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老爸

胡聚名,是社工師也是老爸,文學的巔峰在高中時期採訪完蔡康永之後結束,現為精神科社會工作師。 筆名為社工‧老爸的原因是一方面透過文字紀錄親子互動的過程,另一方面也反思社會結構的問題,拒絕宣導專家模式的教養策略,所以沒有辦法賺錢,相信需要改變的是社會,而非個人。

永遠站在雞蛋的那方-疫情下社會不平等

創作的本身,就是作為政府的對立面,歌功頌德的話我沒有興趣談,各國遇到的問題,本質上沒有太多的差異,在新的時代,政府的極權模式都包裹著糖衣,讓你無從分辨,甚至有時候會有意的製造對立,讓人民彼此仇恨,而鞏固自己的政權,在這個時期的我們,一般的老百姓,需要努力的練習的是,不要太快決定參與哪一方,而是培養我們獨立思考的能力。

創作的本身,就是作為政府的對立面,歌功頌德的話我沒有興趣談,各國遇到的問題,本質上沒有太多的差異,在新的時代,政府的極權模式都包裹著糖衣,讓你無從分辨,甚至有時候會有意的製造對立,讓人民彼此仇恨,而鞏固自己的政權,在這個時期的我們,一般的老百姓,需要努力的練習的是,不要太快決定參與哪一方,而是培養我們獨立思考的能力。

台灣疫情三級警戒的這兩個月,除了外在行動被限制之外,有更多的是看著新聞,執政者所發表的言論,那種極力證明自己做了很多工作,而明顯忽略所有人民正在受苦的事實,同時作為民眾的我們不能夠隨便批評,只要批評很容易就被指責或是歸類到向中國靠攏的一方,過去對於國民的選舉策略,有時候用在人民身上,也不會手軟。我常常說,作為社會工作者,與弱勢站在一起是我們的中心思想,因此誰執政我們就監督誰,是我們無可逃避的責任,這樣的責任超越了國籍、種族、兩岸,而是利基於社會平等的理想而發聲,我當然也希望中國的人民,可以跟我們一樣,直接批評政府的執政,而不會因此被輕易消失或是被羅織罪名入獄,批評執政者理應屬於天賦人權,然而在兩岸,卻有著不同形式的壓迫,掐住人民喉嚨。

回到台灣,在2021年7月的這段時間,我們歷經三級警戒已經快兩個月了,這段時間我們遠距開會、上班、上學,每天注意今天的確診人數,專注疫苗到台灣的數量以及自己可以施打的時機,大部分的時間都配合著政府的政策,做好自己防疫的角色,但政府在許多部份卻是缺乏相對應的付出,我指的是位居最上位的政策制訂者,特別是包含下列幾個不平的問題,我不曾看到台灣政府針對這樣的議題,提出適當的改善策略,或是清楚的說明。

1.訊息不平等:我們目前接受訊息的管道,主要來自於衛福部的記者會與新聞稿,但是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近期許多訊息的引導,都是透過媒體或是國外的報導,包含變種病毒的影響、疫苗混打的可能性、國劑疫苗的趨勢等等,所以我可以推測我們對於疫病訊息的系統出了很大的問題,如果不是缺乏適當的訊息來源,就是我們並沒有得到足夠的資訊,這樣的訊息不平等,很容易讓我們做出錯誤的判斷,或是採取不正確的保護措施。

2.健康不平等:健康的議題從誰可以打疫苗?誰可以透過自己的財富出國打疫苗?誰需要被治療?接受怎麼樣的治療?這些不平等的狀況屢見不鮮,但是政府有公開的說明公平的原則嗎?此外這次的疫情,讓我們長久以來感覺驕傲的健保制度,累積已久的問題浮現,只重視成本降低,而忽略了醫療品質,這是大家想要的健保制度嗎?我們在疫情過去之後,又有多少人還記得健保改革?

3.資訊不平等:教學需要的網路與平板、疫苗預約需要的資訊設備,台灣號稱網路使用率極高的國家,但在國內的資訊設備不平等的問題仍然嚴重,城鄉之間就有可能產生完全不同的效果,而這樣的問題並非衛福部可以解決的,因此現在的疫情指揮中心,確實已經有提高層級的必要,當然即使提供層級,如果執政者的心態仍然是在幫自己擦脂抹粉,這樣的提高層級的指揮中心也就沒啥意義了!


作為社會工作者,我們努力讓自己與雞蛋同在,面對當權者的高牆,努力發聲,也希望可以早點看到時代革命的紀錄片,香港的自由可以重新獲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