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影
木影

長期處於追夢或做夢狀態。 寫作和畫畫都是我的逐夢場,只是走得挺慢的,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極地謊言 25. 攔路的窮小子

「歡迎乘搭歡樂列車。現是是清晨七時零六分,還有十五分鐘就日出了!車廂氣溫約十度,最適合去我們的表演車卡欣賞熱血沸騰的表演。還冷的話,歡迎使用座位上的服務系統租借電毯或美男美女。我是車長美美,很高興為大家服務!啾咪!」

頭戴車長帽的美美才關掉米高峰,列車便突然急停。她俯身拾起掉落的帽子,任那極短的窄身裙子縮起,露出她黑色絲襪下的春光。

湊巧走進車長室的許奕生對此沒有興趣,吩咐她做個特別廣播來安撫乘客便下車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保安對他說:「有個男生帶著一個人站在路軌中央。他高舉我們的通訊手鐲說要找你。」

他一愕,「老闆呢?」

「老闆也去看了。」

他皺皺眉頭跑過去,看見他們的老闆唐惜在曙暮光之中揪著男生的衣領,惡狠狠地說:「知道擋著我做生意有什麼後果嗎?」

葛瑋倫苦笑,「唐姐,我也想用通訊手鐲找你,但沒電了。你看我帶著我哥也不敢去車站。」

她冷哼一聲放開他,已大概知道他想怎樣。她示意他把板車駛開,讓保安幫忙把人和車抬上列車。

許奕生對葛瑋倫說:「快去廚房把他收拾乾淨,替他換上制服再扶他去二等醫療室。」

「多謝。」葛瑋倫說。

唐惜嫵媚一笑,「不用謝,要還的。忙完過來找我,好好解釋。」

她十分強調『好好解釋』這四個字,聽得周圍保安想入非非,心裡羨慕他被老闆看中,不但可以一嚐美人的滋味,還可能可以像許奕生那樣出人頭地。葛瑋倫卻沒有半點興奮,他整副心思都在仍然昏迷的哥哥身上。

葛靖倫去做實驗體那夜,葛瑋倫握著媽媽的手,她喘著氣看著外面深褐色的夜空,把他的手抓出血來。

她說不出話了,一呼一吸都很吃力。他知道她盼望再見哥哥,也不敢叫她撐下去,只希望她能早日解脫。

他守在媽媽身邊到她合眼,到她的身體轉冷,到外面惡鷲盤旋,這才用被子裹起她,把她葬到後院唯一一棵樹下 — 屍體會腐爛,他等不到哥哥的第二期酬金來安葬她。

沒關係,人死如燈滅。總之無論葬在哪兒,她也不用再受苦,也不用再看他們受苦。

然後呢?

他要在這荒蕪之地一個人等下去嗎?要是哥哥也回不來呢?

為媽媽守孝三日,他出發去灰區找教王黑明幫忙,結果在荒野被劫。那些人心血來潮把他縛在路軌,惹怒了唐惜,反倒令他可以坐歡樂列車過去。

唐惜會幫他自然不是因為仁慈,若不是他有傷在身,大概早已被她吃乾抹淨。

為了哥哥……

他把葛靖倫放在醫療室的床上,跟醫生交代幾句便抬步去找她。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