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蒂 (Woody)

希望写一些让人读了心旷神怡、有所启发的文章和作品。

我的“后花园”之南湖和江南慢村

我想冥冥中,这些东西似乎在陪伴我,冥冥中,不论去哪里,自有属于我的那片“后花园”······

来杭州居住后不久,我就寻得了自己的“后花园”。它们不只一处,而是几个地方,分别是:南湖、江南慢村、径山、浙西天池。最近的南湖,走路可到一边,骑车可到其中间的稻田公园和小森林。远点的如浙西天池,则要开车去两个小时光景。

南湖是我平日里常去之所,有时起来的早,如果不去最近的后山公园,就会开车去南湖稻田。走下湖边大堤,穿过草丛小径来到湖边,看旭日东升,碧波荡漾,野鸭大雁,畅游于湖。闭上眼,冥想,睁开眼,感受。然后我再沿着湖边小路,围绕里面的稻田走上一遭。现在麦子熟了,有两片地已经收了种了水稻。有时也会走进稻田边上的小树林, 沿着里面的小路,从另一边绕出来,途径油菜田。树林里鸟儿啁啾,一会枝头惊动,一会前面草丛突的飞起一只。昨天从树林另一条小路经过,居然碰到一只雉鸡,突的飞走。这里松鼠很多,我已不似刚遇到时那么兴奋激动。有一天早上我一边悠哉的踱步,一边听着树林里的鸟鸣,发现右边树枝总是响动,果然有只松鼠。然而我一路走,那边树枝一路响,发现那个松鼠一路跳跃攀爬,好像在“跟踪”我。我觉得挺有趣,看看它能跟多久,等到前面快要拐弯了,我才发现,原来是两只松鼠,它们在玩耍!是我自作多情喽。我的下午长跑一般也在湖边的稻田里进行。那个水泥路三圈是四公里,所以我不用带手机也大概知道自己跑了多远。有的时候在家里挺闷的,开车出去办公,我也会选择南湖的稻田。我把车开到稻田里一个小岔路,面朝东方,因为这里人来的少。就这样看看书,或者打开电脑做点事情,还有有稻田里的麻雀,天上的白鹭陪伴。南湖稻田是我偶然的一个发现。最初以为离住处很近的那个南湖堤坝,走一走,有三公里。谁知道有一次骑电动车绕湖瞎逛,发现里面居然别有洞天。那边比较偏,路过最后一个新建起的住宅楼小区,再往里面经过水闸,就来到一片稻田。我当时甚是兴奋,拍了很多照片给妻子。那时南湖的这片深处还未开发。这些水泥路是农场自己的,湖边还是沙石路,而且来的人也很少。第二年这里的稻田办了南湖稻草节,弄了许多稻草人,风车,机车,但来的也都是周遭的居民带着小朋友。这里太偏,在杭州,不是住在这附近,谁会知道南湖呢?毕竟西湖名声太大了。不过我却喜欢南湖,我喜欢这的原野气息。我常来这,来的时候人也很少,所以我觉得这是我的“后花园”。现在也有一些专业的摄影爱好者来这里,主要是来拍各种鸟,最近小雁还在练习飞行,还未北飞。还有其他很多鸟类,其实我觉得这也有很多有意思的野草野花。这个湿地,慢慢的变得人多了起来。最严重的一个问题,是有一天我骑车从南湖另外一边出,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那个我和妻子还探索过的小树林,居然变成了工地!到处插满了塔吊!我才明白,原来路边那个工地,是一直向里面延申,把整个这片树林都吃掉的。我想起刚来时南湖边的稻田西侧,本来也是更大的一片稻田,我也是经常去那里逛。突然有一天,开车开不过去。然后那里也是立满了塔吊。现在那里一个园区已经起来了。我知道,有一天我可能不会再来南湖了。

