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茂豫

สวัสดีทุกคน, 我是桐生茂豫[ป่า],[一個故事手藝人] , 喜歡寫作,繪畫,閱讀和攝影,把幻想寫成實際的文字,輕小說和耽美小說是主體,漫畫家和storybook是副業 (วาดภาพและเขียนนวนิยายและนักเล่าเรื่อง) จนใครคนนึงทําเวลาฉันให้รู้สึกมีความหมาย

[輕小]維多城D威卡萌查查 第十章 [海妖們的遊戲~~]

發布於

第10章  [海妖們的遊戲~~]

  海妖們從城堡的落地窗外穿流不息的游了進來,帶來歌聲清奇,還從海水裡運來了萬里捲潮的空翠煙藍,顏色的波紋映照在城堡的砌石牆上,四周是乾燥的,但整個城堡內部彷彿就在水底,蕩著冷冷的浮霜…….


  在六樓高的觀景台上,所有的人貼著玻璃圍幕興奮的看著妖影穿牆的奇景。


  『看,這些其實都是幻象,它們的真身還在外面,所以水怪Ogopogo 無權過問,』花裳愛靜用 "權杖 "指了指玻璃圍幕之外『女妖在找目標了,它們在尋樂子,每次開學前都要來一次,今年看誰家倒楣。』


  『被當成目標……會怎樣?』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看著在每個人身邊游移的海妖,漣灩隨波,婉轉流芳,綺麗的像在夢幻之中,可是一想到之前在船頭邊差點就被嚼掉的恐怖事件,讓他知道表面的美麗可能是誘惑人的面具,看起來的幼稚天真也許根本就是讓人放鬆的騙局。


  『會怎樣?被戲弄的人,要花一個星期才能找到回學校的路。』花裳愛靜看著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笑著說『到時候跟本來不及參加學院裡的迎新活動跟重要的威卡分類,最後只能住在 [ 骷髏會 ] 的宿舍裡,我才不要呢~~』


  『[ 骷髏會 ] 是什麼?』


  『[ 骷髏會 ] 是黑威卡系的社團,你討厭的熱沃丹人狼的大本營就在那,』花裳愛靜皺著鼻子,有點嫌棄的說:『聽說他們這學期的執法者是個稱為 [ 騎士 ] 的吸血鬼學長,自以為了不起的人,叫社團以外的其他人都是"野蠻鬼 "。』

  海妖調笑著,隱沒在城堡的陰影裡,順手帶走了修為低下的半仙子弟,許多家族當著面丟失了小輩,跟海妖乒乒乓乓的打起來,到處造成不小的騷動。


  『登~登~登~登~~~』罐頭音樂開始,並配合著裝腔作勢的千里傳音道:『船務報告,船務報告,各位少爺小姐們,我是你們的船長Ogopogo,現在已在哥倫比亞省、維多利亞島、橡樹港外海,我們將進行開放通關的儀式,為了入學需要,所有學院生注意自己的坐騎、招喚獸、同伴和大小行李,如有任何遺漏、損毀、被食用、被感染、被誘拐的行為發生,本船全-都-不-負-責-任,以異世界法第六個圖書館文案做依據,本船公司保留天、地、人三方追訴權……』


  『嗷~~各位小夥伴們,水怪大人的廢話永遠都那麼多~~好,我看看……』花裳愛靜一邊用唇語問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幾點了,一邊用 "權杖"拍攝視頻。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拿出手機先自己看了一眼,嗯,不對,這時間比之前提早了三個小時,該不會手機摔壞了?一臉懷疑的把手機秀給花裳愛靜看,眼前的少女快速的點點頭,把 "權杖"對著少年拍特寫鏡頭。


  『現在是異界標準時間早上六點整,親愛的小科科不要緊張,你們人類的電話公司有把線拉到此處,等到了學院去辦張異遊卡就能在島上用了。』花裳愛靜興奮的拉著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說『耶~~我們要下船了……』

   話還沒說完,一隻蒼白透明的手,幽雅如蓮藕般纏繞上來,在靛藍晶瑩的水光中撈走了人類少年。

  『Blazes!該死的海妖,還沒放棄嗎?』花裳愛靜雙手一招,身著的綠紗小禮服上美麗的蕾絲緞帶像箭一般劃過長空刺向海妖。

  海妖甜笑,一轉身便落到了大廳上。

  『不要這麼小氣嘛~~就算不吃他,也讓我們跟他玩玩啊~~哪哪哪~~~七天,七天後就還給妳~~~』海妖豐滿又透明的身體光溜溜的靠在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的背後,把少年緊抱在懷裡,綠色的長髮瓊光耀耀的捲在拼命想要掙脫的少年身上。

  阿爾法東尼木若夫-法蘭西斯科 的攻擊對透明的海妖一點用也沒,他可以感覺到海妖用長長的舌頭愛憐的舔在他臉上的觸感,濕冷的,帶著海水鹹腥。

  『你是說你自己的頭七嗎?』花裳愛靜縱身一躍,攬著綠紗緞帶、控制方向,再朝海妖的側面刺去『不要說我沒提醒你,有個人打翻醋缸子,你死定了!』

  轟然一聲,六樓高的玻璃圍幕從上到下整個龜裂,一個狼狽的海妖從裂縫裡,硬被強大的力道抽進城堡大廳中,它隨著衝力直直卡進龍藤道生的手裡。

  所有的人在六樓的觀景台上,緊張的望著大廳。

  龍藤道生孤獨的站在大廳中心,單手掐著海妖的咽喉,現出原形的女妖像是一塊乾巴巴的菜瓜布掛在那,咖啡色的髮像海帶般黏膩的貼在皺紋滿怖的臉上,原先誘人的胴體現在枯萎到脫了形狀,女妖喉間發出 [ 咕咕咕 ] 的颤音,還是對自己的獵物充滿了執著。

  『放了人類。』龍藤道生命令。

  『你……不敢殺我的……你只不過是……』女妖慘笑著。

  龍藤道生不讓它說完,直接斷了女妖的話語,他冷冷的看著從手掌內溶化的海妖滑落到地上,變成灰白的海鹽。

  清潔大媽Ogopogo 慢吞吞的推著吸塵器過來把地毯吸了一遍,就什麼也沒有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輕小]維多城D威卡萌查查 第九章 [隱藏的力量~~]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