塔沉迷在"姐弟戀"裡的那種揪心與瘋狂。

  但,在此,這種變化只有路塔自己知道而已。

  『我非常抱歉……』阿思克有一股酸澀的感覺從心裡泛開來,他知道路塔愛著阿以雅娜,這樣的愛沒有因為死亡而消減,現在又因為另一個生命的變化形同重生,不滅的本質,讓他為了油然而生的妒意咬緊牙關。

  『喂!別假惺惺的,你們來都來了,就趕快把這些異形蟲子搞定吧。』瑪卡亞(瘋馬)揚起白色的光之能量體,化成漩渦狀的浪花迎向展翅而來的蟲族們。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八章 邊際 (Marginal)-1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