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茂豫

สวัสดีทุกคน, 我是桐生茂豫[ป่า],[一個故事手藝人] , 喜歡寫作,繪畫,閱讀和攝影,把幻想寫成實際的文字,輕小說和耽美小說是主體,漫畫家和storybook是副業 (วาดภาพและเขียนนวนิยายและนักเล่าเรื่อง) จนใครคนนึงทําเวลาฉันให้รู้สึกมีความหมาย

[儒家,儒枷] 南子Interview

發布於
修訂於
轉眼間一群人行遍天下,越來越多的連鎖店紛紛開啟,衛國的[皇宇營造企業]看準了Tony 孔的聲望,為了吸收他和團隊的傳銷能力,於是每次孔家店身心靈講座在衛國首都舉辦時,老董姬元先生都抓住機會提供場地並匯入捐款,對外甚至下血本用經濟公司和電視台來宣傳他在國內的實境秀[達人說],讓Tony 孔在衛國紅透半邊天。
題目:南子Interview
類型:企業營銷(CP無顏質,耽美不起來)
場景:孔氏身心靈體驗館旗艦店與衛國皇宇營造企業
嵌入論語金句:子曰:予所否者,天厭之!天厭之!

在衛國,阿路站在魯國營銷達人,人稱(仲尼)Tony 孔的[孔氏身心靈體驗館旗艦店](簡稱孔家店)的國際會議廳內,經過多日的奔波,他和其他九位金牌直銷講師跟著Tony 孔從魯國坐著私家寶馬轎車直奔衛國,面對著當地粉絲的擁戴,在魯國幾經失意的Tony 孔重新打起精神,除了積極開拓市場外也形成了意見領袖的free style 。


當年還是頭頂雞毛冠,豬皮劍飾響叮噹的古惑仔阿路,本要藉著爭強鬥狠的手段把大師Tony 孔的腦袋瓜揍出一排麒麟角來,可不想內心冥冥中,卻被這大他九歲的誘導大師"栝而羽之,鏃而礪之,其入之不亦深乎"的言論所深深的吸引。


隨著這個命定之人走南闖北,並且積極從他身上搾取....不.....學習傳銷黃金金字塔定律,發揚在孔門四科中[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境界,承接如切、如搓、如琢、如磨的仁恕之法。


可惜阿路努力了很久,他在傳銷學上只進級了初期登堂Level 1,並未達到入室應用Level 2。


轉眼間一群人行遍天下,越來越多的連鎖店紛紛開啟,衛國的[皇宇營造企業]看準了Tony 孔的聲望,為了吸收他和團隊的傳銷能力,於是每次孔家店身心靈講座在衛國首都舉辦時,老董姬元先生都抓住機會提供場地並匯入捐款,對外甚至下血本用經濟公司和電視台來宣傳他在國內的實境秀[達人說],讓Tony 孔在衛國紅透半邊天。


其他國家的國營機構認為Tony 孔被皇宇營造給收編了,連他帶去的十位講師都覺得他們將要長期駐紮在衛國,阿路多次寄email 到皇宇營造的HR 部門詢問,甚至親自登門造訪,對方恭恭敬敬的推托,連職位是什麼都講不清楚,白白的遭到皇宇營造當成推銷代言人的看板網紅。


阿路氣的橫眉直豎,跑回去驛舘別墅的路上連鞋都差點踹飛了。


他對Tony 孔粗聲大氣問道: 「人家都說你老很屌,只要你在的地方都會很興盛,只要你想做的事沒有做不好的,既然如此,那待在這家拿我們當幌子的皇宇營造企業是要做三小?」


「等名正........」在阿路大小聲的質疑下,Tony 孔輕言慢語,接著道: 「等言順......」


「蛤? 在這連上位者行事都亂七八糟的企業裡,我不相信能混出個名堂來,大家又不是第一次搞自媒體,虛名來的快去的也快的道理,你老不知道嗎?」


「阿路啊,身正不怕影子斜,況且傳銷下線都是基層粉絲,做講師的要以愛為本,動之以情,曉之以禮,誘之以利,脅之以威,授之以漁,繩之以法,導之以行,勉之以恆,持之以恆,學之以恆,行之以德,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 」


「迂腐,如今我們要趕快做切割,免的皇宇營造以你老的名頭做更糟的事,現在那有心情玩成語接龍?」


「不不不,阿路啊,企業主以厚禮待我,從市場經濟運行機制來看,宏觀我的學說,運用仁、愛、禮、智、信讓一切規回正軌,各得其所........」


「少廢話,說 ! 他們到底給你老談了多少好處,不會只有業配吧?」


「就.....董事長姬元先生預付給我等同CEO 的年薪(奉粟六萬).......並且有房有車......還有營業執照自動update 系統及無國界網路AI 機器人,以及........」


「打住! 再講下去就多餘了,你老在此等於是被圈養的馬,只拼命給料又不善用,看樣子能有幾年好呢?」


「胡說八道的阿路,就你嘴賤,將來必不得好死。」


「呵呵呵,是嗎,承你吉言,就算如此,那也表示我的長劍還會有用到的地方啊。」(這點都比你強~~阿路悅。)


