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Lynette♪

Hey,I’m Lynette. Still that one. Lynette :獨立、堅強的; 曾因急速墜落, 而希冀著蛻變重生立的名。 依著腳步、或許哪天, 能有我能生活的世界。 努力著勇敢, 希望自己勇敢抬起頭。 畢竟世界仍舊美好, 夢想總會成真的。

是日常也是雜記//不斷團團轉的這兩周目

這兩周目真的一言難盡...

這兩周目真的一言難盡...

時間回到5/19(四)的那天。

老公在上班時撥了電話給我(通常我們只有急事需要通知才會用到),

他苦笑地告訴我:"同事去PCR確診了"。

得知當下他們就先快篩(全陰性),但他一直覺得喉嚨有不適感。

加上他們是釀酒廠(廠區工作只有4人),
說都已經到廠上班了,
所以他會把當日工作做完才回家。

而在隔天(週五輪休放假)他就開始有症狀出現(開始戴著口罩)。



5/21(六)一早,全員快篩,老公他出現兩條槓槓。
(第二條還是深色)

9點多就趕他出門去PCR,
然而周六有開的檢驗院所不多,
我只好趕一個高燒的病人去中央公園PCR。

我跟兩個孩子因原本有輕微感冒症狀,
所以先前往平日去的診所看診。

結果我的體溫出現37.5(在家量36.5),醫生要求我隔天再測一次。
(當下三個都是一般感冒症狀)

小之說:媽媽的理智值現在呈現最低值(警鈴聲大響)

一回到家腦袋一片混亂,就先跑去洗澡冷靜。

這時候慶幸常去的診所有線上看診,
這幾天都是靠醫生的幫忙。
(看完診後等時間去現場拿藥,在門口麻煩護理師幫忙給藥找錢)

開始擔心,孩子怎麼辦,隔離不能出門拿食物...
(真的要感謝婆婆,第一時間知道馬上拿食材來)

因為沒有血氧機, 只好先以血壓機跟耳溫槍測量,39多就叫起來吃退燒藥。


時間來到三天後,5/24(二)。

早上小之高燒,當下馬上快篩。(腦內警鈴再次大響)

身體不舒服加上快篩的不適感,
開始大哭(媽媽心都揪起來了)。

9:20喝下退燒,整理出隔離房,讓他先睡覺。

撥通視訊看診,醫生幫忙通報,
小之的隔離時間進入重置(從零起算)。

這天起,家裡直接變成摩西分海。 (確診一區,我跟小布一區)

每小時量測體溫、每天量血壓,邊注意視訊課的小布... 成了這兩周的日常。

時間在此時成了兩條時間線(一周目及二周目)


每天看著兩個只能躺平的病人,
端食物進房間看他們沒胃口只能乾著急。

家裡常備的龍角散、喉片完全無法舒緩,
不想要他們一樣咳到出血,
(自己曾經得流感高燒了兩個禮拜)
又不知從何下手。

小之確診第二天,
小布在上視訊課時對著鏡頭比中指。

那時我正在房間裡顧病人(兩間跑),
收到老師訊息時腦袋轟隆隆的響。

冷靜思考了一下,
這孩子不太會反應出負面情緒,
這樣的狀況只有可能是有一陣子不能接觸爸爸跟哥哥...
(前幾天都是反應說他好想跟爸爸哥哥聊天)

在他下課後走過去跟他聊天,
倔著不過來抱抱,
而後站著委屈地哭了。

把他拉過來拍拍,
哄了一陣子。
終於開心地去玩健身環了。



因為沒時間坐在電腦前(classroom有訊息區),
所以都用Line跟班導師(們)通訊。

然後因為小之也中獎的關係,
前幾天都一直收到我爸電話轟炸。
(喝完酒才要跟我講話,我真的快崩潰了)

後面收斂一點,大概兩三天一通...
然後就在前天,
他說了很過分的話。

當時我按擴音,
事後連我老公都說怎麼有人能這麼說自己女兒。
(當下的我崩潰大哭)

真的要慶幸的是我有一個好婆婆,
先是怕我沒吃,
第一天拿了食材過來。
隔天又拿了保養品要我每天吃,
(但是我忙一忙就忘了,到今天也還沒吃)

每次過來都是先問我吃了沒、有沒有好好休息...

媽媽也是,
打來就是問我有沒有好好吃飯,
再怎麼吃不下也要多少吃一點...

這就是媽媽吧,
小時候生病時,
都是媽媽揹著騎摩托車載去看醫生,
現在又要麻煩婆婆幫忙...
我真的虧欠他們太多太多了。


日子終於來到解隔離日(6/1),
雖只是短短的一周,
但最難熬的我想是看著病人不適的糾結感。

不時提醒自己,
病程要盡量不要延長,
要適時補充水分、電解質。
(偏偏喉嚨刺痛會讓病人什麼都喝不下也吃不下)

要補充營養讓身體有足夠體力抵抗,
也是個問題。
原本有備舒立效跟龍角散(獨立包散粉)也沒辦法短暫舒緩。

最怕咳不停...
(不自覺的想起,因得流感咳出血的後遺症)

題外話,
不知道是不是安心後放鬆下來,

昨天小孩能自己上課,
我竟然睡到快12點。
(懷疑自己是不是靠睡覺生存的)

真心希望大家都能健康平安的渡過這次疫情。


2022/06/03首發 於VCOUS 方格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