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茂豫

我是桐生茂豫,[一個故事手藝人] , 喜歡寫作,繪畫,閱讀和攝影,把幻想寫成實際的文字,輕小說和耽美小說是主體,漫畫家和storybook是副業 จนใครคนนึงทําเวลาฉันให้รู้สึกมีความหมาย ☆☆หวานใจมิวกจฟ #Mew&Gulf-ชอบมาก ๆ~~สู้ๆนะคะ

[春日式] ดอก ไม้บานบนหนาม_7 (繁花開在荊棘之上7)

想念/คิดถึง

地點:聖母聖心修女會附設私立德蘭女中 巴南府

出場人物:

曲曉汐 (กวาง)
周子琳 (ลินน์ )
黃妙妙 (มีความสุข)
黃珍珍 (โชคดี)

คนบางจําพวก ก็เหมือนกับแสงอาทิตย้ทีให้ความอบอุ่นและความงดงาม

 ทว่าเรากลับไรัหนทางทีจะรั้งเขาไว้

那些美好的人,明亮、溫暖像陽光一般,卻無法收藏




下午還有一場視唱考試, 所以午餐時間校方把所有考生都留在學校裡方便管理,,正值週末宿舍餐廳是不開的, 於是大家都擠到高中教學大樓樓下的小賣部買東西吃。


五月中旬的陽光已然有溶化人的熱力, 後操場旁邊有四五棵長的非常茂盛的鳳凰木,濃濃的樹蔭下涼風襲人, 已經有三三兩兩的同學坐在花台邊上吃午餐或滑手機。


── 我在樹下佔了位置──


黃妙妙用手機發了條短信給周子璘。


── 左邊數起第二個花台, 快來, 我快餓成喪屍了!── 後面附張哭機機的小臉。


周子璘看著手機笑著, 回頭對曲曉汐說 : 『 黃妙妙他們找到地方坐了,快走吧。』


十幾歲的青春年華正是食慾旺盛的時候, 曲曉汐看到周子璘拿的紙條上寫酸辣湯麵加四、 炸米餃子加三(盒)、豬烤串加四………… , 她想這三個人真能吃, 吃撐了下午的視唱考試還唱的出來嗎??


兩個人拎著大包小包的熱食, 順著操場的跑道走到邊上,黃妙妙等不急了先跑來接過裝著食物的塑膠袋, 也不怕燙的。


『 你吃什麼 ?』 周子璘邊把酸辣麵倒到耐熱碗裏, 邊問曲曉汐。


『 麵包。』 曲曉汐把手上的麵包袋微微舉了起來示意一下。


簡單的東西比較保險,要她在外面像表演特技般, 把熱氣騰騰的油湯倒在麵上是不可能的任務, 況且今天風又大, 可能連碗都吹跑了。


她坐一旁, 用著崇拜的眼神看著三個動作熟練、搞定食物的女孩。



她不像他們, 她的未來要小心翼翼的,沒有依附, 沒有天真浪漫, 那些美好的人生零件沒有安裝在她的身上。


『 我……先走了。』 曲曉汐離開前回頭瞄了周子璘一下。


黃妙妙和黃珍珍彼此互相用眼神確定自己沒說過什麼得罪人的話, 然後一起望著周子璘, 周子璘小小的嘆氣, 對姊妹倆回了一個我怎麼知道的眼神。


『 她回到"森林"裏去了。』 周子璘遙望著曲曉汐離去的方向。


『 誰?』 黃珍珍一臉矇圈。


『 小鹿……… 』


『 你真是"病"的不輕啊, 別自找麻煩 ! 她一驚一乍的比你還囉唆呢。』 黃妙妙拍拍裙子上的灰塵,站起身來把吃完的免洗碗筷放到塑膠袋裏, 再扔進垃圾桶。



她站在穿堂面向小圓環, 圓環的中間是一座噴水池, 噴水池上立著一尊瓷白細瘦的聖母像, 聖像頂著光環、合著眼做祈禱狀, 像是睡了一般, 這樣的慈悲不知道可以救誰?


她不信這個。


穿堂風吹來, 撫亂了髮, 這裡的角度正好在陽光下形成陰影, 曲曉汐抬頭看著公布欄上的考試曲目及自選曲目考生考場須知, 明日的考試每個考生會分配時間使用琴房考試。


她隔著玻璃, 用手指在名單上逐個逐個的找著自己的名字和琴房號碼, 找到之後, 她的手指停了一下,又繼續往下找,黃妙妙是 6 號琴房, 黃珍珍是 6 號琴房, 果然是雙胞胎, 連琴房也排在同一間, 只是一前一後不同時間, 那周子璘呢?………往下找………啊, 找到了………


『 周…子…璘……』 她小聲的唸出來。


手指正好點在名字下面。


『 妳在找我嗎?』


有詢問聲在背後響起, 當她回頭看到那笑的很自信的一口白牙時, 頓時全身發麻了一般, 從腳底有股熱氣直衝到頭頂, 然後臉頰發燙, 紅的像被開水煮過的龍蝦。


『……我………』 曲曉汐抬頭看著周子璘,一時間不知道要說什麼。


『 我的琴房在那一間?考試時間呢?』 周子璘低頭沉靜的問著。


『 5號琴房……11點考試。』 曲曉汐覺得心臟鼓動的節奏活像跑過一遍加快板的馬賽進行曲。


『 那妳的呢?』 周子璘再靠近一點, 頑皮的瞇著眼。


『 她也是5號琴房, 你滿意了吧? 下面你們擋住了, 看不到,借過借過。』 黃妙妙氣急敗壞的打斷、順便推開周子璘。


黃妙妙想, 這人在搞什麼鬼?真是無處不撩妹, 臉皮厚的跟什麼似的。


『不要欺負你家小鹿, 她明天四點才排到考試, 你想看也看不到了。』 黃妙妙有點壞心眼的提醒他的好朋友 ,說:『 別忘了,你得回家整理行李,晚上的飛機要去日本看姑姑啊。』


曲曉汐看著周子璘。


於是, 到了現在她的社交能力是負成長,她也知道, 可是句子講不出來, 話梗在心裡像火在悶燒似的, 往往到了嘴邊就自動息火。


她只能沉默。


『我妹直來直往慣了, 不要理他。』 黃珍珍走到她身邊小聲的說。


『你乾脆說我講話不經過大腦算了。』黃妙妙跑過來跟他姊懟上了。


兩個人杵在路邊吵嘴。

[春日式] ดอก ไม้บานบนหนาม_6 (繁花開在荊棘之上6)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