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盛

keep walking.

HK思考01:暴力與未來

發布於

11月舊文存檔。當下看見的也非現實。

……………………正文……………………

一直沒有站出來說些什麼,一則覺得自己於運動無益,從來沒有付出過什麼,無資格對運動指手畫腳,二則覺得自己的意見某種程度上是一種批評,對整個運動而言是消極的,負面的。但是到了今時今日,最近發生的事情和運動的走向已然讓我越來越焦心,我深怕自己今日這些話不說未來只會沒有機會,也怕自己後悔今日的沉默會導致更壞的結果,因此即使無益,即使有多少的不合時宜,也要說些什麼。即使不對,也多少發出自己的聲音。

原諒我要說的第一個議題「暴力」,因為這實在是現在最需要指正的事。目前有一個十分令人擔憂的情況--幾乎所有人,我指的是中立及支持運動的一方,都不願意指責抗議者的暴力。我明白和理非從情感上不割席的理由,也明白「不割席」是因為人們不願意從內部分裂。但是總要有人出來指出整個運動中不對的走向,運動目的是正確的,但運動在進行當中不可能永遠正確,批評其中不好的狀況不會影響運動目的的正當性,我也清楚「不批評」在某種程度上是害怕出現大規模的負評,傷害前線的感情,也會令人質疑運動的必要性。但是不能不批評,絕不能不批評,要有客觀的聲音出現,如果僅僅因為害怕批評會傷害到抗議人群的感情而不去指正道路,那才是除了子彈外真正會傷害到他們的事,總有一天他們會因為沒有人指路而走向毀滅,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說一個極端的例子,中共走到今天,正是因為他們沒有勇氣和膽量去迎接「批評」的聲音,雖然香港沒有批評聲音的原因與中共不同,前者是出於關懷之心,後者是出於恐懼,但最後結果卻是一致的,都喪失了批評的聲音,那誰又能說自己不會成為別人口中的壞人呢?

我也想和一部分人說這樣一件事,現今香港的主要問題已不再是暴力是否正當,現在一旦有人試圖指責暴力就會有一部分人站出來聲明「暴力的原因在於港府,不在於抗議者,你在指責抗議者前應當先指責港府」,大部分人還沒有意識到情況已經很危急,仍在試圖維護暴力的正當性,但問題是,現在暴力已不是「正當與否」的問題了,而是暴力已經突破了界限,已經足夠讓中共完成他的敘事了。我明白如果論「暴力」,如今勇武使用的暴力遠遠不如員警,這也是抗議者及支持抗議的人群一直秉持的觀點,即「雞蛋碰石頭」,因此我們站在雞蛋一方,另外一個觀點即是「暴力的根本原因在港府而不在抗議者」,但後一個論點目前是有問題的:根本原因在港府,並不等同於現在使用的暴力是完全合理的,並不是暴力小於警方使用的暴力就可以令人接受。如果在9月之前,「暴力」這個詞根本不成問題,因為暴力是克制的,有選擇的,只針對警員及其所代表的暴力機器,可是在今天,這個論點已經失去了它的立場,因為暴力不再僅僅針對於警員,也不僅僅只發生在抗議現場,暴力擴大到了非衝突現場,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是抗議者先挑起了衝突。同時也能看到很多「非共同立場」的人群之間發生了衝突,很抱歉我無法成為法官去判定每一場衝突的對錯,但我相信有很多時候錯不在抗議者。但請明白有一部分人是「無辜」的,仍然不理解這場運動重要性且不支持的人太多了,不支持這場運動不是一種罪。我明白一部分人在觀點碰撞時或氣憤或失望或傷心的心情,但請千萬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緒,因為互不理解是常態,部分經歷了動蕩時期及衣食無著的人群自然會認為「麵包」是更重要的,你可以氣憤他們觀念陳舊,埋怨他們沒有和年輕人做同樣的選擇,但是請給予一定程度的尊重,因為如果沒有這群人,就沒有現在可以為了「自由」「民主」而奮鬥的香港,他們為現在的香港做出了貢獻,是香港的基礎。但也同樣請記住,不要讓他們影響自己,你們是香港的未來。

