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ang

BlackJJ

透过西方十大思想经典来聊聊人生目标

因为朋友推荐,来的matters。也没有很多时间遣词造句,但是想发一篇试试看,隔空和朋友交流。

这篇文章想通过“西方十大思想经典”作为引子,来聊聊我当下所理解的人类的知识体系。有关“西方十大思想经典”,请参见“附录”。由于我本人也并没有系统学习过人文学科,不免有很多谬误,但这不妨碍我表达思想,渴望讨论的初衷。总的来说,这篇文章希望能抛砖引玉,和大家在讨论中更进一步吧。

首先,不论是释迦摩尼,弗洛伊德,还是爱因斯坦等思想大家,都表达过意思类似的观点,那就是人生的终极追求应该是“善”和“慧”。当然,可能会有些许差别,请指正。那如何理解这两个字呢?

薛定谔提出“生命以负熵为食”,对此我的理解所谓负熵,就是获取信息用于预测可能到来的风险,做出行动规避风险以存活下去。其实生命是很脆弱的,比如人类,一次天灾如地震或者海啸,或者一次人祸,如车祸,或者政治迫害,恐怖袭击,社会动乱等等就可能瞬间死去。因此死亡反而是生命的极限逼近的稳定状态,而活着却是一个比较难维持的动态平衡状态。这个平衡状态就是以获取信息,预测风险,并提前做好准备抵抗风险为核心的“减熵”过程。

而获取信息,预测风险的核心,就是如何从无止境的信息中,过滤出有用的部分,而忽略无用的噪声。这就需要“慧”,或者说知识。因此亚里士多德说的人的本性在于求知,生命的设计中,人的生命天然就是有求知欲的,原因就是为了获取知识,适应环境,对抗可能到来的风险,从而存活下去。而要存活下去的核心,也是“慧”。有了知识,便拥有了生存的优先权。从这个角度来看,知识就是力量的根本源泉。因此孔德说知识是为了预见,预见是为了力量。

这一套逻辑最根本的着眼点,都是“生存”。人类进化至今,生存永远是主旋律,直到今天,也没有改变。丛林法则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存在,世界的本质还是弱肉强食。怎么变强?就是“慧”,就是知识。现在中美对抗的核心也是“科技”,科技的本质就是知识,知识就是力量。谁有了力量,谁就有了生存的主动权,对个体,对国家都是。但“科技”是更狭义的“知识”,科技是建立在数学之上的,人类对世界的理解的知识。毕达哥拉斯说和谐就是一切,指的就是数学。如果某个知识能用简单的数学公式来揭示世界的规律,那这就是和谐的,和谐的往往是泛化的,而泛化的就是预测能力强的,这才是力量最大的知识。

这也是为什么“科学”诞生短短几百年,可以让人类进入工业文明的原因,没错,人类找到了理解世界的捷径,那就是“科学技术”。这是一种可以实证的知识,是推动近代人类文明发展的主要原因。包括文字,图像,视频等在内的数据都是世界的现象,而通过数学的工具,我们可以揭示这些数据的内在联系,这就是科学的本质。波普尔说如果我们过于爽快地承认失败,就可能使自己发觉不了我们非常接近于正确。这句话意义非凡,给我们指出了积极的方向。休谟只是提出了相关性并非因果性的现象,而波普尔却指明了方向,那就是除非有反例出现,不然我们还是应该相信肉眼所见的相关性,尤其是反复出现的现象。科学本质就是相关性,科学是一种假设而非真理。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时间是单向的。牛顿的绝对时空观告诉我们其实我们无法回到过去,也无法到未来旅行。就像赫拉克利特说的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这也是理解“科学只是相关性,而非因果性”的一种方式。

然而,科学的发展是很缓慢的,很多人究其一生只是在人类的智慧的圆周上突破了一点点。因此芝诺说人的知识就好比一个圆圈。圈内是知道的,圈外是不知道的,圈越大周长越长,因此知道的越多,知道的不知道也越多,知识是无止境的。这也是为什么越是牛的科学家,越谦虚。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谦虚。

可悲的是,大多数人是没时间思考真理,研究科学的,人类还是需要大量的制造产品来维持并提升大多数人的生存环境,只有发展到一定阶段,人才会进化出“慧”。因此柏拉图说,群众永远生活在无知的洞穴中。你是拉也拉不动的。

以上这7条解释了“慧”,而“善”又是什么呢?“善”和“慧”的关系又是什么呢?从人类演化的角度来说,人类为了生存必然会面临诸多挑战和风险,因此必要的“怒”是有益的。但随着人口越来越多,科技越来越发达,人和人必然会面临合作的问题。如果一言不合就斗殴,必然是不利生存的。因此,道德产生了。道德本质是基于群体的,“善”是一种最后选择。你原谅了别人,你也会提高生存的几率。冤冤相报何时了就是这个道理,仇恨其实是负生产力的。因此道德的核心是“善”,善是一种减少人类内部冲突的最优策略。真正的黑社会老大是不会拿着枪的,都是穿的很体面,和颜悦色的。而真正做的好的销售,也都是让你很舒服的,让你很有压迫感的销售,往往是很一般的销售。现代服务业的核心也是“善”,比如美国输出的很多自由民主的理论,听起来就很“善”。只有“善”,才能让人心甘情愿的与你合作,不至于触发生物钟本能的抗性。善也是宗教区别于其他社群的核心,至少愿意进宗教的人一开始都是觉得得到温暖和阳光的感觉的。难怪爱因斯坦说没有宗教的科学是跛子,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瞎子。“善”为人指明了方向,是价值观的核心。要为别人好,至少要让别人觉得你为他好。

有些人只有“政治智慧”,而没有更进一步,得到人生终极的“善的智慧”。反而“慧”沦为私欲的工具,瞎几把折腾。霍布斯说不带剑的契约不过是一纸空文。如果“慧”不够,那“善”其实很多时候是要吃亏的。你只有拥有撒旦的能力的时候,你才能做上帝。

然而,现实中很多宗教,往往变味了,世俗得很。这背后充满了政治阴谋,不是宗教本身的错,而是利用宗教达到政治目的的人的问题。但这也是客观事实,那就是马基雅弗利说的政治无道德。政治的本质是“慧”,当有慧的人没有“善”的时候,往往世界会有灾难。而芸芸众生中,真正的既有“慧”又有“善”的人还是少。这样的人就是圣人,佛祖。因此,人类世界最大的万幸就是,最“慧”的人同时拥有最大的“善”。

第一次写,也没啥时间修细节,望见谅。

希望与君讨论。

附录:https://tieba.baidu.com/p/5305751441?red_tag=2927810747&traceid=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