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茂豫

我是桐生茂豫,[一個故事手藝人] , 喜歡寫作,繪畫,閱讀和攝影,把幻想寫成實際的文字,輕小說和耽美小說是主體,漫畫家和storybook是副業 จนใครคนนึงทําเวลาฉันให้รู้สึกมีความหมาย ☆☆หวานใจมิวกจฟ #Mew&Gulf-ชอบมาก ๆ~~สู้ๆนะคะ

[輕小]維多城D威卡萌查查 第28章 綠威卡系所/我發誓.......

以巨石陣為基礎幻化而成的忍冬七色虹姐妹,用她們柔韌的藤蔓所組合的魔法陣,由橙色光為基底來回編織成七彩的環狀邊界,象徵太陽與月亮的重重相疊,當邊界的同心圓開啓,通過這世界的鏡射看去,那些花與軟枝牽絆著,使入口成為一個精緻華麗的補夢網。


通過層層光華的過濾,踏入交界點後,在中庭之間,一棵美麗的橡樹與眾人遙遙相對。

綠威卡系所內看似沒有分界,它的建築,牆和門樓皆揉合隱沒在橡樹海裡,偶而可以看見有地界框架出來的聖白色線條,在矇矓中,室內的像貌是看不見的,外面儼然如空山行雨,有泉溪,彎延而下,也不知流向何處,有密林,漸層而起,也不知邊界續向何方,日暮曖曖,薄霧隨風,整個空間裡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

銀光白的線條開始迴旋成美麗的花紋,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發現這些紋路形成了大門,小心翼翼的他跟著大家一起進入了沒有邊際的”室內”樹海之家。


『小科科,欸,等我一下嘛~』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在隊伍中停下來,有點溫怒的回頭望著桃野貴方。


『怎麼不說話?』桃野貴方問著少年。


『要我說什麼?』


『你是主角嘛,當然要有台詞。』


『我的台詞在外面巨石陣那裡都說完了。』


『唉呀~別生氣嘛,那[胸部事件],本神尊只是覺得把阿綠小姐搞得哇哇叫很好玩, 』桃野貴方上前拉住少年,笑說 : 『再者到時候本神尊道歉就好了,你不也反駁說不是你了嗎!』


『你以大神的地位可以來個相應不理,』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掙脫了手,生氣的說到 :  『 所以當時就算我說了,別人也不會相信的,不是嗎?』


『你們人類不是也會玩”這種遊戲”?』


『這不是遊戲,式神大人,那叫栽贓,只有你那些哥哥們會配合你玩這種遊戲,把你寵壞了,』 斯特里-葛伊在桃野貴方身後淡淡說著 : 『 如果再這樣下去,我相信這人類小孩是不會想和你當朋友的』


『真的? 這麼嚴重?』正在打理自己西裝的桃野貴方,一臉不解的問斯特里-葛伊。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無奈的看了桃野貴方一眼,這被家主和信眾捧在手心裡幾千年的神傲嬌,應該從來也沒擔過責任吧,每次搗蛋事蹟敗露,只要道個歉或根本不承認就算了。


少年皺著眉,扭頭拿著滑板跟著斯特里-葛伊走向隊伍。


『欸欸欸,別走,好,我發誓,下次絕不會了!』說完,樹海的上空突然轟隆隆雷霆大作,霎時間,大家在桃野貴方的頭髮上聞到一股可疑的BBQ味。


『還有下次?!』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叫到。


『嗯........酌情,盡量,可是全然不會針對你,吾以十二神將首主神之名譽發誓.......] 桃野貴方的周身發出了霞光萬丈,直上傳到三十三天界,一秒後他收回光華,頻頻說到 : 『 這樣可以了吧?別生氣, 小科科~』


『.................』少年回敬了個白眼,想說算了,自己才是”下次”要更加小心的人,這些神祇的造化跟人類不同,自由又無所畏懼,到是非常令人羨慕。


『有趣有趣,式神和人類的組合,你們的感情真好啊~』斯特里-葛伊 笑著說。


『當然,他是我的朋友,唯一見義勇為救了本神尊又不要回報的人類,我們有金葉子的友誼盟約..........只是金葉子都到鐵公雞龍藤道生的手裡了。』


斯特里-葛伊 微微側頭看著跟隨隊伍離去的兩個少年,臉上的笑容依然和煦的像三月裡的陽春白雪,金風送爽,衣角飄揚,看著未落地便消失的業花花瓣,彷彿想起了什麼,紅寶石似的眼光暗淡下來。


『熱沃丹人狼可進不了綠威卡的地界,你別費心了。』 背後響起如意先生清朗的聲音,風中的花瓣帶有肅殺之氣。


『先生,您開什麼玩笑,在這神聖又美麗的仙境裡談人狼做什麼? 您不跟著孩子們進大會堂裡嗎?』斯特里-葛伊 往後退了一步,轉身望著如意先生明亮無垢的金色眼瞳,在花雨中幽雅的行了一禮。


『那些雞飛狗跳的新生,我看著都煩,全交給阿櫻了,等系主任出來主持大局,我再去點個名應應景就好了。』


『阿櫻?他還在您的院落裡嗎?您真幸運,有全學院最溫柔的妖精當助教,我真是非常的妒忌呢!』


『那你繼續妒忌好了,別想挖我的人到骷髏會裡,你那邊不缺大神。』

[輕小]維多城D威卡萌查查 第27章 綠威卡系所/對不起,阿綠小姐.......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