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茂豫

我是桐生茂豫,喜歡寫作,繪畫和攝影,把幻想寫成實際的文字,輕小說和BL小說是主體,漫畫家和storybook是副業 ☆☆有魔性耽美文,雖然科幻,不喜可跳過。。。。。。。。^^"

「練習寫作的紀律」第四間睡房

我不會寫[工具書],只想用自己的方法試驗看看在Matters上要怎麼玩,正鑽研中。繼續@伏特加檸檬@Fishear 的討論,讓我想到了關於我父母家發生的事情……….


  世界上的事無奇不有,不是想譁眾取寵,因為真的遇到了匪夷所思的事………..


  孩提時代,在外婆家我是唯一的後生晚輩,大人的世界對個小孩來說滿無聊的,於是只好自娛自樂,不知道何時開始,我會對著空氣說話和奔跑,像是跟誰在追逐嬉戲一般,外婆雖然滿臉疑惑,但還是很正經的隨著我的劇本扮家家酒,有一天,外婆忍不住問:『在外面真有人陪你玩?』


  屋外隔著產業道路的對面是幾公頃的田地,收割後的乾泥土地上就是我平常遊玩的地盤。我回答:『有啊。有兩個哥哥陪我玩。』我形容他們、身高、衣著、和看不清楚的臉………...外婆再試探:『為什麼不請他們進來玩?』我指著空空的大門口有點無耐的說:『他們說進不來。』


  結果一切都是"國王的新衣",看不到的人就是看不到,那來的"哥哥"?


  挨了外婆一頓罵,說年紀小小胡說八道,周圍的農家寥寥幾戶,住了十多年,鄰居那一家有誰彼此都熟悉,在那段時間裡其他的小夥伴年齡都跟我一般,憑空出現兩個大孩子就跟發夢似的,四歲的我急著跳腳,嚷著:『可是,我真的看到…………』外婆陰森森的說:『那以後就憋著,不要告訴任何人。』


  憋了很久,直到因為學區問題而再次搬回父母家的那時說起。


  父母的家在鄉下,他們住的公寓在那小區算是最高的建物,到了夜晚路燈又少,所有的風景都躲在黑暗裡,看出去,公寓像是海上的孤島。


  我每天要完成學科和術科的作業有一堆,所以不到凌晨五點是無法闔眼的。全家都睡去,整屋子黑壓壓,只有房間裡燈火通明,我背著房門坐在書桌前忙著,四周很安靜,眼角餘光突然瞄到門外一個白影慢慢冒出來,在看著我,猛回頭,它就溜了,背對著,它又返來,來來往往,感覺頭皮發麻,心想你要看就看吧,不要嚇我。


  過了很多天,它彷彿很害羞似的,貼著白粉牆站著,暗暗偷看它,黑長髮,沒有五官,白衣的下半部模糊不清,全然就是既定觀念裡鬼的樣子,在深夜裡,它在屋子裡飄來飄去,不知道從那來的,我一直想,難到是熬夜熬過頭所看到的幻覺嗎?想和姊妹說,又怕嚇到人,只好自己憋著。


  躺在床上,我很沒出息的用無腦恐怖片裡逃避鬼的橋段,用被子蒙著頭希望早晨趕快來到,矇矓中肩膀被人拍了拍,接下來像被遙控似的,我居然掀起被坐了起來,白影站在床前,可以透過它看到後面的書桌,四周是靛青色的,所有的東西都成了二維影像,它招招手,我跟在後面走出房間。


  我的房間和姊妹的房間是對門,左邊是牆,右邊是去向主臥室的走道,它站在牆之前望著我,然後走了進去,牆裡面出現一個房間的樣子,彷彿想讓我知道這屋裡不止三間睡房,現在顯出第四間,而它是住在裡面的。


  一下被推醒,睜眼看,房間裡還是靛青色的,我卻站在牆前………突然間,鬧鐘大響,我再度驚醒,人在床上,晨光冉冉,之前原來恍惚一夢,而且是惡夢。


  高中三年就這樣過去了,後來的學校因為申請到住讀,所以只有放假才會回家。


  一天,小妹很神秘的問我,說:『媽讓我問你,上星期回家,半夜進主臥室裡的廁所幹什麼?』


  『沒有,那天我很早就睡了,不是我……』


  『媽說,她鎖門了,你怎麼進來的,而且叫你也不回頭,到廁所也不開燈,她等你很久,等到都睡著了。』


  『就說不是我了……』我無耐,家裡只有我留長髮,結果被誤認。


  到了二姊準備大考的日子,這事情終於鬧開了,因為她挑燈夜戰的時候,感覺到有人在她肩後注視著她,回頭看到沒關上的房門前清楚的飄著一掛白影,二姊嚇的尖叫把小妹也吵醒了,這下不能假託是我了吧,因為我住校有不在場證明。


  原來,不是只有我一個人看到鬼姐姐,我暗自竊喜,可是又不是老房子、也非兇宅,為什麼讓它有興趣搬進來呢?


  之後終於跟姊妹們聊開來,結果才知道她們有時也會感覺到身邊怪怪的東西,只是不敢說出來,怕嚇到別人,藉著看到白影的事件我們姊妹間開啟聊天模式一直到如今,反而感情更好了。(談八掛的感情?(大誤)XDD)

我的UFO目擊故事

第一次的第三類接觸

瘋子與正常之間 誰定義的?

通靈鬼故事-「名字的來由」

第三類接觸6matters文學圈272練習寫作的紀律98
120
120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