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茂豫

我是桐生茂豫,[一個故事手藝人] , 喜歡寫作,繪畫,閱讀和攝影,把幻想寫成實際的文字,輕小說和耽美小說是主體,漫畫家和storybook是副業 จนใครคนนึงทําเวลาฉันให้รู้สึกมีความหมาย ☆☆หวานใจมิวกจฟ #Mew&Gulf-ชอบมาก ๆ~~สู้ๆนะคะ

[春日式] ดอก ไม้บานบนหนาม_8 (繁花開在荊棘之上8)

喜歡/ชอบ

地點:聖母聖心修女會附設私立德蘭女中 巴南府

出場人物:

曲曉汐 (กวาง)
周子琳 (ลินน์ )
黃妙妙 (มีความสุข)
黃珍珍 (โชคดี)

ความสุข ของ แต่ละคน มันไม่ เหมือนกัน เลย

每個人能感到的幸福程度都不同

ทุกอย่าง มีวันหมดอายุ ความทุกข์ก็ เช่นกัน

任何事的發生都有期限,痛苦也一樣



[聖母聖心修女會附設私立德蘭女中美輪美奐的教學大樓裏,有提供專業的琴房給音樂班的學生使用。]


  這句話老出現在校刊的校園簡介上。


  無聊的黃妙妙現在正拿著學校廣告三聯單,用模仿主播報新聞的語氣字正腔圓的念出這句子。


  黃珍珍左手提著自己的小提琴,右手扶著黃妙妙大提琴,在等校車的隊伍裏四處張望。



  周子璘側著頭望了她一下,不想欠人情的個性,自己就已經把自己跟群體劃分開來,為什麼會這樣呢?他其實很想知道,但是不干他的事,不像是家人、學校的同學或是朋友,他可以去關心一下,照顧一下。


  這個人自己都很糾結,可是又常常用著黑白分明的眼睛安靜的望著他們,看著久了會讓人有些毛骨悚然………


  周子璘不知道為何萌生出小小的煩躁心理。


  就像是現在,他沒辦法很自然的告訴曲曉汐要怎麼樣照著他媽媽教的方式去熱敷,好讓她臉頰上淤血退去的過程比較舒服點,因為對方早就不記得她了,甚至什麼也不是,而更令他怯步的部份是了解到,那是人家的地雷,不能亂踩。


『 來來來,曲曉汐你跟我們一起排,像昨天一樣,』 黃妙妙接過早餐的當兒一起把曲曉汐拉進他和他姊姊黃珍珍的中間 『 早餐?要不要?周子璘一定有買給妳。』


『 我吃過了,謝謝。』 曲曉汐在不熟悉的地方沒有辦法吃東西,壓力大的甚至沒法喝水,周身像是長滿了刺,這樣子的麻煩又不想跟別人多加解釋,於是都只說吃過了。


『 妳……… 』 黃妙妙指著曲曉汐,想開口,又沒底氣。


『 你少說兩句。』黃珍珍把另外的袋子遞給妹妹 『 剩下的都給你。』


『 我………』 黃妙妙想為自己辯解。


『 乖,多吃點。』 周子璘拍拍黃妙妙的頭像哄孩子似的。


『 妳今天四點才排到考試,現在來太早了吧?』 周子璘望著曲曉汐。


『 早點到學校可以看看譜,而且有免費的校車坐,還有我怕麻煩。』 是啊,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一早就出門,心裏的聲音讓她無處可逃,雖然再怎麼樣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可是當她在人群裏的時候腦海裏的雜音是最少的。


  在校車上,曲曉汐把位置讓給黃妙妙的大提琴,還是靠窗的位置,自己則站著把背包交給坐靠走道的周子璘。


  曲曉汐緊緊握著手機,沉著臉,快步走向考場,她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去接受周子璘給的小提琴視頻,對於待人接物全然沒有經驗,她很緊張,心臟在胸口裡敲打的發疼,第一次有個外人分享了東西給她,內容還是她最愛的音樂。


  [丟掉它!你不配的!] 腦海裡有雜音叫囂到,可是出於期待,她還是把視頻存起來,並沒有刪去它。


  試題中,視彈和指定曲彈奏結束後,接下來便是自選曲演奏時間,她的自選曲是李斯特改變威爾第的[弄臣],演奏時間三分鐘。


  曲曉汐把手指輕觸在琴鍵上,開始了緊湊活潑的第一小節,最初的天真,充滿了幻想美麗的青春夢,手指貼鍵再跳躍,第二節的人生即將搖蕩不安,節奏由慢至快,越後面越是安靜,鋪陳後面的山雨欲來。


  想到了以前與現在,和她說不清的童年,手指輕輕的跳音,在黑白鍵上交錯著訴說那曾今抱有的希望,排迴不去的,疑惑難辨的,圓滑的觸擊,左右手分別交替敲擊琴鍵,全心交付的熱情,天真的高八度音像比賽似的追逐著由強至弱,快慢快慢的交錯,再多增加的八度音階,猶如從雲端落入泥淖的哀傷情緒。


  緊張的響板跳著像踢踏舞的節奏,困窘的情感反覆的推向再一個高潮,慢慢的越過了所有的一切,圓滑線由頭至尾,以強勁悲壯的旋律告終。



  午餐的時後,曲曉汐沒看到周子璘,因為他晚上的飛機去日本,所以一考完就被家裡的車接走了。


  曲曉汐默默撕著麵包吃著,心裏有點悵然若失,之前沒有機會說到話,有時候眼神對到了就會接收到他一個瀟灑的微笑,其實她很想聽聽他說演奏小提琴的事,要是有機會看到他拉小提琴的神情一定更不同,可是她完全是退縮的,她甚至不敢問他對於大鋼琴家貝多芬去編寫小提琴譜有什麼看法。


  她可能會抓著他一直說,就像找到個萬年知音似的,可是,終究她還是讓他走掉了,走的乾脆,連個俗氣的道再見也沒。



[春日式] ดอก ไม้บานบนหนาม_7 (繁花開在荊棘之上7)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