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茂豫

สวัสดีทุกคน, 我是桐生茂豫[ป่า],[一個故事手藝人] , 喜歡寫作,繪畫,閱讀和攝影,把幻想寫成實際的文字,輕小說和耽美小說是主體,漫畫家和storybook是副業 (วาดภาพและเขียนนวนิยายและนักเล่าเรื่อง) จนใครคนนึงทําเวลาฉันให้รู้สึกมีความหมาย

[輕小]維多城D威卡萌查查 第17章 [三張牌陣的開啟~~]

發布於

第17章  [三張牌陣的開啟~~]

 『[隱士],這一批新生的甄選要開始了,祢可有什麼要耳提面命的,現在說吧。』 [世界] 側頭問著右邊牌面上的老者。


 『 ....... 太過於天真?太過於強大?生命的道路是什麼?越過這山巔可能柳暗花明,但,也可能是無盡的深淵,眼看著前方,也要小心腳下.......』 灰袍 [隱士] 右手提著星火燃燃的燈,左手執著黃色的長木杖,靜靜的沉思著。

 『 男女老幼,命數已定,推枯拉朽,置於死而復生。』[死神] 拉直了韁繩,白馬鼻子噴著熱氣,非常躁動的用後腳立了起來,國王嚇得仰躺在泥淖裡,主教只能祈求與嘆息。

  『 別說了,趕快開始將要執行的責任吧~我拿去所有的束縛,讓你們得到真正的自由。] 在 [星星] 下的女子雙手各握著一隻陶壺,壺裡倒出的水循環不絕。

  『蘭斯勒威卡學院有五個系所,助教們會用三張塔羅牌來決定,哪裡將會是你們最合適的地方。』 橢圓桂冠繞著 [世界] 輪轉著,祂用陰陽合體的聲線明快的詢問: 『 你們誰要先來選擇一扇門呢?』

  在場的半仙子弟,妖精鬼魅,一群後生晚輩,在門前起鬨、推擠、七嘴八舌的研究著,沒有人想來身先士卒。


  『 這太詭異了,報名簡章裡沒有附加這種挑戰項目啊,只說行個開學典禮,為何要進入這幾扇莫名其妙的門,來評定我們的修為?』


  『 你們這些羅剎族的會嫌別人詭異, 別開玩笑,能超越災禍的不就是你們這批半仙?』

  『 光在這裡大小聲,去去去,讓大家看看獨角兔一族的勇氣,要不,你們先進門啊.....?』


  『 羅剎族在梵天腳下,以天魔之姿現世不是很厲害嗎,在此只會欺負小魚小蝦。』


  『 可惡! 是誰說我們在 "梵天腳下" ? 這都幾萬年前的事了,羅剎族早獨立出來,你們是想挨揍嗎?』


  『 就不怕你,怎樣? 有種來打啊~~來啊來啊~ 我們鐮鼬在此候教!』


  『……』


  『 大家不要吵了, 你們都還沒決定好嗎?那……讓我先選吧!』


  一個清亮的說話聲打斷了所有人,突然的啞口無言,讓全部的爭論安靜下來,大家大眼瞪小眼互望著,但,還是讓出一條路來,給挺身而出的人。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走了出來,經過兩旁雜七雜八的精怪和高大的羅剎族,走向 [ 世界 ]。


  花裳愛靜有點心驚的想用手去抓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的手臂,但沒抓到。不曉得這人類腦子裡在想些什麼,當她還在側錄眾妖神吵架視頻的時候,就眼看著少年神情嚴肅的走出去了。


  這傻瓜,花裳愛靜想,急什麼嘛?先把情勢看清楚先再出去啊,反正那麼多閒雜人等在前頭。


   正要上前叫住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的同時,突然有隻手獲住了肩膀,花裳愛靜微微皺眉回頭瞪,卻看到身後的龍藤道生默然的搖搖頭,並要她按兵不動。


  『 很好,自然而然,你的到來,讓能量開始流動,』 在 [ 世界] 中心的舞蹈女郎隨著紫色的彩帶舞動著身軀,祂用其中一支權杖指著少年,含笑說: 『 人類,剛開學,今天的程度很簡單,你先選一扇門,讓助教們完成使命。』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點了點頭,他在眾目睽睽下,把每扇塔羅之門看了一遍,然後慢慢走到[吊人]的前面,停了下來。

 

  剎那間,英雄殿的光線如垂幕般轉為幽暗,只有被選到的塔羅牌發著銀色的光華。


  『人類,很高興,你選擇了我,跟我背後這棵[世界之樹]也有關係吧?』[吊人] 將雙手放在腰後面的樹幹上,把身體挪到舒服的位置,清風徐來,葉影搖曳,他好整以暇的由下往上看著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說:『犧牲將是你內在的議題,被肉體困住的將會在你靈魂深處綻放,現在,門在此為你開啟,讓我看看你心中的轉捩點,是充滿理解、還是本能呢?』


  [吊人]用手往樹幹上一拍,屬於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的第一道門便在黑暗裡打開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輕小]維多城D威卡萌查查 第16章 [塔羅十二道門~~]

1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