一年內,因為有皇宇營造企業提供的資金幫襯,Tony 孔的[孔氏身心靈體驗館]旗艦店(簡稱孔家店) 粉絲群越顯壯大。雖然Tony 孔在皇宇營造中尚無一官半職,但已經感覺到他越來越接近內部的八掛核心地帶。


皇宇營造台面下,實際掌管企業的主事者是人稱[小董娘] 的董事長姬元先生妾室[南夫人]。


南夫人冶艷異常,專房獨斷,無人能及。她想要見Tony 孔,邀請了許多次都不果。於是專程派遣秘書來施加壓力,說: 「天下四方的精英想要在皇宇企業內跟老董稱兄道弟,無論圓的、扁的都需要經過我➡➡[小董娘] 這一關來Interview,所以PS: 想~見~你❤。」


Tony 孔沒辦法,只好拿著拜帖驅車前往姬元先生府邸,經由管家左拐右彎帶往內院邊角的幽靜小室,室中鳳紋華帳,玄色牆壁用瑠璃珠貝裝飾成春花盛放,青鼎之內焚著百合之香,角落的高几上擺設著紅石榴插瓶,Tony 孔順著管家的示意,一臉嚴肅的由門入,依禮於右邊站定,而面朝北,然後心裡七上八下的等待著[小董娘]的來臨。


須臾,室後聽到步履雜踏,兩下雕花影壁處點起了燈來,屏風後像幽靈般飄出一雙窄袖長掛侍女,兩人各執長柄金鉤從梁上拉下一面金絲網紗綴珠簾把屏風前高於一階之地遮蔽起來。


空氣裡的香氣透明而濃郁,隨著錦緞織物的"沙沙"做響,金絲網紗綴珠簾內依稀可以看到娟秀的身影。


簾內嚶嚀一笑。


簾外,笄首,面北而拜,拜了再拜。


簾內款款下拜答禮,身段柔軟,環珮相擊,玉聲脆琅。


「 Tony ,對你衷心仰慕已久啊。」


「夫人,出於禮貌的拜訪,我不得已,但既然見了,就下不為例。」


「說什麼呢? 大家一見如故,叫我 Nancy 為好。 聽說你還曾經找老董秘書Miss瑕來牽線,欲在皇宇營造一展抱負,又何須見外 ,我倆得親近親近。」


「唉唉唉,所謂女追男隔層紗啊,可這種事妳有胆子做,我還沒有胆子聽哩,如果無法開拓市場,就算一事無成、浪跡天涯,我也無意違背禮法。」


「是嗎?也不想想,你們團隊的金援是從何而來,我用白花花的銀兩養著你,難道你就是這樣回報我嗎?」


「那.......夫人想要幹嘛?」


「一、你要與我聯盟,二、你掛名接管董事會與我裡應外合,三、你的團隊充當老董的左膀右臂,四、你出面支持我兒阿南的繼承權,廢拙長子蒯聵。看,這是兩本陰陽契約,你把下面名字簽了,從此之後孔家店的後台就是衛國皇宇營造企業,如此名與利都有了,你的傳銷事業一定所向無敵。」


「嚴正拒絕,與禮不合、背主棄義之事我可不做啊。」


「恩哼,那又如何,我們皇宇營造企業背景雄厚,這個合作案對[孔氏身心靈體驗館]的遠景大有助益,而且[既入我門,便是我人],世風日下,人家怎樣看我,我無所畏懼,但你已沾染打滾過,就沒有上岸的機會了。」


簾內又是嚶嚀一笑,款款下拜致意。


隨後,送客。


Tony 孔一逕出了內院都還兩眼發直、冷汗直冒。


想到在小室裡頭與南夫人的Interview怎樣也無法對外發表,在他面前南夫人沒有顯露淫蕩誘惑的面相,但絕對是個強勢的女人。被迫答應見面已經很虧心了,依禮不得不見,卻百口莫辯,見了更有被賣的感覺,為了大局、為了優渥薪資,Tony 孔被言語威脅,甚至還差點墜入皇宇營造的家黨之爭,並且就快簽了賣身契………


但是好險,沒簽。


這樣子的委屈,他那班世紀級的精英講師知道嗎? 在乎嗎? Tony孔覺得他是救亡圖存的好人,敏於事而慎於言的君子,但是在這一刻,他~真~的~是~累~了……


在外等的抓耳搔腮的阿路看著滿臉乾紅的Tony 孔快步走出姬元府邸大門,錯以為他的神情是「滿臉紅光,志得意滿」,阿路覺得此人忘了[潔身自好]為何物,便十分不爽,上前嚴厲說道: 「願意去見那樣子名聲不好的女人,你老倒是很開心哪。」


Tony 孔氣狠狠的看著眼前這個不曉事的笨蛋,大叫道: 「囂張的阿路,如果我幹了錯事,一定遭到天打雷劈,但我們說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樣啊。」


三年後,據說老董姬元先生年老昏潰準備退休,大權旁落,Tony 孔自知遲早要把[孔氏身心靈體驗館旗艦店]的地盤歸還給將要面臨繼承人之爭的皇宇營造企業,所謂[危邦不居,亂邦不入],於是帶著阿路和其他九位金牌直銷講師以及願意跟隨他的粉絲們,悄悄的坐著私家寶馬轎車趁著夜色離開衛國,往東南方而去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儒家·儒枷(Confucius or Confused(ion))

5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