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影

長期處於追夢或做夢狀態。 寫作和畫畫都是我的逐夢場,只是走得挺慢的,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極地謊言 35. 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正當葛瑋倫帶著羅綺伊邊走邊藏那樣逃去曜日區盡頭的河道時,曜音殿的逃亡亦來到尾聲。

通訊器一恢復,在曜音殿救人的人便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惜能逃出來的不多,像阿豪那樣被砍中幾刀的人亦不少。

一直護住楊菁的許奕生也受傷了,被楊菁扶著逃往河道。這情景讓她想起他們小時候亡命生涯的往事。

他們出生的黃區有很多色情場所,像他們這樣的孤兒很多都被拐去妓寨,所以他們不時要逃,也好幾次像這樣受重傷。

那時他們什麼都沒有也能活下來,現在怎會有事?可是她看著許奕生滴落地上的血,心裡害怕得要死。

早知道就不讓他來。

早知道……

「菁。」他把她從回憶中喚醒。

她拉著他躲入窄巷的垃圾車後,等前來追捕他們的人走遠。為免他背部的傷口碰到垃圾車,她讓他半伏在她身上,一手扶著他的臂,一手護住他的後腦,把自己夾在他和垃圾車之間。

「你過得好嗎?」他把額頭扺著她的頭說。

她身軀一顫,想扶起他再逃。

如像怕再沒機會那樣跟她說話那樣,他硬生生的把她攬回來。重傷之下他沒有力氣,是她怕會傷到他才乖乖回到他身邊。

「你別發瘋了。他們還在追!」她說。

「現在不說以後沒機會怎麼辦?」他在笑,那笑容卻虛弱得似要隨時垮下來。

她鼻子一酸,「我會帶你去找羅醫生。」

「你告訴我你那是什麼組織。」

她深深地看著他,倒寧願這是他借傷來套她的話。她咬咬唇,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兩個字:「赤烏。」

他臉色一白。來自灰區的人沒有一人不知道赤烏,但沒有人敢談及他們。那是最大規模的反政府組織,每年真真假假,因為背上赤烏份子之名而被處決的人多如恆河沙數,彷彿只要那兩隻字一出口便會惹來殺身之禍。

「你怎麼……」他難以置信。

「現在你知道了,肯走了嗎?我等著看你怎麼保護我呢。」她扯出一個難看的微笑,那語氣半嘲諷半祈求的。

他一把擁她入懷,在她的額上重重地落下一吻,忍下所有疑問反過來牽起她。

「從今以後,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他說。

外面有車駕過。車頭燈照出他臉上的認真和她從沒見過的堅決。那句話在她的心裡迴盪,蓋過世間所有煩擾。

可是要是他對她好到願意為她死,為什麼他會出賣身體來賺錢?她以為錢不重要是他們心照不宣的共識。

身後連串腳步聲擾亂了她的思緒,她煩燥地拿出王黑明給她的手槍瞄著最前面的人開出一槍。可是她連弩也用不好,突然要用槍,自然不會射中。

他奪過她的手槍拉她入小巷。他推低雜物,她向地面撒毒粉,兩人多年來的默契又回來了,直到在路口撞到一個人。

許奕生和那人立刻用槍住著對方,楊菁叫:「阿豪!」

阿豪一愣,後面的葛瑋倫帶著羅綺伊上前。兩個男人同時收槍,均在對方眼裡看出敵意。

原來阿豪逃出來之後並沒有聽從王黑明的話去河道。他一直在附近尋找阿菁和葛瑋倫,救下羅綺伊和葛瑋倫便帶他們走。那時他已失血不少,難以集中,全靠羅綺伊替他紮緊傷口,葛瑋倫決定路線,三人互相扶持那樣走到曜日區邊緣。

才收起槍的阿豪突然又掏槍指向許奕生。砰砰兩聲,許奕生回頭看見兩個敵人倒地。

「快走,槍聲會引人過來。」阿豪說。

阿豪和楊菁是同一期被訓練出來的。營內營外,他一直保護著她。此刻他看著她情急地扶住另一個男人,他心裡酸澀,被他無視了許久的情愫湧上心頭。

他是不是晚了?他應否讓她知道他也受了傷?

五人邊打邊逃到曜日區邊緣,身上的傷口愈來愈多,後面的人卻沒有減少。他們走到橋上便被包圍。

為首的人按下通訊手鐲的廣播鍵,讓他們聽胡沁的話:「羅醫生,怎麼這麼快就不玩了?是我的客人服侍不周嗎?我看影片覺得還不錯啊。」

羅綺伊的臉上紅一陣青一陣的,被葛瑋倫緊緊握住她的手。敵方的人笑了,看她的目光甚為猥褻。

葛瑋倫想擋住她,但她拉住他,昂著頭對敵方為首的那人說:「你跟她說,今日一事我一定會十倍奉還。」

這時他們幾人耳內的通訊器傳來王黑明的聲音。

葛瑋倫握著她的手緊了,她以為他怕她衝動。

胡沁又說:「哦?你還覺得你逃得掉?好,你逃得掉的話我會沖好涼等你。那紅繩你還滿意嗎?要不要換個花樣?啊,被你殺掉的那個客人是組織要調查虛擬世界的線索,你猜首領會怎樣懲罰你?」

羅綺伊心裡一緊。胡沁截斷通話,敵人全湧向他們。

「閉氣。」葛瑋倫把羅綺伊抱入懷裡,下一秒,他帶她直躍下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