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老爸

胡聚名,是社工師也是老爸,文學的巔峰在高中時期採訪完蔡康永之後結束,現為精神科社會工作師。 筆名為社工‧老爸的原因是一方面透過文字紀錄親子互動的過程,另一方面也反思社會結構的問題,拒絕宣導專家模式的教養策略,所以沒有辦法賺錢,相信需要改變的是社會,而非個人。

一場30天不用網路的社會實驗日誌(第二天)

發布於
如果你與孩子完成了30天沒有使用網路的社會實驗,且將實驗心得發送至以下的信箱:bgaa1818@gm.ntpu.edu.tw,我會盡可能即時回覆,並從中抽選參與者提供小禮品,然而重要的是這個過程的體驗,是否讓你也願意將這個實驗傳出去。

第二天


今天手機剩下的功能,大概只剩鬧鐘,五點半起床之後,用收音機打開台北愛樂,由於兒子今天生病,需要有人在家陪同,因此太太留在家裏頭照顧,我快速地將蛋放入電鍋當中,簡單的做出水煮蛋,同時幫太太泡好拿鐵咖啡後,隨即準備出門。

出門前的戰鬥澡,約五分鐘以內結束,相較於過去,快了10幾分鐘。

忙完了家人的早餐,開始思考自己要吃什麼,有件事情需要解決,過去都會透過網路找到店家的電話,致電先將早餐準備好,但是今天沒有辦法,因此只能夠特別早出門,碰運氣的看看習慣地麵線的人潮是否如同往常一樣大排長龍,到了現場之後,還好今天只有零星的人在排隊,所以非常快速的就買到了早餐,可以為今天的工作有個稍微令人慰藉地開始。

今天的工作開始遇到不得不使用網路的狀況,病人的身分證件、演講需要準備的資料,我透過機構當中的公用電腦的email在今日快速的收發兩封信件,過程中避免自己看到其他的網路訊息,這個是我對於自己的承諾,也是平衡社會實驗與工作的辦法,畢竟目前的寫作還沒有辦法讓我全職以此為生啊。

今天開始大家都只能夠過電話跟我聯繫了,可是在接電的時候,我還是必須要解開手機的鎖,接聽電話,有件事情非常特別的是,在我掛上電話的時候,我的手指機會是慣性動作的去按line的鍵,這是一種像是肌肉的記憶,一種運動的時候,瞬間的反應,當這樣的記憶被記錄下來之後,都有可能成為持續使用網路的誘發機制,而進入到網路的世界。

沒有使用手機,工作時間變得更專注,但是並沒有比較輕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更深的疲憊,我在想可能是很久沒有這麼專心的處理這麼多業務,因此身體上的疲憊更勝過往。

下午回家的時候,除了看著新借的書之外,也在思考著晚餐準備的順序,那些是今天必須吃完的?哪些是明天要帶便當的?等一下去全聯採買的時候,要記得買哪些東西,由於想得很專注,同時手機沒有拿在手上,因此錯過了太太連打的六通電話,挨了一陣罵之後,趕緊道歉,畢竟他今天陪了孩子一天,這種辛苦非常人能夠體會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