我支持任何形式的反抗行為,包括暴力,但我反對除此以外的暴力行為。原因之一是暴力的天然屬性,使用暴力的人無論出於怎樣的目的,總是以為自己可以駕馭暴力,但最後他們都被暴力駕馭了。但更可怕的是,暴力具有「欺騙性」,暴力本身就是一種「力量」,人們會越來越依賴此種實在的力量,因為這種力量擁有即時反饋,是權力的象徵,帶來的是自己通過「暴力行為」可以「掌握局面」的假像,使用暴力的人會不自覺迷戀「暴力」,然後不自覺地將運動所取得的進步歸結為自己的「暴力」行為,以為「暴力」可以解決問題,誤以為「暴力」可以打擊對方,於是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暴力」過渡成為了「示威手段」。但實際上,「暴力」不具備任何力量,真正具有力量的是香港幾百萬民眾的民意,「暴力」只是一種反抗手段。而一旦將「暴力」作為自己的力量,那麼抗議者一方先天就已經輸了,因為抗議者的力量遠遠比不上暴力機器的力量,之前看起來的攻守平衡,是因為暴力機器還在等待一個時機。幾個月間抗議者誤以為自己與暴力機器勢均力敵,或者說還有戰鬥之力,是因為暴力機器根本還沒有啟動,當他們真的開始動用力量,普通民眾又怎麼可能敵得過訓練有素裝配齊全的人?這是我反對除抗議場合外及先手暴力的根本原因。暴力只能是保護自己的手段,但絕對不可以成為抗爭的主要形式。這不僅僅是在保護香港保護自己,也是在爭取外部輿論。

不是人人都能理解在運動過程中暴力的必要性,當外界覺得抗議者和警方勢均力敵,那抗議的合理性就會被削減,人們在瞭解到香港事件的同時,或許就會有「抗議者不值得」同情的印象。對於一個陌生的故事,人們總是願意維護正義與看起來弱小的一方,給別人留下一個「兇狠無理有力量」的印象並不有利與爭取外部輿論。

到了今天,運動的重點已然模糊,人們不再關心運動的目的是什麼,而只關心抗議者使用了多少暴力,警方使用了多少暴力,也不再關心運動的走向,外部輿論不可能無止境地支持抗議者的暴力行為,尤其在抗議者的某些暴力行為影響到了本國利益,傷害了本國感情時,「支持」兩個字是很脆弱的,普通群眾在認識遙遠的他國發生的事情時,只會通過最簡單的事實去決定自己的立場。「暴力抗議的必要性」是個複雜的概念,人們只會依據現實經驗去判斷,當他們看到抗爭者去做一些破壞商鋪等次生的暴力行為,別人就是覺得這是「不必要」「不應當」的。美國近期的表態是一種很危險的暗示,它將抗議者和港警的暴力行為相提並論,意味著在某種層面上,抗議者的暴力行為已到了「不可理解」的邊緣,如果繼續保持此種狀態,美國在政治立場上也可以有「選擇」。因為在國際舞臺上,警方具有先天的優勢,即中共一直宣傳的「打擊暴力」,即使目前輿論仍是支持抗議者的,但一旦抗議者的行為真的到了足以說明警方的確是在「打擊暴力」的程度,就算是國外的支持輿論也會在某種程度上有所消減。而更糟糕的是,這有利於完成「中共敘事」,中共需要一個完整的故事去向世界訴說他行為的邏輯,這其中不需要合法,只需要是一個邏輯完整的故事,在基本道德判斷中有一定的模糊空間可以容許中共的故事合理就可以,比如中共現在需要的是,香港都是暴徒,在做破壞香港社會,導致香港法治崩壞的故事,在這個故事裡,中共需要暴徒,需要有人破壞香港社會,需要一些證據說明這些人在做明顯的違法行為。9月以前,人們可以對這類宣傳嗤之以鼻,香港抗議者敢於向世界宣稱錯的是政府,但到了現在,香港抗議者的故事已經不那麼完美,人們可以容許你偶爾的「失誤」,但他不會支援你長期無序的暴力。打砸商鋪,破壞公共設施等行動是外界無法理解的「暴力行為」,參與者與一直關心的人或許還可以原諒這種行為,因為大家都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有一些來自警方的極端事件導致抗議者以這種形式宣洩情緒表達不滿。但是以暴力手段宣洩不滿本就是一件「不正當」的事,我們當然可以說情有所原,但是不參與這個行動的不會知道你的story,他們只知道只看到你做出了這種行為,如果你是偶爾一次,所有人都會因為支持你忽略你的小錯誤,但是如果這是長期的,出於「正義」的不確定性,人們並不一定就會願意與你站在一起,因為所有人都希望自己是為了正義而搖旗吶喊,而不是為了一群「行動上的暴徒」。

