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7 篇作品累積創作 15095 
西闪

末日或许很平淡

西闪/文 20多年前我读大学那时,很喜欢上微生物学的实验课。有趣,也有难度。记得一位老师被我们这群没头苍蝇一般的学生气得发疯,撩开衣角指着后腰说:“我都被你们急出带状疱疹啦!”华发颤颤,形容悲戚。还有一次,她指导我们培养口腔杂菌。用牛肉汤和琼脂制作培养基,各自对培养皿轻咳一声,...

西闪

未来,请交出你的身体

【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托马斯·萨金特(Thomas J. Sargent)认为,所谓人工智能就是统计学】 尤金·古斯特曼(Eugene Goostman)是一个13岁的乌克兰男孩。大概几年前,他的家庭移民到了英国。他的父亲是一位妇产科大夫,母亲的情况则不为外人所知。

西闪

关于《国家的计算》,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国家的计算》是我的一本随笔集。虽说是随笔,主题却相对集中,从开篇到结尾,有一定的逻辑联系,故而算得上我近几年来思考的一点点成绩。在序言中,我基本交代清楚了这本书的写作动机,以及主要的想法。大家看看附在这篇文章后面的序自会明白。不过,还有不少情况是序言没有交代,或者很难言明的,在此补充几句。

西闪

权力热爱统计

统计学与概率论携手,改变了现代人看待命运的态度。然而,命运观的改变摆脱不了“观察者效应”——我们考察命运的行为本身也会对命运产生深刻的影响。这一效应涉及到了各种要素各个层次之间的错综关系。譬如客观与主观,譬如观念与实践,譬如秩序与权力,譬如正态与异常,譬如宏阔与细节,等等。

西闪

国家的算计

西闪/文 1662年,一个靠卖男装服饰起家的英国人约翰·格朗特(John Graunt)以每周发布的死亡数字为主要资料,对伦敦地区将近60年的人口状况进行了抽查与推测,还出版了一本名叫《对死亡率表的自然与政治观察》的著作。读完这本书,英国国王查理二世力排众议,把服装商人格朗...

西闪

向下是屁,向上是梦想

西闪/文 在世人的想象中,哲学家是不食烟火的怪咖,有如古堡幽灵。他们成天讨论不着边际的问题,每到深夜人静,就出来引诱睡不着觉的失意人。德国诗人海涅的笔下,大哲康德就是典型。诗人写道:“描述康德的生平是一件极端困难的差事,因为他既没有生活也没有历史。

46
西闪

狂热的解剖

西闪/文 一个远洋邮轮的无线电报务员向公司提出申请,希望能把他调到小客轮上去工作。理由很奇怪,他说他受不了邮轮上的管弦乐团,尤其是乐团里的圆号,那种铜管乐器发出的低沉音调常常使他癫痫发作。这是一种病,医生们把它叫做“音源性癫痫”(Musicogenic Epilepsy),问题出在大脑颞叶。