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terplace

香港博士在读

北京应饶开泛民推行831政改

香港局势动荡已有六个多月,迄今不见平静迹象,虽然理大事件后勇武派的气焰稍息,但民间的仇恨和对立情绪没有丝毫化解。即使今后香港警方能通过强势执法压制住勇武派的出格暴力,香港也再也回不到过去的平静了,特区政府本就不高的公信力和执政能力势必进一步下降,难以推动任何一个稍有争议的重大决策,泛民将在本土强硬派的裹挟下变得越来越政治极化,温和派和中间派的空间越来越窄,结果是全香港都只能“耗着”,在不间断的小规模冲突和政治抗议中发展倒退,并且走向下一个可能规模更巨大的冲突。

更糟糕的是,香港年轻人中支持泛民、本土、勇武的比例越来越高,以此趋势再过20年,建制派能不能守住目前的四成票源,中央能不能维持对选举委员会的控制,都是问题。如果维持目前的特首选举体制,中央心仪的特首人选会越来越难以得到香港本地人的认同。

但是,目前的选举体制极难改变,中央属意的831方案在15年遭到否决,在五年之后香港社会变得更加对立,泛民变得更加激进的今天更是不可能被立法会通过。而目前示威者主张的所谓“真普选”也因为基本上排除了中央的话语权而不可能被中央认同(多说一句,我觉得香港好多示威者眼中的理想的中港关系其实非常类似英国当初那个“以主权换治权”的方案,只不过港督变成了香港人,这里可以接受的“主权”是非常狭义而虚置的,而更加激进的港独派则连这个虚置的主权也不肯接受)。

一个突出的矛盾在于,北京愿意做出的政治让步被大量非建制派视为“不可信”和“幅度太小”,而北京又不可能做出完全出让中央话语权的让步,最后的结果是你强硬我也强硬,陷入了类似囚徒困境的窘境。

其实有一个思路可能可以解决这个矛盾,北京可以允许831式的选举,但这一正式的特首选举因为需要立法会通过而不可能出现,但是,在目前北京可以实质性影响特首选举委员会的情况下,北京完全可以绕开泛民搞一个非正式的特首普选,要知道戴耀廷在2014年就搞过民间公投普选方案,他们可以组织北京也可以组织呀,这种非正式的特首普选需要符合831方案的规定,由亲北京的选举委员选出候选人,保证主张自决或者港独的候选人不会出闸,再交全体香港人普选投票(当然泛民和本土派必然会杯葛投票,但这种杯葛不会有任何实质性影响,只会影响到他们自己的投票权利),最后由选举委员会将普选得胜的候选人选为特首。

这样做的好处是给目前高度紧张的香港社会一个体现民意的温和突破口,选举委员会提名的候选人虽然都“爱港爱国”,但政策上可以有左右之分,做法上可以有温和激进之别,只要允许曾钰成、曾俊华之类的候选人入闸,则香港社会上那种认为831决定后中央会推出三个何君尧类型候选人的猜测就会不攻自破。而通过这场选举,一方面可以把香港社会的政治焦点从中港矛盾拉回到具体的民生政策(建制派政党在立法会的选举也可以依此方向改革),让香港人通过选票展现民意,也展现中央政治让步的诚意;一方面可以通过普选增强特首的执政合法性(当年支持通过831方案的民意并不低,只要保证建制派、中间派和较为温和的泛民能参与投票,参与选举的人数就不会少),从而慢慢把香港拉回到温和理性的轨道上来。

香港的仇恨暗流——记FB上的一个帖子

看見香港,沒有什麼是理所應當的——給《香港第一課》的出版序

"自由派" 對暴力的失聲

即便到了最後,現實和常識的必要

政治409逃犯條例237中国311香港1.36k
2
2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