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佑德

無垠有限公司共同創辦人,前娛樂重擊主編,現職製片/劇本開發/前期統籌/影視與文化內容觀察/數據分析。想要討論任何影視、文化內容、追劇心得都能找我聊聊! 創辨《MaplessVision》新趨勢影視產業報,歡迎大家關注!

[影視趨勢]從日本《惡作劇之吻》到台灣《神之鄉》:4部作品看台灣漫改劇的變與不變

發布於
隨著台漫IP改編劇《用九柑仔店》和《神之鄉》先後在2019與2021年問世,卻證明了過去成功在地化的日漫IP改編劇和如今的台灣漫改劇,竟有著神似與精神承繼之處—而差別當然是,現在我們用我們原汁原味的在地故事與鄉土,去承載我們最真實的台灣情感。

《用九柑仔店》和《神之鄉》又讓人想起了過去最好的日漫改編劇如《薔薇之戀》或《惡作劇之吻》的神采—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過去曾辛勤耕耘的養分,默默地成為了年輕創作者的土壤,終於在台灣這塊土地上開花結果。

從《流星花園》開啟了21世新台劇新詞「偶像劇」開始,日本漫畫就成為台劇最重要的IP來源之一,從《貧窮貴公子》、《戰神》、《蜜桃女孩》、《薔薇之戀》、《惡作劇之吻》、《花樣少年少女》(原大然譯名為《偷偷愛著你》)、《華麗的挑戰》,不但當時火紅的一線日本少女漫畫可說是「輪番上陣」進行了台劇改編,甚且帶動了像《烈愛傷痕》、《橘子醬男孩》、《公主小妹》、《愛似百匯》、《蜂蜜幸運草》等不見得都在日本少女漫畫市場上那麼主流的秀異作品(事實上從今天角度回過頭來看,這些作品也許電視大眾收視未必最好,但在OTT的分眾市場可是會非常強勢)。

隨著擁有華麗卡司的真人版《華麗的挑戰》(由陳意涵、Super Junior的始源與東海主演)在2011年問世,彷彿為這波熱潮劃下一個華麗的句點,起手勢無限華麗,原著熱度、製作水平和選角都十分吸睛的《華麗的挑戰》,未能如預期再次掀起日漫台劇的另一波高峰,甚且確定日漫IP從此從台灣偶像劇一線退下。隨之而起的討論是,台灣難道就不能做出自己的原創故事嗎?為什麼一定要改編日本漫畫,有些文化差異未必能夠那麼好的消化到台灣背景的真人劇,產生些許的違和感。

這篇就從系列作品《薔薇之戀》、《惡作劇之吻》、《用九柑仔店》和《神之鄉》來談台灣漫改劇的脈絡,以及他們迷人的地方。談完,也許也會讓人更了解,為什麼《薔薇之戀》和《惡作劇之吻》如此經典,讓人久久難忘。

《薔薇之戀》

《薔薇之戀》漫畫原著猶如現代版的醜小鴨或灰姑娘故事,又胖又平凡的女主角百合極度自卑,卻突然發現自己是大明星韓俐的女兒,但這卻不是一個簡單的麻雀飛上枝頭變鳳凰的故事,卻是麻雀飛進鳳凰窩後更得被逼著去處理自己的自卑黑暗面,而且發現每隻鳳凰華麗的羽毛下也掩蓋著自己的傷,羽毛愈是華麗張揚,內裡愈是殘破不堪,包括她美麗的母親、姊姊和兄弟,無不如此。

雖然《薔薇之戀》仍有著高富帥與醜小鴨之間的夢幻戀愛設定,但從原著到戲劇的刻劃,都會讓人發現這並不是一個典型的童話故事,在這個故事裡有太多層次的傷口與修補,百合看似卑微,但她的溫暖和善良最終改變了這個冷漠家族裡的每一個人,把每個人心中的傷口填補了起來。

《薔薇之戀》表面是個愛情故事,但其實它講的是人與人的關係、傷害與療癒,比起愛情,更多琢磨的是長期關係、親情與家人之愛。而描寫深刻的家庭故事,相信也正是讓它同時打動了台灣、日本市場的關係,適度到位的改編,讓它既保留了日式漫畫的特點,也誠懇地重現了家庭關係裡的傷害與溫度。


