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茂豫

สวัสดีทุกคน, 我是桐生茂豫[ป่า],[一個故事手藝人] , 喜歡寫作,繪畫,閱讀和攝影,把幻想寫成實際的文字,輕小說和耽美小說是主體,漫畫家和storybook是副業 (วาดภาพและเขียนนวนิยายและนักเล่าเรื่อง) จนใครคนนึงทําเวลาฉันให้รู้สึกมีความหมาย

[人生最後的24小時] 最後的最後__ Clue : // Who kill Lady B ?/~2/

發布於

第一篇請看這: [人生最後的24小時] 最後的最後__ Clue : // Who kill Lady B ?/~1/


6. ③ DINING ROOM (餐廳) 鉛管


在客廳裡坐了一陣子,黃小姐覺得頭痛減輕不少,看著大家陸續走到餐廳那間,她也慢慢站起身跟著走出門口,但是並沒有走向餐廳的方向,反而是走近了大廳的通道邊,然後默默的看著前面宴會廳的方向。

年輕的警員走上前擋住了黃小姐的視線,和她點了點頭,示意她到此為止。

白店長走上前輕輕從背後握住黃小姐的手臂,黃小姐回頭看著他,無奈的搖搖頭便往餐廳去了。

『那你呢?藍夫人?你跟B小姐認識多久了?』中年警察回頭問其他人。

『因為黃小姐介紹B小姐到我的店裡做彩繪指甲,我們聊的來,後來就變成朋友……一直到現在大概五年吧。』藍夫人對剛走進來的黃小姐很親熱的笑著。

『黃小姐你和B小姐算是什麼樣的朋友?』

『我是經由白店長介紹,所以在大學時期就認識了B小姐,有時會一起玩,如果她不趕稿的時候。』

『我說啊,人真的沒法預料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呢~~你說她是被這地上放的鉛管一擊斃命呢?』綠太太拿著自己抽到的兩張牌,問:『還是在餐廳裡被刀子一刀刺死的呢?』

『綠太太,你這樣說太可怕了,』黃小姐捏著胸口衣領的花邊,艱難的說:『我覺得我又開始心悸了,得到廚房去倒杯水……』

『如果不趕稿的時候?……B小姐在工作上有什麼問題嗎?或者有什麼不一樣嗎?』中年警員眼緊盯著黃小姐。

『工作上的話,你要去問紅先生,他以前是B小姐的編輯。』

『沒錯,我是因為工作上才認識B小姐,不過以前除了開會時會見面外,其他都是靠email和電話聯絡,況且那家出版社老早就倒了,現在我們只是朋友這一層關係,她很文靜,不太會跟人打交道,我沒聽B小姐抱怨過什麼特別的事。』

『那是因為她有事也不會跟你說,誰要你摧稿跟摧命似的,要是在以前說不定B小姐會過勞死呢。』

『胡說什麼?小說家那會過勞死,你太有想像力了。』

『請問你是?』中年警員側著頭問。

『我是紅先生的老婆綠太太,職業是會計師,黃小姐的父親是我的老闆。』

『親愛的,我想要蘇打水加一片檸檬~~這裡的溫度真高啊~~』黃小姐向白店長要求著。


7. ④ BALL ROOM (宴會廳) 繩索


白店長走過去又走過來,最後看著中年警員,眼神裡沉澱澱的在發出徵求的信號。

中年警員看著頻頻搓手的白店長,心想該不會手汗都出來了吧?這時候上哪找檸檬?算了,於是就讓門外的年輕警員跟著白店長去廚房。其他的人繼續走向宴會廳。

宴會廳美麗古典的厚地毯中間放著一圈繩索。

紫老師一進宴會廳便走近角落的三角鋼琴,試了幾個音之後就彈了起來。

『啊,想起來了,那天晚上也像今天這樣,我要去廚房幫黃小姐端個飲料,在回來途中經過宴會廳的時候,我聽到宴會廳裡有琴聲之外還有女性大聲說話的聲音。』白店長在門口說著。

宴會廳裡的琴聲戛然而止。

『等一下,那是什麼時候的事?』中年警員問:『在那之前你們玩到那一間房間?』

『……那天到了日光室,然後我們女生就要求去洗手間,所以遊戲就暫停了一下……』藍夫人回答。

『紫老師,那天發生了什麼事呢?又是爭執嗎?』中年警員看著始終面向鋼琴的紫老師。

『我抽到的卡是在宴會廳和鉛管……我不敢想如果犯人在宴會廳甚至在別的房間內,使用繩索或其他武器殺了B小姐,犯人為什麼要殺了她?而我們居然在這玩這樣的遊戲,是要再殺了她一次嗎?』背對所有人的紫先生雙手掩面。

