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茂豫

我是桐生茂豫,[一個故事手藝人] , 喜歡寫作,繪畫,閱讀和攝影,把幻想寫成實際的文字,輕小說和耽美小說是主體,漫畫家和storybook是副業 จนใครคนนึงทําเวลาฉันให้รู้สึกมีความหมาย ☆☆หวานใจมิวกจฟ #Mew&Gulf-ชอบมาก ๆ~~สู้ๆนะคะ

[春日式] ดอก ไม้บานบนหนาม_9 (繁花開在荊棘之上9)

用心/เอาใจใส่

地點:聖母聖心修女會附設私立德蘭女中 巴南府

出場人物:

曲曉汐 (กวาง)
周子琳 (ลินน์ )
黃妙妙 (มีความสุข)
黃珍珍 (โชคดี)

เธอจะจําฉันได้

你會記得我

ถ้าฉันคือ ความทรงจํา ที่ดีของเธอ

如果我是你的美好回憶



........說不出的累,像被沉重的齒輪拖拉著,大齒輪卡著小齒輪,被迫依照著虛幻的命運,無耐的前進。


現在能夠做的,只能讓前進的狀態不要超出軌道又或者可以找到其他的路途,依著自己的意願走下去…………


她在晨光裏鬱鬱獨行,遠遠的看到那一排排隊等校車的女學生,看書的、聊天的、活潑的氛圍,她站著,舉步艱難。


煩。


也不是看不得別人好。一大早扎扎跳的,不知道在歡騰什麼。


無所謂的,就是煩。


如果可以直接跳過這一段去學校考試多好。


『嘿,曲曉汐,這裡這裡。』黃妙妙老遠誇張對她揮手,大叫著她的名字。


其他等公車、趕上班的市民都回頭好奇的望著,吵死了,不能低調點嗎?這下曲曉汐遲疑著更不願意走過去。


『早,曲曉汐。』 一聲沉靜的問候從身後傳來。


她回頭看到周子璘沒有像昨天捉弄似的那麼近身,今天有保持一點距離,歪著頭看著她,一手提著小提琴、一手提著大包小包的食物。


『早!』 曲曉汐微笑著,覺得有點抱歉,但是她還沒準備好那麼親近,現在這樣子就可以。


可以做什麼呢?什麼也不能做,無非就是一起到學校、考試、然後說再見…………可能也就不再見了。


『早餐,早餐來了,喂,周子璘,這裡!』黃妙妙繼續揮手。


『她只關心吃的。』周子璘把裝了早餐的塑膠袋提高示意一下 『搞的好像今天的重點是早餐會報。』


『要不要我幫你拿?』曲曉汐手伸了過去。


『好啊,不好意思,東西太多了。』


『別客氣,等下還要麻煩你幫我拎背包呢。』她從周子璘手裡拿了兩袋過來。



隨著車子的開動而搖搖晃晃,曲曉汐借著閉目養神來緩解不知道要看那邊的困窘,或者是怕周子璘或是黃家姐妹找她說話吧。


對沒話也要找話講的情況,心煩的不行,還不如睡一下……………


突然一個緊急煞車,所有走道上站的人像兩排骨牌似的往前傾,本來抓著座位扶手的曲曉汐整個失去重心,左邊還被另一個想要站穩的同學硬踩住了腳,掙扎著不摔倒的同時,還要急抽出那痛的要死的腳,慌亂中曲曉汐被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拉回來。


『你還好吧?』 周子璘握著她的手腕,等她回過神來站穩了,他才放開。


『謝謝……… 』曲曉汐整個尷尬的想掩面而逃。


『同學,你踩到人,沒有感覺嗎?』周子璘忍不住提醒了曲曉汐左手邊那個剛剛驚魂甫定的同學。


『沒事的 ………』曲曉汐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子,她沒注意旁邊的同學說了什麼,腦子裏因為剛才那一握有點斷片。


『別擔心,你睡,我會幫妳看著,要煞車前會提醒妳。』周子璘笑著,之前他差點都想站起來讓座,但是以曲曉汐的彆扭程度,唉,還是算了吧。


『嘖嘖嘖,還”我會幫妳看著”呢………』黃妙妙趴在周子璘的椅背上,在耳邊悄悄的說 『真體貼,喜歡人家又不敢說……你就裝吧。]



『小提琴的指定曲是那一首?』 曲曉汐問。


『" Tchaikovsky Meloday,Op.42 No.3 "』 黃妙妙把曲目給曲曉汐看。


『聽起來好像很難。』曲曉汐不懂小提琴,想到柴可夫斯基的曲子用小提琴拉出來應該是很不錯的,不過肯定不容易。


『哈哈哈,當然不容易啊,小提琴要拉兩年才能成調呢,這中間還要忍受被你們這些人嘲笑說是拉鋸子來鋸木頭,我這心理素質有多好,所以是不簡單喇!』黃妙妙越說越驕傲。


『不過,你今天要是能聽周子璘拉的曲子,那才知道什麼是能人啊!』


『停─────黃妙妙你太誇張了。』周子璘邊說邊把頭髮綁成馬尾 『少給壓力,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他今天穿黑色的短袖恤衫、黑色的牛仔褲和黑色的帆船鞋,身材高、腿又直,往那一站就是衣架子。


『那………大提琴呢?』曲曉汐問黃珍珍,這樂器她就更不熟了。


Franchomme, Auguste …………以下可以省略, 沒有概念也沒關係 』黃珍珍體諒的對曲曉汐說 『反正第一個都是音階視奏,這些都跟練習曲沒什麼分別。』


『我聽說鋼琴指定曲是巴赫的?那你的自選曲呢?』黃珍珍拿出筆記本開始要訪問的架勢。


『李斯特的改編曲…………』曲曉汐一面回答。心想,不用什麼都記在本子上吧。



下午的視唱考試在三個地方舉行, 大禮堂和音樂大樓裡的兩間音樂教室,全部的考生以抽籤決定考場。


曲曉汐抽到在大禮堂裡。


考生都坐在台下等, 不過跟在音樂教室裏考試有點不同的地方是, 大禮堂是主考場, 考生要站在舞台上視唱, 台下可以看到最後一排還坐著校長和教務主任監督。


校長是修女, 曲曉汐回憶起這所私立德蘭女中是天主教的學校。


很小的時候外公曾帶她來這裡參加過校慶園遊會, 多年後修女校長還是老樣子, 他凝結在他的時空裏蒼白而嚴謹, 然而曲曉汐的外公已經離開教職退休很久了。


等助教核對姓名後, 曲曉汐慢慢起身, 走上台, 站在舞台中央三角鋼琴旁, 明黃的燈光撒在長髮和肩膀上, 現在時間是屬於她的, 毫無懸念, 視唱是她拿手的部分,要靠此項目來拿分數, 調性和非調性視唱、音程和音感、看譜唱詞, 她似乎沒花多少時間就完成了考試,走下台, 一切歸為平靜。


今天的考試結束了………




1 人支持了作者

[春日式] ดอก ไม้บานบนหนาม_8 (繁花開在荊棘之上8)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