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影

想了很久, 個人簡介要寫什麼呢... 想不到, 可是因為是必填欄位, 所以就浪費了大家幾秒鐘去看這篇沒有介紹什麼的簡介了. 不過呢, 網誌內容保證充實, 去看看就知道. 謝.

[長篇小說] 極地謊言 (五) 兩小無猜

發布於

在院子裡另一邊的霍曉至和袁民皓並不知道喬嬌嬌發生了什麼事。他們來到他們平時玩的草坡,舒心地坐到草地舒展腳丫。

她問:「我剛才跳舞跳得好看嗎?」

她紅噗噗的臉頰在燈火下無比嬌俏,他羞赧地點頭:「不過那不是為了好看。」

「我知道。可是我練了好久。」她嘟著嘴巴說。

「嗯。」他應了一聲。除了她的媽媽外,沒有人比他清楚她在這風光背後的付出。

在小朋友用功讀書的時候,她要比他們用功,在小朋友玩樂的時候,她要學習教義、禮樂、舞蹈……在可以天真,可以瘋玩的年紀,她卻要與全天幕下共一千二百個繼位天師競爭,成為表率,哪怕當中有很多繼位天師的年紀都比她大。

他從口袋拿出一條火紅色的髮帶給她,「送給你的。不過你別告訴別人。」

她看得出髮帶是他手編的,「為什麼不可以?」

因為要是讓他的媽媽知道了,肯定會氣到抽著他的耳朵大罵。

他迴避她的目光說:「就是不好。」

「我偏要。」她耍起性兒站起來。

袁民皓截住她,「你聽,那邊好像有青蛙。」

「秋天哪來的青蛙?」她沒好氣地說。

確實是沒有。他指的那邊,就在那幾排大樹後,就只有喬嬌嬌在叫在跑。那些聲音不知怎的被屏蔽了,令他們這邊格外寧靜美好。

「有啊。我們一起去看。」他說。

她如何不知道他想分散她的注意力?她無奈地扯扯他的衣袖,舉起髮帶說:「算了,你幫我縛起來吧。」

 夜色明媚,天空有星辰閃爍,地上有燈籠、有貓眼石和熒光蟲。他倆的倒影落在池塘上,變幻不定。袁民皓觸碰著她如絲的秀髮,心裡面有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暖意。

「繫好了嗎?」她問。

「嗯。」他坐回她身邊,看見那條混有金線的火紅色的髮帶末端在清風中飄揚,在燈火下發亮。他看她看得痴了。

「你在看什麼?」她天真燦漫地問。

「我在想……難怪大人都說頭髮對女生而言很重要,不能剪,要好好打理。」

「那麼你說我的頭髮好看嗎?」

他漲紅了臉,別開臉問:「你喜不喜歡這髮帶?」

她摸摸髮髻說:「喜歡啊。跟瑞雀的顏色一樣。」

「瑞雀寓意吉祥,我本來想在你上年上大聖山之前送你的,但編不好。」

她朝他嫣然一笑:「沒關係啦,反正我回來了。」

「你真的不記得在大聖山上遇到什麼?」

她搖搖頭,「我只記得他們把我留在帳篷。我醒來之後已經在轎子裡面,天亮了。他們說我的帳篷被燒個乾淨,旁邊有隻死鷹。我躺在附近的草地,睡得很沉。」每次她認真回想這件事便頭痛,於是她中止話題,堅決地說:「無論如何,我也是要做繼位天師的。」

這是她身為總天師之女的使命,就算他再為她擔心也只有支持她,「那麼將來你做天師會像你爸爸這樣嗎?」

「我希望他這輩子也是總天師,我這輩子也是他的繼位天師。還有,我希望我們兩個都考上大神中學,也希望我們一家,還有你們一家永遠也開開心心,快快樂樂。」

 喬嬌嬌的尖叫聲戳破這美好的時刻。

「是喬嬌嬌嗎?」

「她跟來了?」

二人同時發問,然後臉色一變,連忙跑去找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長篇小說] 極地謊言 (四) 神秘黑貓

[長篇小說] 極地謊言 (三) 玉盤祭祀

[長篇小說] 極地謊言 (二) 無煙硝的戰爭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