惶惶远行客

无路了就坐船吧

关于回忆的梦

發布於


回忆是一座繁盛的桥,通往孤独的牢,在这座牢里,阳光、小鸟、真理与海子相伴。

法国人加缪说:“一个人学会了回忆,就不再害怕孤独……”

回忆对我来说必不可少,它连接过去并仍在窃窃低语,它和时代相连,不同的人对同一时代产生不同的回忆,这种差异意味着质疑与升华。

九十年代大概是我回忆中的“黄金时代”…… 。

之前春夏间发生的事,我记不大清楚,一切都是灰的,好像默片上的鬼影,可笑的走来走去。

唯一确切的,有一个孩子倒举着黑伞,在车流中穿行,喊着:帮帮忙,救救他们,帮帮忙。

大人们从公交车上,两旁大楼上往伞里扔下硬币,钞票,像雨点,雪花,冰雹,掉在地上的,发出霹霹啪啪的声音,象鞭炮又象枪响。

那孩子倒提着沉甸甸的雨伞,走到墓地的角落,微笑着点数硬币和钞票。

那孩子是我吗?我不记得了。

在回忆里,孤独跳了一段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