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蒂 (Woody)

希望写一些让人读了心旷神怡、有所启发的文章和作品。

形形色色的老師 | 记忆深刻的四位老师和我自己

回想起对自己印象较深的老师,一位不够,还是讲讲四位吧。

我印象深刻的一共四位老师,分别是小学、初中和高中的三位班主任,还有一位是小学的退休但回来代课的老先生。

第一位老师是我小学四年级到六年级的班主任何老师,教授语文,是一位挺年轻的女士。在当时的村级小学,年轻老师屈指可数,但是校园因为她们而多了不少活力。我的性格内向,不论是成绩亦或是其他方面也不是很自信。因为我哥哥成绩不错,她刚教过我哥哥,我猜测是这个原因,何老师让我当了班长,并一直鼓励我要自信。她当时带着一点戏谑的口吻笑着说,“男孩子要自信点,你现在是大班长了”,记忆犹新。我的小学是一所村级的完全小学(一到六年级都有)。现在这所小学已经撤校了,想到当时诺大的学校,教学成绩一度远超镇中心小学,最后居然凋零,何老师也早已不当老师。

第二位是初中的班主任徐老师,一位中年女士。当我告诉哥哥初中班主任是谁时,他说那是一个很“厉害”的老师,我后来才明白“厉害”的含义。刚上初中第一次教数学作业,回来一看错了两题,不解的去问老师。徐老师说,“你这个字母b写的像数字6,还不错吗?“。我心想,“哦,是如此严厉的老师啊!”,后面没敢再马虎过。当然徐老师让我印象深刻的不止如此,她有唯成绩论的极致追求,给我的感觉是一定要拿学年的第一名,她才觉得这个成绩才算好。另外,徐老师上课的时候,只要有人没认真听讲,她都会博然大怒。有一次她因为课堂纪律不好,在课上就让我把班级刚拿到的“纪律优秀班级”的锦旗送回教务处。她就是这样对人对己都是非常严厉和严格要求的老师。老师是否该严厉总是有些争议的,这个年代也不提倡严师出高徒了。有趣的是,后来我去一所小学支教,因为班级成绩一连几个月下滑,有一晚跟其他几个支教老师谈及,我的情绪有些失控,给徐老师打了电话。其实我好多年没跟徐老师联系过,让我惊讶的是,她说对学生不能太严厉,要温和,尤其是小学生。

第三位是高中的班主任宋老师,一位三十多的女士。我一度有些不记得她的名字,想了几秒钟才记起,想来是我的记忆故意做了一些”屏蔽“。但实际上在高中我经历了很多事。宋老师喜欢定期找学生谈话,一般就在班级外边的走廊。但宋老师找我谈话一般不谈学习,只谈我的性格。她注意到我还是非常的内向,不爱说话,不够开朗。高二时我因为偶然的离校出走事件,导致我后续的学习和情绪不稳,她鼓励过我,也帮助过我,虽然我当时可能觉得不是如此。让我跟她矛盾最严重的一次爆发是,她因为我早自习下课后课间休息打乒乓球,而停了我一上午课,一起被处罚的还有一起玩的两个男生。我在语文组办公室和她争吵了很久这个行为是否违规的问题,最后和其他两人一起在办公室里面的更衣间呆了一上午的时间。里面一个男老师还劝我们想开一点,不要争吵。那一整天后来的所有课上课下我都没有再说话。在高二到高三期间,我性格变得越发忧郁,没事自己写写小诗,为赋新词强说愁。宋老师专门跟我说,不希望有再写诗,性格方面要开朗,不要忧郁。这是我对宋老师最大的感激。关于宋老师让我觉得最大的争议,是她的宿命论。她会根据你的当时情况和背景断定你未来会如何。一个老师能多了解你的学生?我当了一年的支教老师,发现我很难真正了解我的学生,也很难照顾到每一个学生。