我走過去把手輕輕放在紫老師的肩膀上,想要安慰他,卻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說不定B小姐是希望我們再陪她玩最後一次……』綠太太一面看四周、一面小聲的說。

『不就是一個遊戲嗎,需要這樣累?』黃小姐在牆邊的沙發上優雅的側坐下來,打開粉餅盒,用上面的小鏡子看著自己的妝容。

『女士們是一起從洗手間離開的嗎?』中年警員回頭看其他人。

『黃小姐說要去找白店長所以最先離開,然後是B小姐,我和綠太太在洗手間裡聊了起來,所以最晚回到日光室。』藍夫人回想著。

『我在宴會廳外的過道上看到B小姐,』白店長回到宴會廳順手把水杯交給黃小姐,然後對中年警員說:『她還跟我聊了一下,等我想再聽清楚發生什麼事的時候,宴會廳裡的爭吵聲已經停了。』

『我在日光室裡等了半天,看到黃小姐、綠太太和藍夫人一起回來的。』紅先生開口了。

『我怎麼沒注意到……』綠太太看著門口,自言自語的說到:『宴會廳有四扇門呢。』


8. ⑤ CONSERVATORY (日光室) 手槍


我觀察朋友們玩遊戲的時候,身體不好的黃小姐最喜歡日光室了,在這樣的溫室裡最適合欣賞美麗的綠色植物跟曬曬太陽。

光線暢亮的日光室裡,磁磚地中央安放了一把手槍正反映著冷冷的金屬光澤。

白店長走到這卻不想進去,孤身擋在日光室的門口,所有人都站在走道上不得其門而入。

『你現在要使用遊戲裡 [BLOCK擋人牌] 嗎?』紅先生大聲的問到。

『有牌的人抱歉了,大家在這都 [ SKIP略過] 一次。』白店長一直和顏悅色的眼睛,不笑了『紫老師,我需要知道你們到底在宴會廳說了些什麼,還有是跟誰?』

『我跟誰說了些什麼很重要嗎?』

『我覺得很重要!』

『我們……只是聊天而已……』紫老師皺著眉回答。

『你們到底聊了什麼?』

『這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

『可是後來,黃小姐就是在這裡要跟我談分手的,』

『你們兩位在日光室攤牌的時候,其他人在那裡?』中年警員插嘴問白店長。

『我們後來又玩了一次,因為要符合人數的要求,不能超過六個人,所以第二次B小姐把機會讓給紫先生,那時候大家已走到遊戲室,我記得B小姐應該在附近閒晃吧……』紅先生代替白店長回答。

『於是,我想B小姐應該是在外面聽到我們的對話,』白店長注視著黃小姐『所以B小姐等所有人走到前面的圖書室後,特意把我留在遊戲室裡,想要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她每次都愛管閒事!』黃小姐一臉不樂。


9. ⑥ BILLIARD ROOM (遊戲室) 燭台


情侶間又吵了起來,我在角落看著,每次都是這樣,吵吵鬧鬧,分分合合。

『B小姐只是擔心我們,她是好意。』白店長對黃小姐說。

『是,她懂事,我幼稚,B小姐又安慰你弱小的心靈了嗎?』黃小姐一臉忍無可忍『你要是像個男人就好好跟我吵一架啊,溫溫吞吞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都是你在遷就我。』