暴力不會削弱示威的正當性,同理加深暴力也不會加強抗議的有效性。

而當中共一旦完成了他的敘事,香港才是真的走向末路,因為一旦警方佔領了道德高地,他們就可以無所顧忌進行行動,因為誰也說不清抗議者是否真的是正義的。我深知香港民眾比大陸民眾瞭解更多的訊息,因此對中共有更多瞭解,但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一直是時代的寵兒,即使在最混亂的年代,也是面對一個「講理」的政府,但中共是不講理的,這是一個冷血不會心軟的政府,這是一個只在意「權威」的政府,香港之前一直進行的抗議,即使成效不令人滿意(因為「五大訴求」沒能實現),但是某種程度上是有效的,因為政府進行了部分退讓,但這種退讓是建立在政府還在意香港社會的前提下的,是建立在政府還想維持香港社會穩定的前提下的,這種退讓更多是投鼠忌器,怕國際輿論,也怕引發更大的反感情緒,造成更大的衝突。在中央插手之前,他們怕局面失控,林鄭之前錄音所說多半是事實,她那時候沒有得到中央的支持,因此她只能自己處理,所以才會舉棋不定。但到了今日,中央的態度已經不是之前的舉棋不定和放任自流,他們已經有了決斷,林鄭在孤立無援以後終於迎來了來自中央的強硬支持。政府在某種程度上已經不再介意香港社會是否有反感情緒,他們只需要香港「聽話」,他們不在意讓香港「聽話」的代價是什麼,中共的強硬派是不在意輿論的,輿論是弱者才需要思考的東西,而中共自詡擁有絕對的力量,不幸的是,在某種程度上,他們的確有。未來大家會發現,他們不在意說話的人是否重要,是否具有社會影響力,他們只需要用機器碾碎一切,無論是誰,記者,醫生,學生,還是任何所謂具有社會地位的人。他們不在意生命。他們只會給能影響他們地位與利益的人投以關注。

所以請不要為了一個漠視生命的政權而無辜地付出自己的生命,因為不值得,請有價值地活下去。玉石俱焚,玉是香港民眾,石卻不是中共甚至不是林鄭,石是整個香港社會,當玉石俱焚,中共與林鄭不會有任何傷害。以香港整整一代人乃至下一代人的牺牲實在是太慘痛的代价,八九以後,犧牲的是當年最優秀的一批年輕人,而幾乎所有支持八九的人都在事後被清算,導致如今在大陸佔據主流地位的是當初對八九嗤之以鼻的人,也變相導致如今本應是歷年以來最優秀的一批年輕人成為了香港人口中的小粉紅,而這一切,只要有一半同樣發生在香港,也已經是承受不起的代價了。

懂得退讓不代表妥協,退讓只是為了更好的將來,未來有更多更複雜的局面需要大家處理。溫和的抵抗要比在人群中抵抗需要更大的勇氣,也更艱難,遠勝於動用武力,因為在生活的磨搓裡,你要比之前有更堅定的決心與意志才能在沒有外部信念支持的情況下去做自己覺得對的事。這個戰場或許沒有硝煙瀰漫,但卻更加殘酷,請盡全力不要放棄。

同樣,請不要再讓勇武派的孩子沖在前排了,他們太年輕了,保護他們,愛護他們,讓他們成長起來,這批孩子是勇敢的,但他們太弱小了,他們還沒有見識過這個世界,他們不知道除了武力,還有更多更有效的方式去發出自己的聲音,捍衛自己想要捍衛的東西,給他們機會讓他們成長,讓他們成才,他們是香港的希望,背負著香港的未來,我相信他們未來會成長為更有影響力的人,到那時候再讓他們發揮自己的力量,而不是現在無謂的犧牲。

除去教育與文化打擊,還會阻礙香港的司法自由,他們會迅速拉攏一批律師,並以打壓其他律師的方式排除異己,也許未來所有為抗議者辯護的律師都會或多或少收到威脅,用各種方式,讓那群不聽話的人退出舞臺,而我們要做的,就是讓他們留在場上,不僅僅是法律,還包括香港的各個角落,各個沒有硝煙的戰場,請各位都努力佔據有影響力的位置,留待他日。

未來許多人會被審判,請幫助他們。

接下來的境況會更艱難,我無法給予繼續與不繼續的意見,也無立場給予意見,只能說,請盡可能保持運動的合理性與正當性。

我也無法說此刻大家在看的這篇文章對未來是否真的有益,只能留给大家参考。

最后想说,令中共忌憚的不是武力也不是暴力,而是數百萬香港民眾的民意。同樣,令國際社會關注的也不是這場運動有多慘烈,而是香港眾志成城的決心。許多人以為勇武結束就意味著失敗,並不是,只要還有堅持的人在,那就永不會結束。

年輕小朋友會覺得絕望,告訴他們不要絕望,香港人沒有放棄。

祝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