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影

長期處於追夢或做夢狀態。 寫作和畫畫都是我的逐夢場,只是走得挺慢的,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極地謊言 36. 她的價值

你要有價值才會有人接納你、重視你。這是羅綺伊的爺爺從小教導她的事情,所以她加入赤烏之後毫不猶豫地用培訓奬金讀書當醫生,成為世界少數的中西醫雙修,且懂得做換機件手術的天才。

之後事情的發展超乎她想像,唯獨不變的是,她醫治的人愈多,會傷害她的人便愈少;因她而死的人愈多,聽她話的人也愈多。

這個緊緊擁著他躍入大海的男人也是因為這樣而對她好嗎?

爺爺,如果是這樣,其實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從腳到頭的冷意侵食她的意志。一念間,羅綺伊放棄閉氣,任那腥臭的海水湧入口鼻,注滿她的機械肺。

葛瑋倫竟湊過來吻到她的唇上,向她輸氣。她推開他 — 她口腔裡全是水,這方法根本沒用。

然而她還沒來得及他一個眼神,他們便浮上水面。他拼命送她上早在河道等他們的艇,四周槍聲連綿不斷。

她捉住他緊緊攬住她的手 — 不論原因,是有人在乎她。

一下極近的槍聲使她抬頭。她看見有人中槍,連忙掙扎登上艇去協助救人。

直到槍聲漸疏,她望著船艇遠離岸上燈光沒入無邊漆黑,方敢相信逃亡結束。這個想法使她的雙腿一軟。

葛瑋倫放下王黑明給他的藥過去扶她:「你怎麼了?」

生死之際那條問題還縈繞在她的腦海,「你想求我什麼?」

他一愣。

她說:「你是有事求我才救我吧?」

明明他們之前並不相熟,他卻因為這條問題而有點愧疚,「我哥,他的手斷了。」

「嗯。」她低下頭來撐起身,「我先為他們急救。到了安全地方我去看你哥。」

「我幫你。」

她瞟他一眼,臉上帶了點嫌棄,「你會什麼?」

他聳聳肩,「你說,我就去做。」

「那去問楊菁身上有沒有消毒丸,有就去調些消毒液出來,愈多愈好。還有,問她有沒有我慣用的針。」說罷她便去查看船裡的物資,把剛才的自暴自棄拋諸腦後。

船上氣氛壓抑,守住許奕生的楊菁尤其脆弱徬徨。

剛才許奕生抱著她跳橋,人落到水裡已虛弱到抱不住她,是她反過來救他上岸。

那時他已昏迷。她抬他上躺床,看著他被髒水稀釋的血,急得手也顫了。看見羅綺伊,還說不出什麼便接過她的手裡的紗布和剪刀去幫忙處理傷口。

「他會沒事吧?」她問。

原來他中箭了,那一箭正好落在他的傷口,一定很痛。

羅綺伊看看她又繼續忙,沒忍住這無情的一句:「你第一天跟我?」

她無言以對,突然察覺躺在另一邊的阿豪在看她。同樣被斬的他跳到艇上的軟墊,沒有落水,但中槍了。剛才王黑明自動請纓來幫他取出子彈。

他的意識清醒,一直痛著,看著楊菁看另一個男人時流露出來的愛意,心酸得不得了。

他和楊菁曾共渡無數患難。日子久了,但他從沒見過她這樣。

在楊菁咬唇忍住驚叫的一刻,許奕生的斷箭被取出來。阿豪終於移開目光,卻對上羅綺伊的。

羅綺伊若無其事地過去為他診治。

他說:「我沒事,你要不要先休息?」

「我的事情我自己知道。」她說。

王黑明從駕駛艙出來說:「我們一個小時後會到第八綠區,唐惜已提早過去打點。」

「謝謝你。」羅綺伊對他說。

他笑笑,「沒必要,你答應幫我弟弟做保養,我們就一筆勾銷。」

她瞇起眼睛,極討厭被威脅,但最終還是妥協:「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