『白店長的確每次都在遷就你,』紫老師低沉的看著黃小姐『而妳永遠都在傷他的心。』

『那是因為……』黃小姐欲言又止

『白店長你最後看到B小姐是什麼時候?』中年警員問。

『我……那天跟B小姐談完,我的心情依舊超不好的,於是在餐廳喝個爛醉,後來做了什麼……我實在不記得了……』

『B小姐要我先把白店長送回家,』紫老師說『因為他們還要留下來整理Party之後的雜物。』

『我們整理完都要十一點了,所以我和紅先生和綠太太叫了輛Uber先走。』藍夫人接著說。

『黃小姐,案發當晚,十一點你在那?』中年警員轉頭問。


10. THE END

『我是跟B小姐在一起啊,他說他掉了一隻價格不斐的口紅,一定要我幫她一起找,』黃小姐笑著『我以為是什麼大事呢,於是就答應幫忙啦。』

『你們不是在等Uber ?』

『是啊,不過司機大哥遲到了,所以我們等了一下』

『在這中間你們做了些什麼?』

『我們一邊找口紅、一邊聊天啊,警察先生你以為兩個女生在一起可以幹什麼?』

『我們在玄關在很明顯的地方找到的口紅,上面只找到B小姐的指紋,你們真的在找口紅嗎?』

『哎~算了,其實B小姐是一個很蠢的說謊家,她找我去談感情問題,希望我們能重歸於好,這年頭就是有自找麻煩的人。』黃小姐回頭對白店長說到:『B小姐要我打消跟你分手的念頭,她甚至說會幫我保守秘密,不會說出來我到底是為了誰才要跟你分手。看,她多好啊~』

『你最好什麼都不要說。』紫老師說。

『你跟白店長的友情真令人感動啊,就算事到臨頭了,怎麼樣都不想傷他的心嗎?』突然黃小姐聲音乾乾的傳來:『你為什麼不實話實說,說我其實是找你告白啊……』

全部人張著嘴看向黃小姐又看著紫老師。

『什麼意思?』藍夫人上前抓著黃小姐的手臂,說:『你也喜歡紫老師!?』

『什麼叫 "也喜歡 "?我從大學時代就喜歡紫老師了,那時候都還沒有你的存在呢!』

『可是,你跟白店長……』綠太太很想說,其實你們也交往的夠久了。

『我被紫老師直接拒絕,原因是我和白店長的婚約。可是更大的原因是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你到底喜歡紫老師什麼?我一直那麼愛你……』

『白店長,我那天不是在這跟你解釋過了,我們倆不合適。』黃小姐歪著頭看著白店長『因為紫老師的才華,還有,他比你有魄力、有擔當,你看他現在多風光啊!而你打算守著這一家破咖啡店要到什麼時候?』

『妳太過份了!』紫老師阻止黃小姐說下去。

『我只是讓白店長看清事實,這麼多年來我在等你啊!紫老師。』黃小姐靠近紫老師大聲說到:『我不會死心的,我一定會得到我想要的東西。』

『妳有完沒完啊?』白店長把黃小姐扯回來。

『嗯,黃小姐,妳精神滿好的,現在倒不頭暈了~~』藍夫人冷笑。

『你要不要知道紫老師到底喜歡誰呢?』黃小姐對藍夫人癟癟嘴笑了『可惜這個人應該永遠都不知道了。』

她說的到底是誰呢?

突然覺得整個房子像在水中漣漪般的震盪著,我頭痛欲裂,眼前有成千上萬的影展跑過,每個片段從嬰兒、女孩、少女一直到現在,從遠至近,昏黃的、明朗的,像是昨天才發生似的。

淹蓋過來的浪潮是一種稱為回憶的東西……

看到自己在和一位黃衣女子說話著,朦朧的過程裡在努力勸說著我聽不到的聲音,我開始憶起她的來歷,是以前或更遙遠的年紀中,有錢的家世和金輿華蓋的生活,烘托她的公主病,黃衣女子陰沉的敘語從耳邊傳來:這世上如果沒有你,紫老師就會愛上我的……這彷彿是一項可笑的數學證明題X+Y永遠不等於零。

來不過玩個遊戲,也太拋頭顱灑熱血了吧,黃衣女子手裡的燭台是最終的兇器,跟她衣袋裡掉出的牌面上花色相同,甚至很神秘的跟白色信封裡的答案牌相同,自私與沉膩的燭台一遍遍鈍擊在腦殼上,發出的裂響很像打在漏了氣的皮球上,痛到了第三下就再也不痛了,只感到有濕潤油滑的物體流下我的頸項,黑暗來臨的緩慢,直到被拖曳到某個定點,永恆的夜也就將至了。

..........我記起來了,其實我就是Lady B,Bluepeach,也叫 @桐生茂豫


謝謝 @長腿先生與貓小姐 所發起這項活動, 我實在是一寫就停不下來, 抱歉, 寫的太長, 只能分成兩篇, 用偵探小說的方式, 在人生的最後 24 小時, 讓所有朋友一起陪我玩我最喜歡的桌遊, 讓生命的盡頭依然精彩。

謝謝大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人生最後的24小時

[人生最後的24小時] 最後的最後__ Clue : // Who kill Lady B ?/~1/

2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