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茂豫

สวัสดีทุกคน, 我是桐生茂豫[ป่า],[一個故事手藝人] , 喜歡寫作,繪畫,閱讀和攝影,把幻想寫成實際的文字,輕小說和耽美小說是主體,漫畫家和storybook是副業 (วาดภาพและเขียนนวนิยายและนักเล่าเรื่อง) จนใครคนนึงทําเวลาฉันให้รู้สึกมีความหมาย

[輕小]維多城D威卡萌查查 第19章 [門界 2]深夜的客人~~

發布於

第19章  [門界 2] ~深夜的客人

  舊書店的玄關盡頭是一扇黑鐵勾花拉門,四周像小賊一般的鬚根若隱若現的爬在上面,看到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 法蘭西斯科 到來,紛紛豆藤似的圈過來,小心翼翼的想在少年身上佔個位置。

  『 唉唉唉,這些藤蔓……今晚有客人來,別老是想玩哪。』 棠布里-法蘭西斯科 伸出手在外孫肩上掃了掃,把蹭上來的鬚根趕走,隨後又說到: 『 小科,你今晚跟你歐媽在前面看店,後面工作室裡的事情你們都不要管……』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像是什麼也聽不到似的,事實上,老人的視線也不是在他身上,老法蘭西斯科 低頭囉嗦的對象是一個小男孩,而這邊的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正好就和小男孩的身軀重疊在一起。


  『 事發的時候,我九歲,』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對著由天花板垂下的[吊人]牌說: 『 平常等門都是歐媽,可那天居然是歐爸在等我回家.......像是要確定我一切安全似的。』


  『老法蘭西斯科 似乎下定決心,但,擔憂讓他失去準則。畢竟他的身份已超過普通人類,命運的模樣,並不是將萬事都轉正就能沒有遺憾。』 [吊人] 牌歪著頭瞧著少年。


  『 書店結界裡的老樹整個心浮氣躁,但祂們說不準反常的原因到底是為何。歐爸待在書店後面的工作室裡多日了,一直到那天晚上......... 』

  話尾的餘音未盡,整個空間卻突然凝結,冰凍的氣壓往前急速推進,像房間內重疊了另一個正在往前飛奔的房間,經過之地無不退色,只剩下黑白灰。


  凝結的腳步停在盡頭那扇黑鐵勾花拉門前,四周的暗色系向凝結的中心聚集,最後形成一佇高大的人影。

  門的另一邊對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來說是意義上的[家],同時也是橡樹精靈人類係護法使者的能量場,如今這個攥進門內的"客人",真的只是來拜訪的嗎?


  『 孩子,你可以為[你的現在]選一張在英雄殿上等待的塔羅牌,做為你在學院裡的第二位助教。]


  『 我沒辦法,眼看歐爸要遇害了,怎麼能在現在抽牌?你讓我去,我可以改變這一切,一定可以的!』


  『 歐爸……讓我進去!歐爸! 』 跟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重疊在一起的小男孩尖叫了起來,等不及的衝上去大力拍打著拉門。


  『 孩子,一切都只是存在於你腦海中的幻象,是過去和現在糾結的于迴曲折,以你現在的能力是無法撼動的。』[吊人] 牌的表面突然泛起盛大的銀光,並投向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的身上。


  就在他恍神的時間裡,腦海中展開了一片寧靜的橡樹原,和緩明黃如玉的月色從樹的枝葉間灑落下來,靛藍的天空裡沒有星星。

  『 當眼被矇蔽的時候,連心都為之沉溺,我靜靜的在雙塔之間,慈悲,卻不是為了要告訴你,答案是什麼。』 [月亮] 牌閉著眼、微微皺眉,很隱匿的顯像在 [吊人] 牌的隔壁。


  『十字軍的餘孽,你們這種騎士精神到了現代不是很可笑嗎?』一個奇怪、沙啞的口音,大聲的從黑鐵勾花拉門內傳出來 『 ”永不背棄 ”這種誓言讓你們這群木若夫精靈使者還沒吃足苦頭啊?』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想要更清楚的記住這個聲音,於是整個人緊貼著拉門,這個口音像是用鋒利的指甲刮搔著石板,彷彿聲調裡帶著傷。


  『對於木若夫條例第二條 "絕不殘忍,給予請求寬恕者以寬恕之",我唯一後悔的,是那個時候放過你,』棠布里-法蘭西斯科 嚴厲的回答,在房裡形成回音而震動著拉門上鏤空的雕花,他極盡的大聲說到:『我連家人的命都可以犧牲了,難到會怕再毀你一次?』


 『哈哈哈哈哈哈~~~的確是用心良苦,可惜借屍還魂的媒介是個廢物。』沙啞的口音乾笑著,說:『為了救個亡命之徒,你居然犧牲了整個森林!』


  四周的空氣霎時間由內到外燃燒起來,高溫熔化了拉門上的黑鐵欄杆,也灼傷了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的手。


  『喔~才開學就這麼緊張,[月亮] 我們評選成績的範圍只專注在審視學生們的潛意識狀態,』[吊人] 牌問到:『如果在幻境裡一切皆是虛妄……那這把我的紙牌都燒捲的熱度是從哪冒出來的?』


  『我覺得事情越來越複雜了,要不要把牌陣裡第三張塔羅發上來?』[月亮] 牌有點慌了,說:『我的牌意適合內在探索與恐懼的邏輯,但並不擅長直接下結論啊~~』


  像蜂巢似的火雲一重重交疊與盤踞,直接衝破黑鐵勾花拉門,滾球般的延燒出來,整個舊書店迅速變成火宅,那些樹林、藤蔓、鳥鳴、霧氣、書架、書本……所有的東西都消失了,只剩下被火團團圍住的少年。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看著自己的雙手,之前被灼的傷痕提醒著他,這些糾纏的火苗是真實的,也是他恐怖的回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輕小]維多城D威卡萌查查 第18章 [門界]不敢問來人~~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