江南慢村是另一个额外的惊喜。实际上到现在为止,这里也是很少人知道的存在。所以我更多去江南慢村,而不是南湖了。包括下午的跑步,我更愿意去江南慢村,因为我知道南湖那里有不少人在稻田那里了。有一次我骑电动车从南湖出来,来到那边的公路,但是这次我从公路路口的涵洞穿过去,来到另一条比较窄一些的公路,这里在夏天很清凉,因为公路两旁都是高大的梧桐树。我就沿着这条路往前骑,大概就几百米左右,来到一个岔路口,右边有一个村庄,路口的牌子上写着“江南慢村”。我不知道这个地方,觉得这个名字挺有意思,看看里面的房子,都是那种自建别墅,也都挺别致。于是我就从岔路口拐进去。从村子边逛了一下,又经过一个山庄,在往前有个牌子写着“半山人家”。等到了半山人家,不过是另一个自建房,后面有小山,竹林。然而刚过半山人家,我发现这里有一个自行车绿道!一条红色塑胶跑道,从路口亭子那里向前蜿蜒。那天我沿着绿道一直骑行,绿道旁是溪流,经过竹林、人家、小桥,经过稻田、果林和池塘,经过耕种、砍柴和在路口亭子闲聊的农民。尤其是近山的溪流边,在夏天甚是清凉。我喜欢上了这里,喜欢这里的清幽,似乎是世外桃源。这是一个三面被山环绕的山谷中的村落,但山都不是很高。我时不时来这里散步,或者下午在这跑上几公里。有一两个清晨我也来过这里,有时在野外看书或办公,停车在树林里,或者果林对面的停车场。那个果林起初我以为是用来种茶树的,最后发现种的是桑树、桃树等果树。那里已经废弃荒掉,我和妻子还曾爬到荒山上面,有不少的石头断墙和台阶,总感觉是古村落什么的。但后来这里开始开垦还田,收拾干净,种上果树,半山坡还弄一个亭子。这里的地图显示有一个寺庙,然而我跑步路过各个小路,探索山上的各处,也未曾见过。有一次跑步从小路下来,一位中年大哥骑着摩托车停下来问我,这路通向那里?是不是通向一个寺庙?我说这路才修的,里面没寺庙吧。他又说了半天,我没太听懂,后来他说,他是本地人,知道这里有个寺庙,但是不知道哪个路口进去了。有一次我沿着果山中间的石头台阶一口气爬上去,顶上有一个平台也是刚种植的稀疏的桃树,树苗都不高。我走到中间的一块石头坐下来休息,看着下面的稻田,村庄,再看看对面的山,索性盘腿冥想。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眼,再看着对面群山,猛然间,我发现对面山头,隐约有一个亭子的尖尖,定睛一看,没错,是有一个亭子。但是对面的山,我就没有上去过,也没有找到路,在下面绿道上走路,从没发现对面山顶上有个亭子,想必还是有路喽?然而电动车电不够,开车不好绕,我一直都没有去到那里。最近我开始在江南慢村跑十公里。其实绿道总共也就五公里左右,我只在里面的三公里绿道跑,跑一个来回,然后再跑到果山那里再返回。一路溪流稻田高山相伴,各种鸟儿啼鸣,甚是惬意。跑着跑着,看白鹭从溪流上飞起翱翔,或长尾雀可爱的晃着尾巴,此番景象,让我不忘记自己在杭州,在都市。实际上我越来越不喜欢都市,不喜欢去西湖区那种市区,车多的可怕,连晚上9点路上都还拥挤。但在这里,我有着自然的田间的荒野的体验,这些让我平静,让我忘记一切,徜徉在这片山林,这片原野。

来杭州前我刚在福建的一个山区的小镇支教一年结束,那里没几步路出了镇子就是稻田和果山。在此之前好多年,我已经好久没有跟田野这么接近了,这让农村长大的我甚是怀念。我经常在放学后去田间跑步,或者在那山间骑摩托,散步。来杭州之后,我以为那些田野离我远去了,不曾想没过一个月,我就觅得了未开发的南湖和江南慢村。我不知道以后这里会怎样,尤其是南湖,可能不会再是我常去的“后花园”,但我还是特别感激这三年多的时光,在这里清晨的散步、午后的长跑,在这里的读书、冥想和荒山里的探索。这里的原野的自然的体验,对我来说已经是非常奢侈的享受。我想冥冥中,这些东西似乎在陪伴我,冥冥中,不论去哪里,自有属于我的那片“后花园”。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