第四位回到小学,是一位小学四五年级的老先生周老师。周老师头发花白,戴一副花镜,镜子后面有一双睿智且带着似笑非笑的眼神。我永远都记得他当时对我的忠告,“人生没有满分,所以我给你99分”,那是自然科学的一次普通测试。他在办公室让我帮他油印卷子时跟我聊天,说相信我不会看那些题目,我很诚实,所以才让我帮他。他顺便提起了白天测试卷子的分数,“我可以给你满分,但其实人生没有满分,所以我给你99分。” 这对四年级的我来说有些懵懂。周老先生是退休后回来小学代课的,那个时候村级小学很缺老师,以因为工资少有些老师做着做着就转而去做生意了。他也是我母亲的高中老师,他教授过自然科学,美术和音乐。仍然记得他弹学校里唯一的一台风琴教我们唱歌。没有他,那样的村小就没有了美术音乐这样的课程了吧。据我母亲讲,他还教授过体育,前后滚翻,鞍马等都教。他是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那个年代这样的老师是不会分配到我们村里的,也是因为上山下乡的原因吧,他才留到这里,也教育了不少人。

最后一位是我自己。我在17年去了福建一所小学支教了一年,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开始有一段时间我每天陪班级里成绩不好且容易打架的一个男生放学回家,直到一次他把脚架在课桌上我发火了,我把一把椅子踹倒了。事后我非常懊悔,最后中午在班级为我的行为道歉,并希望他能成长,我也要把精力给班级的每一个学生,不能一直陪着他。当时道歉的时候,谈到班级的孩子,我的情绪无法控制,转过身去面对黑板哭了。我曾经被学生“套路”,办元旦晚会。当时他们跟我搭班的语文老师说班级会有元旦晚会,他们跑来办公室问我,我虽然知道他们诈我,但还是说后面看看是不是有。我曾经为了班级成绩而采用了严格的管理和教学,但发现他们不快乐,很压抑,立即回到了"student matters, student's learning matters"这个初心,改变了课堂教学方式,增加了体育课和每周一次的活动课(比如戏剧表演)。我记得有一段时间,班级的学习氛围是这样的,放学后几个成绩不是很好的学生不肯走,留下来问问题。当时学校不允许放学后留学生,我只能给他们十分钟一些讲解和作业的辅导。她不愿意走,一个劲的问我还有其他学生她不懂的知识。我只能跟她说,不要着急,回去慢慢想,想不出来明天再说。我知道她理解认知较慢,猜想她在家里家人没法辅导她,但也只能顺其自然。在课上由于结合了绘画表达,很多成绩不好的学生,绘画的创意倒是不错,他们脸上就会洋溢着开心的笑容。还有六一儿童节,她们自己布置的教室,让其他班级的学生也很羡慕。我记得当时刚开班,带领学生从十个我们准备好的词语中,投票抽取四个作为班风,最终这四个是:博学,慎思,明辨,笃行。刚好跟《中庸》中的”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差了一个词。 这十个词语我们准备了五个学习,五个为人方面的。但最终他们选出了这四个,想来也是巧合。那个时候我经常烦恼如何处理打架或有矛盾的学生,如何引导他们。开始不知所措,后来慢慢的我开始相信他们,让他们自己思考如何处理和面对一些问题,让他们去体会和成长。开头提到那个爱打架的男生,有一次他说其他人惹到他了,他要怎么办,语文老师让他自己去想想除了打架还能如何处理,他就真的很认真的想了其他的一些方法,然后找到老师问问行不行。到他们六年级毕业前我回去看他们,他的个子长得很高,但是看上去已经很懂事了。他的妈妈的陪伴让我觉得是最重要的一点,孩子的成长要更关注,成绩倒是其次的。看着他的成长让我感到很欣慰。前段时间我从一件外套里翻出一个很旧的小纸团,上面写着”作业没交,xxx“,又想起了他,挺感慨的。

回想读书生涯,还有不少老师,一些情节都让我记忆深刻,虽然这里只列出了几位。感谢所有老师的教育和陪伴!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