《惡作劇之吻》

如同《薔薇之戀》,雖然《惡作劇之吻》有著高富帥天才入江直樹和傻白甜琴子(袁湘琴)的浪漫愛情喜劇線,日劇也偏重在校園愛情的描繪,但台劇《惡作劇之吻》卻把家庭喜劇的部分也發揮得淋漓盡致,相信除了直樹和湘琴的經典浪漫橋段外,觀眾對於可愛的江媽媽(趙詠華)和張永正飾演的江萬利如何疼愛湘琴、袁有才(唐從聖飾)如何扮演湘琴最堅實的後盾,同樣記憶猶新。

更有甚者,《惡作劇之吻》是以婚前的戀愛為主,其實《惡作劇2吻》真正要處理的正是直樹和湘琴開始進入家庭後,如何經營感情與長期關係,當戀愛的甜蜜褪去,兩人之間學歷能力的差異,個性上曾是互相吸引的落差萌,走進婚姻中之後會不會成為另一種阻礙?愛情即使能夠克服這一切,又該如何克服?他們能否在關係中成為更好的人?簡言之,《惡作劇之吻》的經典,同樣是在愛情主線的背後,緊扣著家庭關係的起伏跌宕,在沒有永遠晴天的日常生活裡,我們如何好好彼此對待?


《用九柑仔店》

2019年,改編自阮光民同名漫畫的《用九柑仔店》誕生,其實在這之前他的《東華春理髮廳》也曾被改編成台視八點檔,同樣有著梳理人際關係與複雜情感卻不失溫暖療癒的特點(而且還有當時狀態極佳的六月和劉至翰,小小推一下沒看過的人有興趣可以找來看)。


《用九柑仔店》的男主角楊俊龍(張軒睿飾)在城市工作了幾年忙碌卻迷失,此時在老家開柑仔店的爺爺突然生病倒下,他半被迫地接手了家鄉的柑仔店,卻發現了自己有多懷念老家的人情味和美好時光,而回到家鄉的他,也開始面對過去逃避已久的人際傷痕。


而無獨有偶的,雖然《用九》也有著俊龍和昭君(莫允雯飾)這對有情人終成眷屬的故事,但俊龍及其他主角與家人間的親情線,尤其是昭君與母親、與前男友恩沛(邱澤飾)之間複雜的長期情感關係之間的動人糾結,都是更讓人動容難忘的深刻情感。

《神之鄉》

來到2021的《神之鄉》,改編自左萱同名漫畫、由《父後七日》王莉雯主筆帶領著年輕編劇群寫就的電視劇,既承繼了過去這些漫改劇對於家庭親情與人際關係傷痕有著細膩描寫與溫暖筆觸的優點,更帶著年輕世代觀照青年返鄉的觀點,讓這裡的鄉土與祭典,不再只是刻板印象中的宮廟與「8+9」,更多的是帶著我們重返最親切的土地文化,重新發現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不變的美好。

與前述經典作品相似,《神之鄉》從男主角夏志薰(李玉璽飾)返回多年未歸的鄉土大溪開始,表面上看似是大學鄉土通識課的一趟取材之旅,其實他默默地記得要返鄉完成與兒時玩伴一心(林暉閔飾)的約定,更帶著複雜的心情去探望待在老家卻已失聯甚久、可能比陌生人還陌生的父親夏天龍(王識賢飾)與妹妹夏曉滿(盧以恩飾)。

而這家人的傷痕有多深,過去就有多相愛。而他們之間的失散誤解、與冥冥中的重逢契機,又在在似與庇蔭著大溪這個「神之鄉」的關聖帝君環環相扣。在父母離婚後各自在台北與大溪生活的這對兄妹,對於分別已久的父親與母親,各自心有千千結,而夏天龍和葉雲(謝怡芬飾)這對曾經克服萬難相守的夫妻,重新面對彼此時,回望過去,是滿滿的遺憾和迷惘,王識賢和謝怡芬的每場對戲都充滿了極其豐富的潛台詞,讓人感受到兩人過去滿滿的愛,如何一夕變質,徒留滿地神傷。而隨著這趟返鄉之旅,這家人將開展出什麼樣的旅程與「奇蹟」?就留待編劇妙筆了。


P.S.像是神秘的宇宙電波,隨著《神之鄉》本週在公視上檔,《用九柑仔店》也剛好要在TVBS重播了!有興趣的觀眾不要錯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